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不打tag。失败的欧风复健,变成了糊墙的打脸宣言,令人绝望的操作。短打,随便看看吧。
————————————————
当菅原朝凉得知她的父母已然为她选定缔结婚姻的对象,并且面前摊开各种例子以证明三条家的长男是何等优秀时,她没有表露出传统女性应当有的美德——譬如点头表示认可,或者略作犹豫以示羞涩——相反,她眨了眨浅琥珀色的眼睛,稍抿嘴角流露出近似轻蔑的神情,微微扬起下颚做出傲慢的姿态,颈部曲线犹如啜水的天鹅。

“我拒绝。”她的回复堪称粗鲁,锋利的言辞直指为她定下婚约的人,“如果非要用婚姻换取什么,不如您去嫁给他好了。”

毫无疑问,菅原朝凉的反抗并没有强大到足以撼动两个显赫的姓氏所做的决定,即使她身为菅原家唯一的女儿并且婚约的红绳有一端系在她的腕上。但她仍然获得了一定的成果,在长久的僵持后她的父母不得不退步,应允她远渡重洋前去遥远的大不列颠。因而婚期必须延后,至少在她完成学业之前无法公之于众。

登上蒸汽船的舷梯时菅原朝凉提起来自西方的宽大裙摆,转身向着前来送行的父母含着微笑摇头,用了与笑容极不相衬的恶毒言辞以示决绝:“不,我绝不会嫁给他。我宁愿我死在那里。”

那时她尚且不知道命运早已镌刻在永恒转动的轮盘上,女神编织命运的纺线笔直地通往前方毫无岔路,正如她不知道她将在文学院的某个午后走向那位极其优秀的亚裔学长,兼而为他的美貌与学识惊异,恭敬地微微俯身时低声用家乡的语言念出自己的名。

“呀,到我身边来。”签名中包含着三条这一显赫姓氏的学长同样低声以家乡的语言回复,下一句又转换成熟练的英语,圆润的发音咬在唇齿间舒缓地流出,“我的小姑娘,我的未婚妻。”

评论(2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