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月明寻常

转载禁止
“黑名单里有你一份。”

tag全完结后改头像

【乙女向】经年(2)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

*现代paro

*重度ooc注意

——————————————

小狐真的是个好哥哥。按时间给三日月送零食的时候我遇见了同样背着小书包的小狐,我和他没怎么一起吃过东西,所以关系一般,我妈也没和我说要关爱小狐,我就随便打了声招呼。小狐问了我去哪儿,我告诉他之后他就微笑起来,隐约露出略尖的犬齿:“我和你一起去吧。”

这时候我发现小狐也是长得很好看的,但是那种好看和三日月又有不同,显得更近似俊美这种词。只能说三条先生和三条夫人在生孩子方面真的挺有研究,生出来的两个男孩好看得各有千秋……

我和小狐一起走过了两条街,快走到幼儿园门前时我又有点犹豫。犹豫着犹豫着我觉得还是开口吧,于是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小狐。

“昨天我把三日月弄哭了。”我说。

“昨天三日月一直没理我。”小狐说。

我们的声音撞在了一起,然后谁都没有继续。

“你先说。”小狐说。

“你先说。”我说。

我们的声音又撞在一起了。互相瞪了一会儿以后小狐率先抬了抬手示意。那个时候小狐才小学三年级,只比我大两岁,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居然有种优雅而绅士的味道。他说:“女士优先。”

“行,那我先。就是吧,昨天三日月被坏孩子按在地上差点扒掉裤子,然后我就帮了他一下,但是我也不会帮他弄裤子。”我抓了抓头发,努力寻找合适的措辞,“他就……哭了。最后是老师帮他弄好的。”

“是这样啊。”小狐点点头,“那么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三日月觉得不开心,所以一直没有理我。”

“……我昨天有哄他的。”我说,“我把我的那份零食也给他了,他怎么还是不开心啊。”

“零食?”

“对,我妈要我带给三日月吃的零食……”想到小狐是没有我妈的宠爱的,我有点不好意思,紧皱着眉忍痛说,“因为我平时不太遇见你,所以没有你的那一份……当然啦,你要吃的话我可以把三日月的分一半给你……”

其实小狐本来也应该有一份,因为我爸一直和我说结婚是件大事,不能随便乱找人,所以我觉得我长大以后要嫁给小狐这种大事应该和我爸妈讲一下。我爸听完我的大事以及干这件大事的理由之后以后一脸迷茫,我妈倒是笑了出来:“哎呀,既然你将来要嫁给小狐,那从现在开始就要做个体贴的人,明天给小狐也带一份吃的。”

我想了想背三个便当盒的书包重量,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算了。嫁不嫁给小狐不重要,我自己把三日月当弟弟就好了。

这么说,其实我有点心虚,又补了一句:“……再把我的分一半给你。”

“不用了。”小狐摇摇头,“之前三日月和我说过不要抢他的东西。”

他伸手拍拍我的肩,露出一个笑容,偏红的眼睛里流淌着微光,让我真心相信他绝对不想吃三日月的那份零食。当时我并不知道这种陡然而生的信任感缘何而来,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小狐当时露出的何止是一个好看的微笑啊,简直就是弟控的圣洁笑容。

既然三条·弟控·说不抢弟弟东西就不抢·小狐丸都明确表示对零食不感兴趣了,我感到十分高兴,毕竟零食这个东西,多一个人分自己就少吃一口。于是我紧一紧小书包的背带,在小狐反悔之前拉着他走进了幼儿园。

但是并没有看到三日月。

我担心他是不是又被欠打的神经病按在地上扒裤子了,或者说那个欠打的神经病是不是真的喊来了他爸爸。我特地穿了条裙子,所以就算他爸爸来了也没有裤子可扒,但是显然三日月不太能穿裙子。他没被扒成功裤子都能哭那么久,真的扒成功了怕不是要哭脱水。

脑补出了三日月只穿着裤衩站在沙地上,原来软乎乎水嫩嫩的脸哭成皱巴巴的样子,我心里一急,拎着裙摆找了一圈,还是没找着。小狐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安然地准备等一等。我还是在打算找个人问一下,正巧看见了一个一身雪白的男孩正蹲在那里拿了一根树枝挖地,一下一下挖得十分专业。

“嘿,你好啊。”我把裙摆拎起来叠在膝上,也蹲下来,“你是在挖坑吗?”

“嗯。”全身雪白的男孩拿起一旁的草叶和树枝在浅浅的坑上比划了一下,“我马上就挖好了。”

“哦……你挖这个坑是要干什么?”

“当然是做陷阱啦。”男孩又挖了几下,“我特地和粟田口家的人学的挖地哦,这个陷阱是不是让你吓到了呀?”

“是啊……吓到了吓到了……”我看着那个估计只放的下一只手的坑,艰难地点点头,“那么你挖这个坑是为什么?”

