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本丸日常】我的邻居不可能那么秃(5)

*ooc/私设注意

*第一人称预警

*乙女成分相ji对hu较mei少you

梗概:某天,发现新来的室友是一个拉风好比活击婶欧气好比花丸婶内脏除了肾全是肝的神级秃子……

完全互动互黑产物,不侧重乙女成分。文风飘忽。各种奇怪的切口。

↑以上,都接受的话,let's party!

————————————————

有没有踢三日月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没抢三日月被子,因为我半个人压在他身上,被子一半在我这里,一半在他身上。

是这样的,我枕着三日月的肩,手臂搭在他胸口,一条腿还横跨在他腰上。我以前抱被子就喜欢这么抱,现在被子换成了三日月,这个动作就显得很诡奇并且操作难度大,直接导致我爬起来的时候除了惊悚,还有浑身酸痛。

三日月也动了动,他抬起手臂挡在眼睛上,大袖滑下遮住半张脸,抿着的嘴唇让人猜不透他的情绪。

“三日月,你醒了吗?”我把快卷到腰上的裙摆扯下去,使劲揉着抽筋的部位,“你还行不行?”

三日月含糊地应了一声。障子门被敲了敲,之后是药研的声音:“三日月阁下?打扰了,大将醒了吗?”

“醒了醒了!”我赶紧起身,吸了口气拖着我抽筋的腿去给药研开了门,“有什么事?”

药研看了我一眼,眼神复杂。

“怎么啦怎么啦?你家大将刚起床乱糟糟的不是很正常吗,这个眼神我很受伤的。”

“不,没这个意思。”药研握拳凑近嘴边咳了一声,又推了推眼镜,然后别开了头,“大将先洗漱整理吧,我之后再说。”然后这个贴心的短刀就帮我把障子门拉上了。

面对轰然关闭的障子门我十分懵逼,连跳带走地坐回三日月床上继续和我抽筋的大腿搏斗:“药研太伤我心了,我不就是没梳头发洗脸吗,居然这样就跑了。说好的战场上长大的刀,怎么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

三日月移开了手,稍稍睁开眼睛,浓密的睫毛下是高天新月。我第一次看见三日月这样倦怠的样子,以前我大晚上的掀了帘子去吵他,他也何止从容有度简直神采奕奕,好像他才是夜色里唯一的光源,窗外真的悬在天上的明月反倒黯淡了。但他现在连眼睛里都蒙着薄薄的水雾,一贯的笑意也没浮现在脸上,一副冰美人睡眠不足的样子。

他看了我一会儿,忽然抬手在我胸口拍了拍。

我低头一看,好像知道了药研突然关门的原因。我这条睡裙有一条装饰用的扣子,弄了个没什么用的领口,睡了一晚上扣子松了几颗,袒露着胸部以上的位置,确实是乱七八糟的,放到战国就是仪容不整的典范。这么说来,刚才从药研的眼镜边缘确实看到了可疑的红晕……这个医生原来这么纯情的吗,这个药研是不是哪里不对。

纠结了一会儿,刚好腿上缓解得差不多,我干脆站起身一边解扣子一边往内间走,觉得不放心又回头看看:“我去换身衣服,你好好休息,今天我们不搓球啊放个假。千万好好休息!”

睡眠不足的冰美人看了我一眼,神色不明,又抬起手臂遮住半张脸。





换了身衣服顺便吃了个饭,药研还是没来。我看看天色不错,就找出我的铲子打算去挖个地,目前的进度慢归慢,但再挖十几天肯定就能接到包丁了。我蹲在水池边上刷着我的铲子,求的是锋利好挖,顺便开个光免得遇见枪爹。我刷得正开心,一低头看见被我刷得光可鉴人的铲子上倒映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气场强势得八百里开外就知道他是谁。

我扭过头:“啊,药研。之前,你要和我说什么来着?”

“今天您的出阵计划可能要推迟了。”药研面无表情地宣布了大事件,“隔壁那位审神者大人说想要和您单独谈谈。”

我手一抖,带着水的铲子就这么砸到了我脚上,疼得我抽了抽。我颤抖着问药研:“现在说我不在还来得及吗?”

在我绝望中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眼神里,药研果断地摇摇头:“我刚才和那位大人说,您正在洗漱。”

“既然命运如此,我也只好接受,现在去说什么命运不公还有什么意思呢?”最后一丝希望破灭,我捡起铲子起身,抓过一边的抹布擦了擦再交给药研,“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带着你的弟弟们继续挖地,日课锻刀,争取早日兄弟团聚。还有,我现在想去吃双份冰淇淋,吃完再去赶赴这场命定的谈话。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

“好,我会遵循您的意愿。”药研接过铲子,郑重地向我点头,紫色的眼睛里满是坚毅的味道,“但是冰淇淋不可以吃,伤胃。请您去赶赴那场命定的谈话吧。”

