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本丸日常】我的邻居不可能那么秃(2)

*ooc/私设注意

*第一人称预警

*乙女成分相ji对hu较mei少you

梗概:某天,发现新来的室友是一个拉风好比活击婶欧气好比花丸婶内脏除了肾全是肝的神级秃子……

完全互动互黑产物,不侧重乙女成分。文风飘忽。各种奇怪的切口。

↑以上,都接受的话,let's party!

——————————————

所以说最后我能保住我的一条命,全靠药研适时端上来的冰镇西瓜,否则我早被美少女斩于刀下了。

虽然我问出那个问题之后美少女的怒气就有点实体化成黑气的倾向,但我们还是一起吃了西瓜,临别前意思意思交换了姓名。当然,是名片,没有讲出口。审神者不可言名,我是觉得我把我的名字贴大门上都没有付丧神会去看,但是美少女就不一样了,我怎么看她家三日月都觉得居心叵测。

如果不是因为美少女还没有成年……嗯,话说回来,没成年就这么肝……年轻真好。

感慨归感慨,挖地还是得挖。

第二天我照例睡到十一点,凑合着把早饭午饭叠在一起喝了两碗粥,迎着光忠慈爱如母的目光表示赞赏,然后凑起一支短裤队,扛着铲子就打算向着大阪城进发。

按惯例战前要训话,其实就是交代一下准备什么的。我也憋不出什么高端的词,每回都一样。

信浓是上次大阪城里挖出来的,头回看见我出阵的衣服,抓着我的袖口,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大将,您这身衣服我没有见过,是军装啊。”

是,确实是军装,还是很有粟田口味道的军装,上半身严严实实领带袖扣一个不缺,下半身一条短裤,实在是挖地的最佳选择。

“是这样,我们这次是去地下的大阪城,为的就是接你们的兄弟。”我整了整领带开始胡说,“这样穿,能够最大限度地让他感觉到家的温暖,大家都是小短裤……”

我没脸说下去了,因为小短裤们围上来了,看样子是都信了我的邪。信浓的眼睛更加亮晶晶:“那么,我可以藏进大将温暖的怀里吗?”

“可以可以。”我半蹲下身抱了抱信浓,起身把铲子扛回肩上,“我们不求一天完工,累了饿了伤了都回家休息,慢慢来不要紧。遇见小判捡起来,遇见枪爹赶紧跑。御守的作用好使不好使我也不知道,万屋坑人也不是一天两天……哎,御守都挂在脖子上了吧?”

“挂了!”小短裤们齐声回答,这次没把药研编进队,所以一点都不担心混进一个低音炮。

过了一会儿,也没去过地下大阪城的秋田高高举起了手:“为什么您说遇见敌枪要赶紧跑呢?我们都会保护您的。”

我十分感动,一边感动一边说:“废话,不跑的话枪爹戳你屁股啊。你想象一下,回来了去手入室,你药研哥哥问你哪儿受伤了,你说屁股。走过庭院还得拿手捂着屁股……”

秋田默默放下了手。小短裤们都沉默了,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严肃之中又带有一点不可捉摸的东西,看起来十分悲凉。

我挥挥手,抢了距离来到我本丸遥遥无期的一期哥的台词:“就这样,讲完了。让我们去挖地,新的弟弟已经出现,怎么可以止步不前!”

小短裤们也举手示意,一起跑出了本丸。

刚打开大门,迎面就有一个小短裤撞在了我身上。我被撞得生疼,但毕竟是个小短裤,我还是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小短裤突然握着拳抬头看我:“摸头……太棒了!您是人妻吗?”

“人妻?”

“是啊,人妻会给我糖果,还会摸摸我的头!”

“小伙子你对人妻的定义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我正在兜里掏糖的手僵了僵,默默把糖塞了回去,“我不是人妻,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在你长到一米八之前我肯定嫁不出去……”

“要期待谁能长到一米八的话,应该看我吧,大将!”后藤突然冒出一个头,嗯,还不到我肩膀的头。

“你哪能只有一米八呀你得有一米九……”我随口胡说,腰上突然传来一股力,一低头是那只我不认识的小短裤一把抱住了我,脸还紧紧贴着我胸腹处。

要命……我正打算艰难地掏糖求放过,保持着身前贴着小短裤,左手扛铲子右手掏糖果的高难度姿势,忽然听见一个清澈的声音:“啊……抱歉,那是我家的短刀。”

“我没事……我挺好的。”身前的小短裤被拉走,我长舒了一口气,向着美少女点点头,“他挺可爱的。对啦,他是粟田口家的哪位?”

“包丁藤四郎。”美少女也矜持地向我点点头,“今早刚来。”

我腿上一软差点给她跪下。我知道这次去地下大阪城接的是包丁藤四郎,却没想到我还睡在床上的时候,这位邻居已经把包丁接回了家。

……所以那真的不是假发吗?

美少女身边还是跟着三日月,腰间还是别着三日月,我把问题吞了下去,整了整肩上的铲子:“那我去挖地啦!再见!”

“再见。”美少女揽着包丁向我微笑,我领着我家小短裤们走出几步还听见包丁在后面挣扎着喊人妻。这执念大得我放慢了步子,又听见另一个含着笑意的声音,就凭那副嗓子我都能想象出轻轻晃动的金色流苏,还有眼睛里悬着的新月盈盈。

“小姑娘若是愿意,即刻便能当上人妻,满足包丁的愿望。不知意下如何?”