“这个嘛……”男孩用树枝戳着地,抬头向我露出一个堪称灿烂的笑容,“当然是为了让三条家的掉进去啦。”

“小狐。”我点点头,转头叫了长椅上坐着的那位三条,再转头和男孩说,“来,这个可爱的弟弟,麻烦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站起来,拍拍裙子上沾到的灰尘,顺便活动了一下手腕,看着这个男孩天真灿烂的笑容,准备他开口就一拳捶下去。

但是没那个机会了,因为和三日月一起走出来的女孩小跑着过来拉起了还蹲在地上的男孩,帮他拍干净衣服上的灰尘以后立刻向我鞠躬:“对不起,鹤丸添麻烦了吗?”

这么看来,这个一身白的男孩子是叫鹤丸。鹤丸抓住了女孩的手,抬头看着她:“我很乖的,才没有给人添麻烦。”

“你要挖个坑让三条家的掉下去。”我忍不住说,“马上就要给人添麻烦了。”

拉着鹤丸手的女孩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低头去问鹤丸:“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因为我想要让姐姐开心啊。”鹤丸鼓了鼓腮帮,低头看着地面,“而且那样的话,姐姐就会多和我玩一会儿了吧。”

看来这个熊熊的鹤丸很缺爱嘛……

我向三日月招招手,三日月就乖乖地走过来,比挖坑的鹤丸乖了一百倍,一对比我才觉得三日月是多么可爱。这时女孩又打算鞠躬道歉,小狐及时说了几句,算是把鹤丸和他姐姐一起糊弄走了。

“我们也回去吧。”小狐向我伸手,“拉着我的手过马路。”

我点点头,正打算拉住小狐的手,另一只手上却传来了小小的拉力。我低头看见的是三日月,他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声音也轻轻软软的:“……我饿了。”

三日月的眼睛真的非常漂亮,虹膜的蓝色自上而下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变化,仿佛夜幕流动至黎明,日夜交替之处悬着新月盈盈,还有浓密得仿佛能在眼中投下阴影的睫毛……简直就是睫毛怪。

“行,那我们吃点东西。刚好今天的比较能吃饱。”我摸摸三日月的头,他也乖乖地让我触碰那头柔软的发丝。我拉着他到一边的长椅上坐下,把书包里的便当盒拿出来,“今天是稻荷寿司哦。”

一旁的小狐忽然看了我膝盖上的便当盒一眼。

“……你吃吗?”

“不,我不饿,不想吃。”小狐吞咽了一下,把头别了过去。

“我不太相信你不想吃。”我摸出两副筷子,有点犯难。本来就是两人份的东西,怎么劈出来一份分给小狐就很为难。我想了想,把其中一份递给三日月,“乖,你和小狐一起吃一份。”

三日月接过便当盒和筷子,突然跳下长椅,哒哒哒地跑到小狐那边放在了小狐膝上,然后又哒哒哒地跑回来,挤进我和小狐中间坐下。他伸手打开我膝上另一份便当盒:“我和你一起吃一份。小狐吃得比我多。”

我看向小狐,吃得比三日月多的小狐点点头。

“行……既然你非要和我吃一份,那我也没办法……你现在嫌弃也来不及了……”

这些寿司是我自己做的,我妈的评价是我不是在做稻荷寿司,我是在作孽。我指着残次品问我妈该怎么办,我妈温柔地摸摸我的头,把我做得奇形怪状的稻荷寿司装进便当盒里,点着盒盖和我说:“这个你自己吃,自己作的孽就要自己承担。”她把另一盒她做得十分精美的也放在我手里,“这个给弟弟吃,乖。”

“嗯嗯,我不嫌弃你。”三日月坐在长椅上,双手乖巧地搭在裸露的膝上。他看了看我捏在手里的筷子,抿着嘴唇羞涩地笑笑,然后又低下头,“我还不是很会用筷子……可以喂我吃吗?”

“嗯?”正叼着半个寿司的小狐又转过了头,看着三日月似乎想说什么。

“可以。”我表示小狐不用说了,毕竟三日月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弟弟,身为姐姐就是要做这种麻烦事的。我夹起一个稻荷寿司凑到三日月嘴边,他小心地咬了一口,然后就着筷子慢慢地吃掉了一整个,脸颊因为咀嚼微微鼓起,显得线条更加柔和,让我想起朋友家养的仓鼠。
我也夹起一个塞进嘴里,还好我做的寿司只是长得很残次,味道倒还勉强可以。

吃了一会儿以后我把空了的便当盒塞回书包,和三条家的兄弟一起回家。本来是要拉小狐的手过马路,但是三日月已经抓住了我的手,我想像了一下一手拉一个的画面,觉得不太好于是放弃。

在分别之前,三日月一直握着我的手。

——————TBC——————

对不起这一节同时崩了鹤球狐球三日月……下一节大概有个比较大的时间跨度,率先预警。

小狐只当了一节的人生赢家,就输给了便当盒的重量,可喜可贺。

感谢阅读。

评论(32)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