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乙女向】一莲雫

*小狐丸X审神者

*架空平安京阴阳师paro

*ooc/私设

*审神者有姓名表现

*幼年(7-8岁)审神者注意!

——————————————

入夜后忽然下起了大雨,雨水冲刷着街道和房屋,到水边就冲入河中形成小小的瀑布,惊得河里的鱼惊慌地扇动鳍和尾躲避,被鱼搅起的水波和雨水激起的涟漪交错碰撞。雨下得太大了,房屋两侧的竹帘在风中起起伏伏,天上天下好像只剩下滂沱的大雨,大雨里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过去的几个月时常有这样的大雨,雨里不计其数的贵族女孩迷失在出城的道路上,如果有通灵的人站在高处俯瞰,会发现雨水冲刷过的地方都随着水雾蔓上黑紫色的气息,预示着邪魔将至的气息从大江山遥遥飘来,整个平安京就笼罩在其中。失去了女儿的贵族公卿能够用几句话影响政局,但面对邪魔他们无计可施,只能在神社里苦苦祈求神明显灵让他们的女儿能够平安归来。

街道上寂静得只有雨声,贵族女孩失踪的消息传开之后人们就默契地不在夜间上街,拉上障子门隔绝室外的一切,盖上被子也不能安眠,反而念着天照大神的名字祈祷太阳早点升起驱散夜间的邪魔。整条街上只有一个女童坐在拐角的屋檐下,她看起来就像是某个和乳母走散的贵族,身上的衣物做工精细布料华美,鬓边白色的绒球随着她偶尔转头的动作晃晃悠悠。

竹帘被掀起了小小的一个角,屋内的人透过那个角落看向屋檐下的女童,视线触及她又迅速收回,好像害怕再看一眼就会被发现。说话的人声音可以压得低沉,夹杂着气音就像是鬼女伏在旅人耳侧的低语:“那里……有人?”

“哪里?”回应她的声音也压得低沉,竹帘又被掀起一点,很快又恢复了之前微微掀起一角的状态,“你看错了……没有人。”

“可是明明……”

“没有!”回答的声音忽然尖利急促起来,停顿了一下再度变得低沉,“没有人,你看错了。快休息吧。”

竹帘被彻底放下来,下端晃了晃就恢复平静,风过时竹帘会稍稍起伏,但始终没有被吹起展露出室内的格局,内外由此被竹帘完全隔绝。屋檐下的女童向着竹帘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移开视线继续去看雨幕里模糊扭曲的景象,像是听见了之前的谈话又像是没有听见,她伸手去触碰雨水时脸上带着孩子特有的平静安和,黑色的眼瞳里倒映出滂沱的大雨,雨幕里邪气的黑紫色弥漫如同雾气。

在女童的指尖探出屋檐的范围触碰到大雨之前,雨水忽然被一把伞隔断了,水从伞的边缘汇聚落下,变成大雨中小小的雨幕,偶尔有些水滴落到衣物上就在朽叶色的布料上晕出一小片更深的颜色。女童带着疑惑的神色抬头去看,看清伞的主人时浮现出笑容,还没收回的手干脆转换了方向稍稍抬起示意,声音里含着明显的愉悦意味:“狐狸大人!”

伞的主人点了点头,然后俯身回应了女童,同样是朽叶色的伞微微倾斜,雨水冲刷过伞面上绘着的白漆,漫开的白漆在激起的雾气中如同狐狸舒展雍容的长尾。女童被抱了起来,她搭在撑伞人肩颈上的手紧紧勾着,甚至把脸颊也凑了过去,这个动作放在更年长的女孩身上未免有些莽撞无礼,但女童做起来那么自然,因为她要做的不是耳鬓厮磨,只是贴在狐狸大人耳畔说她想说的话。

撑伞的也确实可以被称为狐狸大人,即使到了平安京都没有把人身调整到更近似人类,仍然是柔软顺滑的白发,耳朵明明被垂过脸颊的白发遮挡,发上却有两簇近似耳朵的凸起,让人想伸手揉一揉。他被女童叫做狐狸大人,但在更远的山林里他不会被这样称呼,前来的妖鬼从来不敢直视那双血红的眼睛,只能恭敬地俯身跪拜避开视线,出口时战战兢兢地提及他的名字:“小狐丸大人。”

