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车向】错误操作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R18

*ooc注意

*半强制情节有

*躁狂症审神者

——————————————

冷战。这绝对是冷战。

出阵回来以后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审神者坐在地板上翻看漫画,连抬眼看一看近侍的动作都没有,全身心地投入了纸上矫情的爱情故事;按理付丧神不能在审神者就寝的内间坐下,但三日月自顾自找出了一套茶具,就着审神者乱丢的甜点开始喝茶,一副在廊下捧着热茶赏花的安然模样。和室内的气氛安静而诡异,听得见翻页声、倒水声、呼吸声,但是没有交谈的声音,好像连时间都变得缓慢而凝滞。

这种气氛太奇怪了。审神者借着换书的空隙抬了抬眼,看见三日月宗近正在倒茶,一手提着茶壶,另一只手轻轻搭在提壶的手腕处,偏偏腰背挺得笔直,只是微微低头看向茶具,动作优雅如同平安朝的贵族。

“喂。”审神者站了起来。

听到审神者的声音,三日月宗近转过头,金色的流苏轻轻晃动。他捧着白瓷杯,脸上笑意盈盈,眼中新月也盈盈:“呀,小姑娘要喝茶吗?”

“不喝。”审神者有点烦躁,“你做错了。”

“我做错什么了呢?”三日月宗近放下茶杯,他还穿着出阵的狩衣,起身时大袖扫过光滑的地板轻轻作响。

“你不应该和我隐瞒伤势,这样我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如果严重的话你会丧命。”

“哎呀,这是在关心我吗,我很高兴。”三日月宗近抬袖掩着笑笑,声音是一贯的温柔,隐约含着笑意,“我不过是把刀,即使碎了,小姑娘也能锻出重复的,想要多少都能有。”

审神者突然走到了三日月宗近面前,赤脚在地板上踩出了如同军靴的重音。她比三日月宗近矮了一截,伸手抓住付丧神的衣领时力度却很大,几乎是强迫他俯身,双方的鼻尖快要贴在一起。审神者浅琥珀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三日月宗近那张漂亮过头的脸,她抿着嘴唇,眼中仿佛有冰花渐次冻结。

“三日月宗近,你听好了。我是能锻出很多刀,只要我有足够的灵力和绘马。但是,”她像是被激怒的猛兽一样,吐字森寒,“你的命是我的,在我说不要了之前,你没有资格丢掉。”

下一刻审神者被吻住了。吻她的毫无意外就是眼前这个总是不在一个频道的付丧神。

撕逼要谨慎,该忍还是忍

——————FIN——————

累死我了。

开车使我肾虚。

我一个月内再开车就让我被怼进床头柜里(…)

我可能需要吃点肾宝(

评论(31)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