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月明寻常

转载禁止
“黑名单里有你一份。”

tag全完结后改头像

女孩的脚已经超出了可以称为小巧的界限,至少不能被完全握在手里,但还是和她的身体相似的纤细柔软,脚踝也是一样的纤细,走动时看得到踝骨附近轻轻的抽动。三日月托着女孩的脚踝,拇指若有若无地抚过踝骨下方,得到的回应是女孩怕痒一般地缩了缩。他稍稍加了点力度收紧,修剪得宜的指甲刮过的肌肤细腻温软,带着微微的暖意。三日月把那只脚放在自己膝上,女孩的腿就不得不顺势抬起来,短裙因此向下倾斜了一点,从男人的方向偏转视线就能看见裙摆下掀开的空间,在那片布料遮掩下的阴影里隐约可见一点紧绷的内裤边缘。

对三日月而言,这样的裙子,就算是学校提供的尺寸也未免太短了,尤其女孩那样高挑,穿着短裙时露出的腿会招来艳羡的目光。女孩穿着新做的校服从卧室出来时三日月正靠在沙发上翻着书,抬眼就看见那双修长笔直的腿,小腿的弧线漂亮得惊心动魄。然后女孩坐在了三日月侧面的沙发上,双手撑在沙发边缘,故意稍稍抬起双腿让脚底触碰不到地面,晃动着取乐时裙摆起起伏伏。

三日月像是终于受不了在视线里偶尔晃进偶尔晃出的腿,信手把书放在了一边,转而把双手搭在膝上,漫不经心的视线从黑框眼镜后投向身旁的女孩。他含着一贯的温柔笑意,眼睛里却流露出些许迷惑的味道:“唔,小姑娘不冷吗?”

“……冷啊,当然冷。”女孩愣了一下,向着三日月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把腿抬了起来,眨了眨眼睛流露出小猫或者狐狸那样的妩媚,“那你帮我穿袜子呀。”

所以现在女孩的脚就在三日月膝上,卷起的黑色长袜被他仔细展开,开口处套上女孩圆润的脚趾,随着他指尖的用力渐渐盖过浅粉色的趾甲、线条逐渐抬起的脚背,再到三日月刚刚摩挲过的脚踝。三日月像之前一样握住了女孩的脚踝,指尖隔着棉质的布料摩挲了一下,在女孩摇晃腿作为催促之前继续他的事。

然后长袜的上缘就到了女孩的小腿中部,逐渐把柔韧的线条吞进袜中,撑出被包裹后更加漂亮流畅的线条。三日月似乎意识到了他不能把长袜就这样全部套进去,所以他停了停,单手扯住长袜的上缘以免滑落,另一只手的指尖点在女孩腿上,顺着腿骨的位置向下滑,在脚踝处捏住柔软的棉布向上拉,直到脚趾间的微微起伏都在棉袜上隐约可见。于是在女孩的脚踝和小腿间就堆积起了拉平后足够到大腿的褶皱,三日月重复了之前的动作,但是有些卡住了,试了几下只在女孩的小腿上勒出一圈浅浅的红痕,暧昧地断断续续,像是被人捏在手里掐出的指痕。

“哎呀,卡住了呢。”三日月状似无意地抚过那些痕迹,他从沙发上下来,侧身屈膝卡在女孩双腿间,“这样方便些,小姑娘多担待。”

“唔……嗯,那就这样吧。”女孩乖乖地被分开腿,一条腿垂在一旁,另一条被三日月握在手里,长袜只穿到小腿中部。

三日月向着女孩微笑,然后低头专注于仍然在膝上的腿,一点点把长袜拉到了圆润的膝头。女孩有时候会穿及膝的格子裙,跑动时裙摆就在膝上起落,织物擦过膝盖时让人想撩开再轻轻抚摸。指尖点过细腻如同羊脂的肌肤,三日月伸手搭在了女孩尚且裸露的大腿上,肌肤相触时男人手上微微的热度让女孩的腿不自觉地弹了一下,绷紧的肌肉很快又被他按下去,摩挲时手上有常年握笔或者手术刀磨出的薄茧。

“来,过来些。”三日月向着女孩抬了抬眼,声音里含着笑意。

女孩听话地向外挪了挪,踩在三日月的膝上,再顺着大腿上紧绷的肌肉滑过,绷紧的脚尖在男人被衬衫勾勒出的腰线上小幅度地滑动。她仍然双手撑在沙发上,皮质的沙发因此被按出两个凹陷,她看着三日月歪了歪头,长发从一侧像是流水一般倾泻。

她也笑起来,笑容带着孩子恶作剧一样的稚嫩:“快点嘛。”

“不必心急。”三日月安抚地拍了拍女孩的腿。梦里的女孩也是这样心急的,勾着他的腰催促更多,手下的一双腿掐起来柔韧有力,被握住压在胸口打开还是绷得线条美好。男人忽然笑起来,笑声低沉酥麻,好像爱侣在耳边的低语。

三日月再次低下头,耳侧略长的那缕头发滑过脸颊,发梢垂下时荡出一段小小的圆弧。黑色的胶框眼镜终于因为动作下滑了一截,浓密的睫毛下是盈盈的新月,眨动就流出一段暧昧至极的曼妙月光。他终于把大腿袜的拉到了应该的位置,上缘紧紧地裹住女孩的大腿中部,和裙摆却仍有一段距离。向上是微微凌乱的裙摆,向下是被黑袜包裹出的优美线条,中间露出的一截大腿肌肤白皙,流淌着象牙色的珠光。

“好了。”三日月最后在长袜的边缘摩挲了一下,缓缓放下女孩的腿,嘴唇在女孩的膝上落下一个极其轻柔又极其暧昧的吻。然后他抬起头,屈起指节慢悠悠地扶起自己的眼镜,眼神里透露着漫不经心的暧昧意味。

“……这里,是想自己穿,还是让我帮忙呢?”

———————————

医生爷XJK婶。

尚且年少的JK婶婶,穿着短裙里的短款,正统的海魂衫,大腿袜绷过膝盖,脚下是乖乖的圆头皮鞋。走路会踩着格子,手上挽着书包,一脸都是年少时的漫不经心,好奇又从浅琥珀色的眼睛里透出来。还不懂世事或者情欲,又有些想懂,眨眨眼睛露出的又是没有深入过什么的无暇。
洛丽塔式的美,和洛丽塔那种挑衅意味的性暗示味道又有点不一样。只是生命之火,爱欲之光,一心一意地爱三日月,对他做的事情像是天真又像是诱惑。

……把已经工作了几年的三日月医生迷得神魂颠倒。

【听闻群里似乎会开个JK婶企划,太太们会不会咕咕咕我也不知道】

评论(1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