“狐狸大人是来接我了吗?今天有人来问我是不是走丢了,还问我的名字,”女童贴着小狐丸的耳侧,说话时有种小奶猫一样的调皮,刻意顿了顿才继续,声音里听得出孩子的欢快,“莲华都没有告诉他们哦。”

“嗯,做得好。很乖。”小狐丸的眉眼间隐约含着山林间的肃杀,说话时隐约露出尖利的犬齿,但他的声音居然很温柔,低柔得像是在哄坐上手臂的孩子。

传言说平安京外的山中有九尾的妖狐,狐妖偶尔会化作人身到平安京中游玩,见到他的女孩们为他的美貌害羞,但狐妖终究是狐妖,如果有美貌的女孩靠近就会把她们其中的一些吞入腹中,另外的做成菜肴招待前来的客人。在妖怪的口中九尾的狐狸也是极其可怕的,谁都猜不准他会什么时候发怒,发怒的结果又是什么。

但是莲华从来没有见过小狐丸发怒,除了奇异的发色和瞳色或者动动指尖就能做到的变幻,小狐丸看起来和平安京中的贵族公子也没什么不同,甚至有时举止比他们更优雅。莲华第一次见到小狐丸时也是四面大雨滂沱,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和家人走散在山上,从小狐丸身边跑过时摔了一跤,泥水溅在小狐丸的衣物上留下刺眼的污渍。她害怕被打就在泥水里尽力蜷缩起身体,但是小狐丸撑着那把朽叶色的伞俯身向她伸手,红色的眼睛里倒映出小小的孩子。

“起来吧。”他轻轻地说,“不要在泥水里。”

莲华看了看向她伸出的手,视线又移到陌生的男人脸上,她犹疑了一下仍然没有伸出手,反而带着警惕和怯懦:“……不打我吗?”

小狐丸没想到莲华会这样回复,顿了一下直接俯身把她抱了起来,在莲华下意识地抓紧他肩上的布料时发出低低的笑声。他说:“小狐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你。”

“那……那你知道为什么要抱我吗?”

“因为一个人在山里太危险了。”

“你是山里的狐狸大人吗?”莲华忽然喊出了声,猜测的兴奋盖过了之前在山间独行的恐慌,得到小狐丸勉强的点头以后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一声声地喊“狐狸大人”。被抱着走了一段路以后,莲华轻轻地说,“那……狐狸大人可以帮我找到我家里人吗?”

小狐丸抱紧了莲华,撑着伞沿路前行,大雨落在伞面上再顺着伞骨下滑,四面的雨水像是构成了一个近似结界的东西,雨幕外是更大的雨,雨幕内只有小狐丸抱着莲华,九尾的狐狸化作的男人抱着将要一同生活的人类女童。那时伞上冲下来的雨水隔绝了山林间的寒气,现在隔绝了整个平安京的邪魔气息,入耳的只有簌簌的雨声,鞋踩在石板上发出细微的声音。

“我等了狐狸大人很久,一直都很乖。”莲华说,“狐狸大人可以给莲华一点奖励吗?”

“可以。”小狐丸似乎迟疑了一下该给什么奖励,顿了顿又接上去,“给小狐梳理毛发如何?”

“唔……每天都在梳呀。”莲华想到每天早上小狐丸坐在地上时在身后盘曲的柔软白发,放在手中顺滑像是一匹上好的绸缎,她拿着梳子跳起来才能梳到小狐丸的发尾,梳子自上而下一直滑落到发梢。她摇了摇头,鼓起腮帮想该要点什么,歪头时别在发上的绒球轻轻颤动。片刻之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露出那种孩子特有的天真笑容,“狐狸大人可以让明天不下雨吗?之前听到他们说,下雨了就会找不到人,莲华不想要找不到那些人。”

小狐丸再次陷入了沉默,在莲华考虑是不是要求太过分之前他说:“明天雨会停的。”

“好!狐狸大人真好。”莲华笑得更开心,这次她把脸贴到了小狐丸的头发上,脸颊磨蹭着一簇翘起来如同狐狸耳朵的头发,漂亮的眼睛笑得微微弯起,女童的稚嫩嗓音在空旷寂静的街道上格外清晰,“狐狸大人,狐狸大人!”





