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本丸日常】我的邻居不可能那么秃(4)

*ooc/私设注意

*第一人称预警

*乙女成分相ji对hu较mei少you

梗概:某天,发现新来的室友是一个拉风好比活击婶欧气好比花丸婶内脏除了肾全是肝的神级秃子……

完全互动互黑产物,不侧重乙女成分。文风飘忽。各种奇怪的切口。

↑以上,都接受的话,let's party!

*这节有少量的开车表现注意

————————————————

作为一个随便靠着什么东西就能睡的人,悄无声息撑到半夜不睡实在是凭我顽强的意志力。我猜这时候三日月差不多应该睡着了,就悄悄起身披上羽织摸出去,所幸太刀晚上就是瞎的,听力大概也有点问题,一直到我回身关上门三日月都没什么醒来的迹象。

一般来说我大晚上地摸出去都是去厨房找吃的,现在不同,我要去干大事。

我得把滞留在我本丸的一期哥送回隔壁美少女那里。

有借有还的道理我是懂的,但是毕竟我没有一期哥的时间太久,毕竟小短裤们思兄心切,毕竟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把这事给忘了。扛着铲子挖了一天地,灰头土脸回来的时候发现美少女的一期哥还在我的本丸,规规矩矩地等我开口要他走。

小短裤们显然对一期哥十分不舍,就算是药研都委婉地表示了一下,我有点为难,好在一期哥开口解围说再留一晚也好。

然而这绝对不能留,不然明天又是这幅样子,只好趁夜色把美少女家的一期哥送回家。

我和美少女家的本丸隔得不远,我家的门好开,美少女家的门就麻烦了。大半夜的我也不好强硬地直接敲门,一期看了看门又看了看我,朝我微微欠身:“到这里就可以了,我在外等候就好。之前多谢您的照顾。”

看着他标准的少女漫男主角笑容,我觉得我不能让王子在门外吹一夜冷风,就抓了抓头发问他:“一期哥,你介不介意和我一起翻个墙?”

一期的表情微妙地僵了僵:“不……啊,不,这并非拒绝,只是我不擅长……”

“好了不必解释。”我严肃地伸手示意,“我明白的。我翻个墙给你开门啊,你等下。”

于是局面就变成了我带着一期哥在美少女的本丸走,不然我怕他还是徘徊一个晚上吹冷风。美少女的本丸比我的大很多,灵力充沛得踩过的草上都泛着微光,我拧开小手电按照记忆走,一边走一边问:“去太刀部屋要路过天守阁吗?”

“那条路近一些。”一期说,“您就走那条路吧,可以早些回去。”

“好好好。”

一期虽然瞎,认路还没问题,偶尔指点我几下,很快就到了天守阁。我记起这是之前看见过的和室,障子门倒是拉得并不严实。本来也没什么不对,走了几步却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只小奶猫被欺负地叫,但又有些微妙的不同。

我回头问一期哥:“你们主君养猫了吗?”

“并未。”一期摇了摇头,“若说猫的话,大俱利伽罗阁下倒是有饲养。”

“跟他说晚上猫要管好啊别跑出来乱……”

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我在好奇心驱使下往和室看了一眼,看到的是纠缠的人影,一方被抵在墙角,一方却只是半脱了浴衣。细腻白皙的肌肤,缠绕在手腕上的金色流苏,绵延的长发……还有搭在臂弯上的绷紧的腿。

“……你别……唔!不要了……”

刺激了。

这么多年看过的本子忽然涌上心头,我生平第一次想一巴掌打死自己。要死,明天美少女会不会来要我狗命……我哆哆嗦嗦地朝一期哥示意了一下,拉起他的手就跑。

跑到太刀部屋的时候我喘得像个跑了一万米的狗子,捧着一期哥给我的水喝了好几口才不哆嗦了。我吞咽了一下:“你们本丸,平常……都这么刺激的吗?”

刺激地我想报警。

“不,并非……这……请您听我解释……”

本丸第一王子殿下脸红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我严肃地示意他别解释了我想静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美少女还没成年,这个捆绑玩得这么刺激真的好吗。

坐实了三日月变态的身份,我心情复杂地向一期告别,心情复杂地翻墙回了我本丸。

走着走着就到了我的和室,障子门还关得严严实实,我家三日月却站在门口,身上深蓝色的浴衣松松垮垮几乎变成了坦领,肩上倒披着羽织。他原本面无表情,抬眼看见我了又变成一贯的温柔笑意:“呀,小姑娘来了。来,到我身边来。”

把三日月吵醒了绝对没好事,我记得上次我溜去厨房吵醒他的第二天,这大爷连给我搓了十个煤球,搓完还笑吟吟地说什么年纪大了手脚不灵活。我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原谅他啊。

我抓着身上的羽织立刻到他身边去,然而三日月没什么别的表示,开了障子门等我走进去又关上。我不敢直接钻到内间,诚恳地看着他,深吸一口气抱住他的腰:“大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半夜跑出去了我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从今往后晚上一动不动——”

“哈哈哈,小姑娘不必在意。”三日月倒是十分温柔地揉了揉我的头,“唔,夜深了,出去做什么呢?”