我还有什么办法,只好保持着满脸悲壮的表情,转身往待客的和室走。什么命定的谈话都是胡扯的,我看美少女不是想和我单独谈谈,是想杀我灭口。

勤奋的秃子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秃子依靠勤奋让自己又不秃了。面对美少女那样勤奋又不秃的大佬,我是无力应付的,乖乖地打开门坐到她对面。

美少女今天穿的还是那身标志性的改良版小和服,蓝白搭配赏心悦目,只不过原本的过膝白袜换成了连裤袜,外套的衣领也更挺括,从领口边缘隐约还看得到微微的红痕。她没说话,双手安分优雅地交叠在桌子上,安分优雅地朝我微笑。我猜她的和服下全是刀片,一旦出了什么状况,她就拔出刀片向我丢。

经验之谈,发怒的暴徒是不可怕的,因为他们没本事,除了向人不断挥洒愤怒以外什么都做不了;真正可怕的就是含着笑意挥出的刀。看着美少女那种温婉的笑容,我的腿都在发抖。我本想着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先夸夸她再说,结果一紧张脱口而出:“您今天还能起床真是了不起!”

完了。料想一下被刀片扎成筛子的样子,我赶紧双手抱头闭上眼睛。

“其实也还好,没有那么夸张。”我没听见刀片破空的声音,反倒是美少女温温柔柔的嗓音,“这么说的话,阁下果然是看见了吗?”

“啊?”这个剧情好像不太对,我悄悄睁开眼睛。

“就是……那个……”美少女脸上浮现出一点害羞的红晕,“昨天晚上,阁下……”

“没有没有,我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

“阁下不必害怕,我不会做什么。”看起来美少女也有点纠结措辞,“只是,我想和阁下解释,因此才单独来和您谈。”

短暂的沉默以后她坐直了身体,继续说:“我知道人神有别,也知道政府给我们的身份不过是从属的关系,本来不应该有什么逾越。和付丧神相恋就像是攀附神明,背后被人指责贪慕虚荣与美色。但是,我一直觉得,两情相悦并非可耻,并非不能告诉别人。我只是爱他而已,而他恰巧是刀剑化身的付丧神。所以,您以后因此看不起我也好,不想再和我有所交集也好,我都必须坦白地把我的想法说出来。”说完以后她安静地看着我,面容精致长发温婉,但腰背挺直像是有人往她的和服里塞了一柄剑。

原来一个人是可以这样美丽的,不是因为面容体态,而是因为坦然和平静。

“我不会看不起你,也不会背后指责你。我要做的事情只是祝福你,愿你缔结至死不渝的契约,长长久久生生世世。”我说,“以我的姓名起誓,凡我所言皆非虚妄。”

这串话听着好像很厉害,其实只是我小时候学会的词而已,后来再也没用过,现在拉出来撑个场面罢了。其实我内心想法是这样的,我一直觉得那种遇见审神者和自家刀刀谈恋爱就指指点点非说刀和刀之间才有真爱的都是二五仔,别人家关起门别说谈恋爱,就算生孩子又有什么关系。

主要是我没有对象,要是我有个对象有恋爱可谈我早就谈了……

我抓抓头发:“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看你和你家三日月十分般配,说你们不好的都是二五仔不用管他们。说起来我还挺佩服你的这么有毅力和决心干活……”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我小时候很没用。”美少女忽然说。

看她一副要把过去娓娓道来的样子我赶紧开口试图把话题刹住:“但是现在很有用,这样就好了。”美少女现在光鲜亮丽,但谁知道她以前经历了什么,就像谁知道她有没有偷偷用生发水。知道太多别人的过往绝对不是好事。

“这不能改变我以前没有用。”美少女固执地把话题拉了回去,“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三日月,不过那是别人家的。他当时受了重伤,地上全是血,我的灵力连给他止血都不够,他告诉我不要看那些血,也不要靠近他。这句话说的很温柔。其他人一直和我说付丧神是异类,但是异类也可以这样温柔的。只是我当时不知道,就真的躲得很远,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听说是碎了。”

美少女说的时候很平静,眉眼温柔简直是典型的大和抚子,但是这些话听起来又让人觉得有点难过。我说:“这个嘛……有形之物终会消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所以我觉得,即使是付丧神,也和人类一样可以拥有爱的。”美少女继续说,“我一定会保护他们,所以我必须努力,必须去做同事不想做的事。”

“……十分佩服。”我不知道如何措辞,只能尴尬地重复赞美,“能够做到这些事,真的很佩服。”

美少女微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而已。如果你去做的话,也会做得很好。”

我看着那双瑰丽的蓝眼睛,想想现在还在药研手里的铲子,想想还滞留在十八层的大阪城,我心虚地点点头:“好的。我觉得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去挖个地……”

——————TBC——————

心态炸裂的时候写的东西……umm小幅度揭秘一下吧XD
我旁人今天就要掐死那帮滚动条上的羡煞!!!

↓以下小情报
两位婶出身都挺显赫的,只不过世事无常。
咸鱼婶家的三日月真是一晚上没睡着啊,让我们心疼一下。

评论(1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