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乙女向】经年(5)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

*现代paro

*ooc

*第一人称注意

——————————————

女人对于打扮总是有一种奇异的欲望的,不管是给自己还是给别人。这点在我妈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知道我要去夏日祭之后她就带着一大堆东西到我的房间里帮我打扮,一度让我怀疑我不是去看烟花捞金鱼,我应该是去选美。在她帮我换了三身浴衣,弄了五次发型,开始纠结桌上整齐摆放的各色簪子木梳或者边夹之后我终于崩溃了。

“不用这么正式吧……我就是去玩一下而已啊。”我痛苦地看着我妈拿起一支簪子在我头发上比,“而且我过了这个暑假就要去读高中三年级了,还没有残障到挑个发饰也挑不好的地步。”

我妈放下那支簪子,换了一只带流苏的假花发卡用力按到我头上,戳得我一痛:“我看我要是不在,你会穿着一身乱七八糟的浴衣,头发也不盘就跑出去。”

“……您还真了解我啊。”

“那副乱糟糟的样子走出去就不要说是我的女儿,太丢人了。”我妈冷笑了一声,总算敲定了应该戴什么发饰,把簪子一点点别进我盘起的那部分头发里,“别乱动,该化妆了。”

眼看着我妈打开她带来的化妆包,想到我以前被她折腾着在化妆镜面前坐一个小时,各色各样的化妆品涂到脸上,我崩溃的程度到达了巅峰。我有很多同学都会化妆,也确实能让人变漂亮,但我就是不喜欢,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并不适合我这样的人。

“算了吧。”我摇摇头,“我不是很想化妆,我觉得没必要。”

“你又不是只打扮给自己看,打扮得漂亮自己看着开心,别人也会开心啊。”我妈也摇了摇头,眼神里都是对我的怜悯,“你想想你不化妆,和你一起的人都化妆了,到时候整条街上的男孩都看着你身边的人,就是不看你,对你没兴趣。你难过不难过?”

“不难过。”我说,“我和三日月一起去啊,街上的男孩为什么要看他。”

“街上的女孩会看他。”

“不管我化不化妆,街上的女孩本来就不会看我啊。”
然后我妈沉默了一下,似乎被我的逻辑击败了。趁着这个机会我立刻就跑,跑之前从化妆包里随手抓了支唇膏,一边跑一边挥了挥,“我涂一下唇膏就好了,妈妈不用担心。”

我穿着浴衣其实根本跑不快,我妈要抓我回去轻而易举,但是我一直没有听见她赶过来的脚步声。我以前惹出来的祸很多,我爸坚持不用打我来作为教育,但我妈是要打的。我经常绕着家一路跑,最惨的时候顺着楼道一直跑到三日月家,还是三条夫人劝我妈消气。我忽然想起她已经很久没有教育过我了,除了嘴上一直都在嫌弃我的穿衣打扮,别的方面真的没有再管过什么。

套上木屐直起身之后我发现她站在我房间门口,遥遥地看着我,终归是没有走过来。她向我点点头:“注意分寸。”

我也点点头,推门走了出去。





注意分寸这种事,答应是答应了,但是进了三日月的房间我就不知道什么是分寸了,反正小狐又不在,关上门三条夫人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脱了木屐轻手轻脚地踩在地板上,挽着袖子走过去时三日月正在关窗,大袖中探出的一截手臂骨肉匀停,白皙的肌肤上流淌着象牙色的珠光。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浴衣,就算是追求直线的剪裁,仍然显得身姿挺拔,渐渐收拢的腰线让人想要试着伸手环抱。三日月平时就足够好看,此时穿着浴衣又有一种古典的美感,侧身向我伸手时姿态优雅好像平安朝的贵族。

“来,”他说,“到我身边来。”

“我本来想吓你一下的。”既然被发现了我就不用刻意放轻脚步,踩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声音,“以前你从来都不会发现的。”我和三日月经常玩这种游戏,一般我们吓对方的方式就是突然从背后抱上去,以前我能吓得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瞬间僵直再渐渐放松,但是最近吓到的次数越来越少,有几次三日月甚至抬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发顶。

“嗯嗯,世事无常嘛。”三日月似乎并不在意,注意力反而在我头上,应该是伸手点了点我的簪子,“今天倒是打扮得很好看。”

“你敢说我以前打扮得不好看我就打你。”

“哈哈哈,随口说说而已,不必在意。”三日月收回手,大袖在空中拂了拂示意,他拿起桌上的什么放在手里,“送你的礼物。”

那是只木质的小盒子,盒盖上刻着古朴的花纹,木盒是黑的,托着木盒的那只手却肌肤白皙犹如羊脂。我抬眼看了看三日月,得到的是含着微笑的应允,我就拨开那个精致的扣子,掀开盒盖看清放在里面的东西。里面是近似发卡的东西,用绸缎和织布做成大小适中的假花,花蕊处用金色的金属作为装饰,下方垂着同样质地的流苏。是很漂亮的发饰,戴着时那些流苏大概会随着走动一晃一晃,让人没法移开视线,只能看着佩戴的女孩在人群里渐行渐远。

“真漂亮啊。”我说,“怎么突然想到送我这种东西?”