“哦……”美少女的声音辨识度也很高,“那我该嫁给谁呢?你给我挑挑看人选?”

“哈哈哈,要我说,这人选近在眼前呢。”

近什么近,嫁包丁吗。隔空吃了口狗粮,我默默唾弃了一下美少女家的三日月,扛着铲子就跑。




挖了大概一个下午,挖到了第十层我就觉得我不行了,招呼着短裤们收工回家。小短裤们分了我带去的糖,一个个看着还挺开心的,我扛着铲子走在前面:“我们努力一下,如果每天能挖十层,这次在活动结束前就能挖到一百层,拿到限定景趣啦!”

小短裤们齐声应和,回本丸的时候我又分了一遍糖,在庭院里走着走着心情就有点复杂。其实我也知道基本不可能,地下阴寒,走十层是遇不见枪爹,再往下挖就不一定了,总是越往下进度越缓慢。不过人嘛,总是要留个念想,要是一点展望也没有,和行尸走肉有什么两样。

洗完澡出来时饭厅里已经摆上了桌子,跟着我去挖地的小短裤们也收拾得整整齐齐坐在桌子边上,乖得不行。我刚坐下平野和前田就帮我拿碗筷摆好,两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就差我开口让他们喂我吃。

“好,我们吃饭吧。”我拿起筷子夹了块肉,入口软糯鲜香,让我忍不住开口,“光忠你做菜太好吃了必须表扬。”

“主君喜欢就好,毕竟政宗公能下厨招待客人,唔……做菜的我果然还是不够帅气吧。”

“不不不做菜的光忠一级帅!天下最帅!”我一边努力吞咽一边说,声音含含糊糊。

“咽下去再说话也不着急。”身旁的付丧神替我擦去嘴角上的油渍,声音慢悠悠的,“看来小姑娘真是喜欢这个菜呢。”

在我身边落座的是三日月,这大爷这次倒没穿那套老年人毛衣,反倒松松散散的是身深蓝色的浴衣,领口敞开半露出结实的胸口。我别开视线抹抹嘴:“当然啦,光忠做的菜我都喜欢吃……炒苦瓜要除外。”

我皱着眉回想了一下清炒苦瓜入口的感觉,浑身抖了抖,恰巧这时秋田又举起了手:“那个限定景趣是什么样的?”

“就是门上贴个横幅恭喜大阪城制霸,制霸几次加几个感叹号,之前有人打趣说那个横幅是一期……”

完了,光忠做的菜太好吃,放松了警惕我就开始跑火车了。一期哥一直不来我的本丸,我也没有办法,不提还好,提了粟田口家的小短裤肯定要开始想大哥。

我给秋田夹了只虾:“那什么,那横幅吧……”

“拿到的话我可以帮大将贴。”药研打断了我的话,是救场的意思了。

“要论个子高的话还是我吧,大将?”后藤对于身高这个问题似乎特别敏感。

“我也可以帮忙哦。”鲶尾叼着只虾举了举手。旁边的骨喰也点了点头。

粟田口的依次举手,然后那些打刀太刀也凑起了热闹,别说更高的大太刀,最后变成了集体畅想这个八字没一撇的横幅。

“好好好,大家一起贴,一起贴。”

话题算是这个揭过了,但我就是觉得不舒服,吃完饭坐在走廊上,膝盖上摊着的新杂志都不想看,空的翻着页,满脑子都是别人家的一期哥。

我正翻着,身边就坐下来一个深蓝色的影子,抬手在我头上揉了揉:“小姑娘看起来不太高兴。”

“还好,一般,每天都很怀疑人生……”我顺势往三日月肩上一靠,“一期哥怎么还不来啊……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我总不能真的把刀匠丢进炉子里……”

“既是天命,也不必太过介怀。”三日月换了只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不用太在意,多等一段时间也无妨。”

“我是不急,我又不是要嫁给一期哥我急什么,我是看那些小短裤急。我知道的,他们都很懂事,也不会到我面前哭闹说要一期哥,但是……那天往樱花树上挂愿望的时候,他们都写着‘想要一期哥来’之类的话,我也是知道的。要说不羡慕的话,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羡慕别的本丸……”我想到粟田口家的付丧神站在樱花下祈愿的样子就心疼,想想隔壁本丸想必现在其乐融融,说不定在开包丁的欢迎会,想着想着悲从中来。

隔壁本丸……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翻了个身抓住三日月的袖子:“三日月,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嗯?”

“你低一下头,我悄悄地和你说。”

三日月点了点头,微微低头凑近我。我攀着他的肩膀凑到他耳朵边上,把我大胆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坐回原位。

“呀,真是个好办法。”三日月抬袖掩着笑笑,大概是同意了。

“好,就这么办!”我起身套上木屐,示意三日月跟在我身后,走上几步又觉得这大爷刚才的笑容不太对劲,笑得恍惚是个boss。

——————TBC——————

咸鱼婶要开始作死了(…)

↓一点可有可无的小情报。
咸鱼婶以前没这么颓。
刀还是像主人的。
咸鱼婶的本丸没开恋爱线。
美少女婶的本丸恋爱线是开了的。

**
室友的挖地效率快把我吓死了……

评论(1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