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月明寻常

转载禁止
“黑名单里有你一份。”

tag全完结后改头像

【车向】此夜长好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R18

*超雷玛丽苏黑道paro

*ooc

*第一人称注意

————————————————

我从浴室出来时三日月正坐在床边,白衬衫没有按照他的习惯仔细扣到最上方的那一颗,反而全部敞开露出恰到好处的胸腹肌肉,白皙的肌肤和靛青色的发丝上犹带水珠。烟夹在三日月的食指和中指之间,他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长骨节明晰,烟夹得松散就无端地让人想把手指卡进空隙之中。三日月微微低着头,耳侧那缕略长的头发因而垂落,发梢恰巧扫在曲起的骨节上。那支烟抿在嘴角,烧出的烟雾抚过浅色的嘴唇袅袅而上,烟雾里是三日月垂下的浓密睫毛,轻轻眨动就流出一段寒凉月光。烟真是神奇的东西,三日月的长相明明不能用锋利英挺形容,但在烟雾里一贯的温柔意态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森冷寒凉,让人怀疑那双眼睛完全睁开时会瑰丽得灼伤看见他的人。

很难说三日月是否放松下来了,他比我先洗完澡,连穿着都是难得的随意,但他看起来那么森寒又那么锋利,好像肌肤上都沾染着硝烟和血腥。我忽然想起他今天站在高楼上俯瞰战局的样子,那时他眼尾描着薄薄的石青和朱砂,风灌进彩衣的大袖里吹得袖上层层叠叠的花仿佛涌动,他含着恰到好处的笑意,美丽至极就近乎危险。天平最终还是倾向了三日月,把他压在赌局上的筹码连同对方的一起返还,他曾经靠在滂沱的大雨里看着血一点点流失,但他最后给了对方几乎致命的一击,直接弄伤他的人被绞死,背后操纵的人被逼到穷途末路。
距离足够拉近时三日月抬起眼帘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垂下,浅红色的嘴唇短暂地离开烟,吐出的烟雾在空气里散开,烟雾里他漂亮的脸都有些模糊。

“最后还是你赢了啊。”我在头发上用力擦了一把,然后随手把毛巾丢在了床头柜上,“我走了。”

这次三日月没有抬眼,只抿着烟发出了一个音节算是回复。

男人生起闷气来真是了不得

——————FIN——————

抽烟图参考头像。

写得匆匆忙忙,和脑补的完全不是一个感觉。这次的三日月话少而粗暴,ooc也是难免了,随便吃吃就好(……)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