“因为要去夏日祭,就想送你发饰之类的,刚好可以搭这身浴衣。”

“这身浴衣是我妈挑的。”我稍稍张开手臂转了一圈,余光看见大袖上的樱纹旋转如同樱花飘落,停下的时候没有挽起的那部分头发渐次落回到肩上。我歪了歪头,“好看吗?”

三日月似乎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咳了一声,点点头才从盒里拿起那枚发饰,在我头发上寻找合适的位置:“我帮你戴上。”

既然是送我的礼物,我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就乖乖地站在原地,任由三日月俯身靠近我,鼻间满是他缀在浴衣领口的寒香,带着微微的苦。我这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比我高很多了,我平视时甚至看不到他线条美好的下颌,只能看见颈部和再往下的位置,垂下眼帘就能看到略微敞开的衣襟,衣襟处是笔直锋利的锁骨。

“好了,应该还可以。”三日月说,“去照镜子看看合……”

我抬手帮他扯了扯衣襟,指尖点到锁骨时的触感让我有点诧异。我以为会是微凉而硬的感觉,指下的肌肤却柔软细腻,甚至带着微微的暖意。我再摩挲了一下,三日月的声音忽然顿住了,然后他居然退远了一点拉开距离。

“怎么了?”我问。

“……没事。”三日月缓缓眨了眨眼睛,“还有什么别的要准备吗?”

我想说没有,才想起来捏在另一只手里的唇膏,就抬起手让三日月看:“也没什么别的,就是涂一下唇膏啦。”

“我帮你吧。”

“嗯?啊……也可以。”我愣了一下,还是松开了手指让三日月把唇膏从我手中拿走。

我看着他打开盖子旋出一小段,然后伸手抬起我的下颌,轻柔地把膏体放在我的嘴唇上。三日月离我很近,近得我看得见他瞳孔下缘其实并不明显的新月,上方是沉沉暗夜,下方是天光乍破。他垂着眼帘,微微皱着眉,认真地注视着自己手里的唇膏,我几乎感觉不到嘴唇上被覆盖什么的触感,下颌上指尖轻轻摩挲的微痒却清晰可辨。

我偏了偏头,下一秒就感觉到三日月用力了一点控制住我,声音低低的:“别动。快好了。”

三日月靠得更近,耳侧略长的头发终于扫过了下颌垂落,发梢在空中荡出一个小小的弧。在唇膏离开我的嘴唇之前,我伸手抓住了那缕头发,抓住的瞬间我看见三日月忽然抬起的眼帘,眼睛里倒映着我的样子。

“不要动。”他轻轻地说,另一只手松开我的下颌再缓缓抬起,最终握住了我的手。

整只手被完全的包裹时我的脑内闪过了很多想法,最后只觉得我眼前的这个人真是长大了。最开始的时候他比我矮一截,站在幼儿园门口无所适从,现在他可以轻松地控制住我,手覆上时我感觉到他指腹薄薄的茧。我看着三日月,看到他睫毛频率过快的震颤,看到他抿紧的嘴唇,抿得微微泛白的颜色让人想伸手去摩挲。

无端地心慌意乱。

我往后退了一点,试探着开口:“好了吗?嗯……把唇膏收起来吧。”

“应该是好了,我觉得还不错。”三日月像是回神一样收起了唇膏放在桌上,眨了眨眼睛之后又恢复了往常那种漫不经心的意态,开口含着隐约的笑意,“不过我不擅长这种事,过会儿照照镜子。”

“不照了,暂时相信你的水平。”我说了一句我自己也不信的话,“要是涂得很奇怪,你得请我吃苹果糖。”

——————TBC——————

啊,弟弟爷,终于长大了。……虽然还不是完全体,还处于要脸的青春期。

赶着写别的paro,这边就是匆匆忙忙地一写,时间拖得太长了感觉热情都没了,好想坑掉啊(……)

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感谢阅读。

评论(19)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