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本丸日常】我的邻居不可能那么秃(1)

*ooc/私设注意

*第一人称预警

*乙女成分相ji对hu较mei少you

梗概:某天,发现新来的室友是一个拉风好比活击婶欧气好比花丸婶内脏除了肾全是肝的神级秃子……

完全互动互黑产物,不侧重乙女成分。文风飘忽。各种奇怪的切口。

↑以上,都接受的话,let's party!

————————————————

药研进来时我正躺在地上装死,一抬眼看见他抱着的一叠公文,于是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努力做出一副被热化了的样子。

“大将,这是狐之助新送来的公文,明天晚上之前上交。”药研不愧是本丸第一医生,一看就知道我在装死,“您赶紧处理一下吧。”

我继续装死。

“大将?”药研又叫了一声。

我仍然装死。

药研发出了一声叹息:“大将是累了吗?看样子井水里放过的西瓜您也不想吃。”

西瓜……井水里放过的冰冰凉凉皮上带着水珠一口咬下去又冰又甜的西瓜……

我睁开眼睛坐起来:“不累,我吃。”

“那您先把公文处理一下。”药研拍了拍在乱七八糟的办公桌上艰难地摞成一摞的公文。

我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正打算耍赖先吃西瓜,又听见药研说:“啊,还有一件事。隔壁新搬来一位审神者,您要不要去拜访一下?”

我愣了一下。

我这个地方十分偏僻,当时选的时候打的算盘是离政府大楼远,狐之助送个公文都得跑断腿,后来发现狐之助这种政府公务员自带传送阵,反倒是我每次去开会得跑断腿。再加上我又懒又穷,之前在边上落户的审神者早就搬了,算下来我也过了好几年没有邻居的生活。突然来了个邻居我还有点不适应……

“你先把西瓜拿来,我们从长计议。”怕药研执着西瓜的问题,我赶紧咳了一声,做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公文不要紧,搞好邻里关系才是关键。那个审神者,是怎么样一个人?”

“我没有见到。”药研思考了一下,“不过倒是听说了一些事。”

“曰,朕听着。”

“听说那位大人一直以来都名列前茅,本丸里的全刀帐刀剑练度都很高。几次围剿时间溯行军取得了很大的功绩,平时政府活动也很支持。地下城开启的第一天那位审神者就取得了信浓,”药研说,“而且,等到那天晚上的时候练度已经满了。”

一时无言。我虽然懒,但地下城我也是挖过的,不过我带着队从地下城开的第一天挖到最后一天,差点被枪爹戳烂屁股才勉强把信浓带出来。两相对照,这位新邻居的作风实在让人怀疑他的头发是否健在。

我吞咽了一下,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这位同僚,真不是个一般的秃子啊……”

“所以您要去拜访吗?”药研推了推眼镜。

我忽然觉得有点口渴,挪到办公桌边上倒了杯茶喝,借着喝水让自己的声音含含糊糊:“算了吧,估计那种大佬也没心思来看我。没过几天就会走的……大家都一样啦,有点上进心的同事哪里会留在这种地方。”

“嗯,清净一点也好。最近天热,您确实要好好休息。”药研点点头,“我去给您拿西瓜。”

我知道药研说这话是安慰的意思,于是道了声谢,等他走出门又躺了下去。我也不是不想有上进心,每次在会上看见那些拉风的同事也不是不羡慕,政府出的两套纪录片我都很喜欢,每部都追着看。可就是没有耐心没有本事,还没有好运气,锻刀炉里出不了什么稀有刀,月初订的计划到月末就成了废纸,整个本丸也就是勉强糊口,看不出一点起色。

也真是难为这些刀了,个个身上都有着逸话,前主追溯几任都是风云人物,偏偏摊在了我手上。

算了,想这个干嘛。我闭上眼睛,有点迷迷糊糊的时候又听见推门的声音。我睁开眼,看见的还是药研。

药研端着装西瓜的盘子,难以辨别神色,看见我睁开眼了就说:“大将,那位审神者前来拜访了。”

一句话吓得我赶紧站了起来:“他在哪儿?”

“在主厅等您。”

“我知道了,我先换身衣服。你先把西瓜放下。”我在原地转了几圈,考虑着要穿什么衣服,忽然想到又说,“把三日月拖出来。”

“明白。”药研把西瓜放在了桌上,转身就不见了,不愧是把短刀。

我抓紧时间咬了口西瓜,嚼着西瓜跑去衣橱那边挖衣服,巫女服和军装都热得要命,只好找了身还算看得过去的裙子就往身上套。套完我就往主厅跑,一边跑一边把头发绾起来。

要三日月来待客我也是考虑过的,毕竟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毕竟是我唯一一把欧刀,毕竟是我用光了所有绘马哭爹喊娘差点以身殉炉才出来的欧气结晶,就算对方是那样头发堪忧的大佬,要他待客也不算不给面子。

以上想法持续到我跑进主厅,看见那位邻居,传说中的神级秃子。

然而这位同事,我的新任邻居,并没有秃。她看起来和我年龄也差不了多少,隐约可能比我小一两岁,胸前还别了朵花,看起来就是个温柔的美少女。

温柔的美少女腰间的佩刀我很眼熟,刀鞘上有着漂亮的二重新月纹;她身后的付丧神我也很眼熟,一双眼睛里同样是漂亮的新月。

输了,是我输了。我家三日月我拿他当个大爷供着,生怕他不开心跑去别人家,这位美少女已经拥有了复数的三日月,甚至还能拿一把当佩刀。

这时候大爷发话了:“哎呀,小姑娘来了。”这大爷大夏天的还是穿着那身老年人连体毛衣,我看着都觉得好热,每次想问都硬生生憋回去,现在他笑得一脸慈祥实在不忍直视。美少女家的三日月也笑了起来,他穿着的是出阵的狩衣,偏头时耳侧略长的那缕头发和金色的流苏轻轻晃动,笑起来有种难言的味道。我看过去的时候被那张漂亮过分的脸震了震,愣了一下才回过神。

我向着美少女笑笑,坐到一边:“您来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到这里不太熟悉,就先来拜访阁下。”美少女也向我笑笑,姿态十分优雅,“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请多关照。”我赶紧点头。

然后就没话可讲了,我们开始喝茶。话要说回来,我家三日月虽然是个需要人伺候的大爷,茶确实煮得不错,连我这种俗人都觉得十分好喝十分解渴。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杯,美少女倒只是稍稍抿了一点。

要说实话,美少女就是美少女,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我衷心希望美少女能多做我几天的邻居。

我搓搓手:“可惜现在都是傍晚了,本来还可以带您去看一下我本丸的……呃,本丸的田,我们西瓜种的不错。”

“没关系。”美少女又笑了笑,“明天地下城又会开启,所以才趁今晚来。后天结束我也可以再来拜访。”

“什么?后、后天?”

“嗯。地下城五十层,再把新刀的练度带上去,一天差不多了。”

虽然从药研嘴里就听说了,亲耳听见又是另一种深层次的震撼。我看着美少女那头快到腰部的漂亮头发,一时没忍住:“……您那是假发吗?”

话音刚落,主厅里的付丧神就看向我,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TBC——————

想写就写,不定期更新,写出来就是为了折腾室友。

国服又要挖包丁啦,说好的极化又没啦。气到在地上打滚。

我等着看明天晚上美少女家满级的包丁(手动黄豆再见)

这样勤奋的美少女请给我来一打。

评论(10)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