第二天果然是个漂亮的晴天,一直到入夜都没有要下雨的迹象,清澈的天空渐渐染上夜色,月亮在空中若隐若现。小狐丸抱着莲华走走停停就到了北野,或许是因为难得的一个晴天,天满宫前有不少信徒向神明祈求,神色肃穆又含着几分悲戚。在小狐丸身边时莲华一贯不喜欢自己走路,小狐丸就在身上施了幻术以免被人看见,穿过鸟居后莲华忽然想去祈祷,小狐丸才避开信徒把莲华放下来解除幻术。

“我去一下就回来,狐狸大人在这里等我。”莲华拉着小狐丸的一只袖子示意他弯腰凑近自己,“狐狸大人也要乖乖的!”她忽然踮起脚在小狐丸脸上亲了一下,柔软的嘴唇轻轻触碰又迅速分离,然后她跑了出去,木屐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跑了几步之后莲华又回头向小狐丸挥挥手,脸上带着笑意,转头继续向拜殿跑时衣摆袖摆起起伏伏,发上的装饰不断颤动。

在莲华身后小狐丸仍然弯着腰站在原地,沉默很久以后才慢慢直起腰,他有些僵硬地抬起手用指腹摩挲了一下被亲吻的地方,无端地觉得回忆起莲华的嘴唇触碰时的触感。小狐丸就这样站在风里,四下无人,风过时已经落尽了叶子的梅树树枝轻轻晃动。

然后千百年来从未被亲密接触过的狐妖忽然用手捂住了脸。

这时莲华没有按照之前的想法走进拜殿,反而停在了绘马挂前,和她站在一起的人身穿狩衣,正把绘马挂上去,绘马上没有任何文字,只有一朵墨笔勾勒的写意梅花。

“梅花啊。”莲华踮起脚看那只绘马,看清以后抬头去看身边的人,“心愿……可以是梅花吗?”

“不。”年轻的阴阳师摇摇头,她的声音清澈像是风吹过排箫,仔细听又有一种森寒的味道,“只是因为梅花还没有开而已。”

莲华转头看了看,庭院里的梅树树枝纤瘦,落尽了叶子之后显现出些许苍凉的感觉,枝条上空空荡荡,还没有结出今年的第一个花苞。她问:“不可以现在让梅花开吗?”

“不可以。”阴阳师说,“现在不是梅花开的时候,这是人世的规律啊。”

莲华低头想了想,转身往外走。她没有和阴阳师说什么,阴阳师也没有,莲华不知道在她走过拐角之前阴阳师忽然看向她的方向,叹息时浓密的睫毛垂下像是蝴蝶合翼。

梅树下小狐丸仍然站在原地,身姿挺拔修长,朽叶色的衣物下隐约露出恰到好处的肌肉,柔软的发梢在风中轻轻拂动。莲华不像往常一样立刻向着他伸出双臂,反而抬手指着枯瘦的树枝:“狐狸大人可以让梅花开吗?”

“……哦,当然可以。”小狐丸不太明白莲华为什么忽然要梅花,但他信手折下了一枝,只是握在手里枯瘦的枝条就抽出了细小的花苞,花苞迅速长大然后绽出深浅的红色,幽幽的梅香在他指尖浮动。一枝梅花要经过一个月的变化在小狐丸手里不过短短一瞬,每一个过程都没有遗落又极其迅速,好像站在梅树前看着时间快速流过。他弯腰把梅枝递给莲华,“如果想看成树的梅花,小狐也可以做到。”

“这不是开了吗……”莲华把梅枝拿在手里,翻过来看了看,“为什么说不能呢……”

“怎么了?”