“我去厨房找吃的……”我抬头看了看三日月的神情立刻改口,拼命在他胸口蹭,努力营造一个好孩子的形象,“……这么说一听就是假的。我是好孩子肯定说实话……我把隔壁美少女家的一期哥送回去了。”

“嗯嗯,好孩子。原来如此,我还奇怪小姑娘身上怎么有一期一振的气息呢。”三日月拿掉了我肩上的羽织,在我背上轻轻拍了拍,“去睡吧,好好休息。”

“好。”我松开手就跑,跑进内间想了想又掀起竹帘,“既然你能感觉到一期哥的气息,真的不考虑一下出阵的时候用心感受一下吗?”

三日月的回复是给自己盖好了被子。

……这大爷什么毛病。

我只好放下竹帘,滚到自己床上去。我想到这可能是我人生最后一个夜晚,明早……算了我看明早美少女别想起床……明天傍晚就得被隔壁大佬杀人灭口,越想越悲伤,控制不住地在床上滚了起来。然后我感觉到手臂打到了什么,再一摸是大片带着气泡的濡湿。

我立刻坐了起来,抓起床边的餐巾纸往被子上糊,餐巾纸迅速湿透变成了一坨黏糊糊的不明物体,同时可乐以一样的速度往被褥里渗。在可乐浸透到榻榻米上之前我卷起了被子,不得不沉痛地接受我同时失去了被子和褥子的事实。

哦,还有半杯没喝完的可乐。

……太凄凉了,我人生最后一个晚上都不让我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我绝望地往榻榻米上一躺。

失去了就格外觉得珍贵,以前抱着被子觉得没什么,现在空荡荡地躺着就觉得哪里都不舒服,浑身上下每个关节都在抗议,根本没法闭上眼睛。我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三日月。

诚然和他睡一张床确实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诚然三日月都是变态,然而反正明天美少女肯定要杀过来要我命,今晚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还不如好好睡个觉。

我立刻抱起三日月的本体刀,挪到竹帘旁边,轻轻敲了敲:“不好意思呀,我又来吵你了。三日月,你睡了吗?”

没有回复,竹帘上也没有影子,但是有一阵轻微的窸窣声,可能是三日月翻了个身。

我猜不准这是什么意思,又敲了敲帘子:“睡了吗?我不和你讲一期哥的事情,我有别的要事。”

这下有回复了:“小姑娘想说什么?”

“你没睡啊太好了。”欣喜之后我又有点不好意思,“我刚刚,不小心……呃,这个,把可乐打翻在床上了。”

“嗯嗯。”

“你看,可乐打翻了,被褥就不能用了,我今晚肯定睡不着,睡不着明天就没有效率,没有效率就不能带领我们本丸走向美好的明天……”我开始胡说,“这样是不是很不好?”

“哎呀,小姑娘这样不小心吗,明天歌仙可要生气了。”三日月的声音里含着笑意,“所以呢?”

“所以,这个吧……”我小心翼翼地问,“你能不能把你的被子和床分我一半?”

没有回复。我抱着三日月的本体刀忐忑地等待,一时四下无声,我听见轻微的呼吸声,却分不清是谁的。原来本丸的晚上是可以这样安静的,安静得一片空茫。

“我保证我不乱来也不抢你被子不踢你……我真不作弄你,我又不是小狐丸。”我舔了舔嘴唇,在柔软的床褥的诱惑下尊严是可以不要的,“你忍心看我一晚上不睡吗,不能这样啊,大爷,我求你了……”

“过来吧。”三日月叹了口气,“不过不要乱动。”

“多谢大爷救命之恩!”我掀开竹帘立刻窜到了三日月床上,盖上被子的瞬间闻到了浅淡的熏香。

——————TBC——————

好不容易喝上冰可乐,一抬手打翻了,现在绝赞睡地板中,气到昏厥。

↓以下日常小情报
咸鱼婶家的三日月是正经三日月……信不信随便你们。
美少女家的三日月确认是长歪了的三日月。
一期哥倒是正经一期哥。

恋爱线麻烦死了,感觉一点都不好玩。评论和我玩呗!!!

评论(2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