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Trick or Treat!”

审神者披着新拆出的白床单,从背后扑向身穿狩衣的付丧神,她的动作幅度很大,床单和睡裙裙摆起伏,露出绷得惊心动魄的小腿曲线。在女孩的双手搭上付丧神的肩之前,三日月宗近就转过了身,稍稍敞开双臂方便审神者扑进怀里,在冲击里单手揽住纤细的腰,另一只手替女孩把已经松动的床单撩开,她柔顺的长发就流泻在床单上。审神者身上的睡裙款式古典,领口、袖口和裙摆都缀着做工精细的蕾丝,床单的惊吓意味就被冲淡了,更像是一身过分朴素的披风。她抬手揉了揉撞得微微发痛的额头,浅琥珀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付丧神一贯的温和笑意,她抿了抿嘴唇,似乎对三日月宗近的反应有些不太满意。

“哈哈哈,我倒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扮呢。是为了万圣节……唔,是这么说吗?”姿容端丽的付丧神含着笑意,说到那个陌生的词时语气舒缓浮现出近似疑惑的意味,然后更多的笑意又冲淡了那些不确定的味道。他低头看着审神者,“不过现在手头也没有糖,小姑娘多担待。”

“我不听。”审神者忍住笑意,努力做出一副任性的样子,“我就是要糖!要糖!”

“那就只好拿些别的东西替代了。”三日月宗近轻柔地摸了摸审神者的发顶,在她埋头到自己胸口时屈膝带着她躺到了床褥上,随手把只穿着睡裙的纤细身体从床单里剥了出来。他握住女孩同样纤细的手腕,控制住那具对他来说可以轻易折断的身体,俯身凑到女孩的耳边,低头时略长的那缕头发扫过白皙细腻的肌肤惹出细腻微痒。他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含着微微濡湿的低沉笑意,咬字清晰圆润得不像是跨越时光的付丧神,反倒像是某部极尽调情意味的外来片。

“Kiss or Sex?”

评论(2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