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瞎写写】一个男审神者的故事

*ooc/私设注意

*无cp向

*审神者有姓名表现

——————————

01
川上旬,男,23岁。
主业打牌,副业全职审神者。

02
川上旬喜欢打牌,喜欢到教会了整个本丸的付丧神怎么打牌,然后聚众熬夜打牌。
22岁以前川上旬是有未婚妻的,22岁以后就没有了,目前绝赞单身中。
失去未婚妻的原因是同为审神者的未婚妻跟着她本丸的三日月宗近跑了。
未婚妻来通知的那个早上川上旬还在睡觉,因为昨晚熬夜打牌。近侍鲶尾藤四郎喊了四遍川上旬还是没醒,一觉睡到傍晚。
睡了一觉醒来未婚妻没了。本人还因为睡得太死错过了被退婚的历史性时刻。
“她……嫁刀谁?”清醒过来以后,川上旬问。
“嗯……”贴心的鲶尾藤四郎犹豫了一下,“三日月阁下。”
“……哦,好像没毛病。”川上旬挥挥手,“让三日月别来打牌了,我冷静一下。”

03
未婚妻没了就没了,牌还是要打。
川上旬捏着牌抱着抱枕,继续在牌桌上大杀四方。

04
川上旬试过戒掉打牌,没成功。写了一个星期日记,日记内容全是“打牌”“继续打牌”“川上旬啊川上旬,再打牌你下一个未婚妻都要跟着别人跑了”“打牌”。
后来川上旬看到了《胡适日记》的译本,有点想用时空穿梭机器找胡适打牌。

05
一个星期以后川上旬把自己本丸的三日月宗近喊了回来一起熬夜打牌。
川上旬的三日月宗近在club是打牌最好的,目前的第一。
但是川上旬不会去三日月club,一整个club全是三日月宗近式哈哈哈太洗脑了。
“别骄傲啊。”川上旬拍着三日月宗近的肩,“目前你还是第一,等到梅小姐有了三日月,说不定要输得只剩下兜裆布。”
“是吗?”三日月宗近回复,“那也是世事无常,哈哈哈。”
“……要不你干脆别穿了,这样永远不会有输得只剩下兜裆布的惨案。”
“好主意,哈哈哈。”

06
当然川上旬的三日月宗近不会真的不穿。他是整个club各种狩衣内番浴衣里唯一的一个白衣装。
因为川上旬觉得白色好看,三日月宗近表示认可。

07
原来川上旬的一期一振是坚决制止川上旬和弟弟们打牌的,并且本身表示对打牌没有兴趣。直到为了阻止川上旬继续让弟弟们一起打牌,一期一振做出以身代弟的决定。
然后加入了熬夜打牌的行列。

08
其实川上旬是个长相阴柔的青年,眉眼间还有些近似姐姐的妩媚。
穿上女装稍作化妆修饰,他就是歌舞伎中的女形,举止可以完全女性化,简直是楚楚可怜弱不胜衣。
于是帮助某个残念的牌友完成过梦里谈恋爱的成就。
“谈恋爱?”对此川上旬的评价是,“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09
川上旬的工作状态可以气死压切长谷部。熬夜到凌晨,补觉到下午,内番全靠随手乱点,出阵永远在最后。
日常瘫成一滩川上旬,发言悲观丧得一比,只有打牌能让他摸索着爬到桌子边上去。
所以整个本丸的付丧神都没想到川上旬居然能用刀,而且用得非常漂亮。

10
“你为什么天天打牌?”
“因为我喜欢啊。”
“喜欢?”
“今晚做完喜欢的事,明早死在战场上,死而无憾。”

评论(30)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