“唔,刚才在那个挂东西的地方遇见了一个姐姐。她挂上去的东西没有写字,只画了一朵梅花,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梅花没有开;我又问不可以让梅花开吗,她说……嗯……”莲华回忆了一下阴阳师的说法,有点艰难地把阴阳师的话复述出来,“她说'人世的规律'什么的。可是狐狸大人让梅花开了呀,难道这枝梅花就不是在人世了吗?”她捏了捏梅花的花瓣,脸上满是疑惑的神情,指腹的触感真实清晰,好像指尖都沾染上了梅香。

但是这枝梅花确实已经不在人世了。小狐丸直起腰看着正在检查梅花的女童,忽然想起一开始莲华问他的问题他并没有回答,他最终还是没有帮莲华找到她的家人,反而带着她居住在山里,让她和人世越隔越远。九尾的狐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言语艰难,他曾经不仅一次地陷入险境,何况他还有那样一个麻烦的弟弟,但是他从未像现在这样难以开口。和他相比莲华是何其脆弱,只要用一只手就可以轻松地折断,但小狐丸居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其实小狐丸可以把莲华送回人世,有很多过得还算不错的家庭缺一个孩子,莲华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和人世的关系就越淡薄,如果莲华能在普通人家长大,又该是什么样子呢?

“……狐狸大人,狐狸大人!”莲华的声音把小狐丸从纷乱的思绪中扯出来,她抬起手把梅枝凑近小狐丸,“我可以把梅花拿去给那个姐姐看吗?”

“可以。”小狐丸点点头,轻轻地抚过莲华柔软的发顶。

“嗯嗯,那我拿过去了,那个姐姐应该还在那里吧……”莲华小心地把树枝拿在胸前,努力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小狐丸,“狐狸大人这次也要乖哦,在这里等我。”

然后那枝梅花被交到了阴阳师手上。阴阳师还站在绘马挂前,她挂上去的那只绘马在风中轻轻晃动,像是写意的那朵梅花在风中颤抖着绽开。阴阳师收拢手握住梅枝,指尖轻轻搭在枝条上。

“吾梅纵无主,亦勿忘春时。*”她轻轻地说,“是幻象啊。”

与此同时那枝梅花迅速萎谢凋零,风过时曾经盛开的梅花迅速变成了飞灰,她手中又只剩下一根空空荡荡的树枝,就像没有被折下时那样,看起来枯瘦苍凉。

折梅相赠,最后不过是一截枯枝。

莲华睁大眼睛看着阴阳师手中的树枝,她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之前开得那么好的梅花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枯枝呢?梅花盛开是她亲眼看见的,枯萎也是她亲眼看见的,莲华抬头去看阴阳师,握着枯枝的女孩神色平静,垂下眼帘看她时如同悲悯。

“狐狸大人……”莲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念着一贯的称呼转身按着原路返回。

——狐狸大人很乖,狐狸大人一定还在原处。






庭院里空空荡荡,本来就是信徒罕至的地方,只有落尽了树叶的梅树,风过时枯瘦的枝条交错发出簌簌的声音。原来站在梅树下的身影不见了,阴阳师没有随着莲华的脚步追出来,整个庭院里只有莲华一个人,就像当年她迷失在山间,抬头时看见四面合拢的都是树。莲华试着喊了几声,清脆的声音散开却没有回应。她深吸了一口气忍住眼眶处漫开的酸痛,绕出拐角打算继续去找小狐丸。

穿过鸟居后莲华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一时站在了原地。和之前几夜平安京的安静不同,今夜格外热闹,被压抑的东西好像借着这个难得的晴天释放出来,乐声里神舆被扛着按照固定的道路前行,神舆上垂下的红色缎带晃晃悠悠,白衣绯袴的巫女手握的神乐铃震动出有节奏的声音。难怪小狐丸说雨会停,神出游的时候怎么会下雨呢?前来参加祭典的人虔诚地跟着神舆行走,那些人里没有朽叶色的身影,莲华站在鸟居前茫然地看着人群,跟随神舆的人看起来那么虔诚又那么温和,每个人脸上都是平静祥和,但他们和莲华没有关系,真正和莲华有关系的是九尾的狐狸。

莲华逆着人流沿街行走,街道两边挂上了灯笼,火光从灯笼的纸壁透出来,照得墨画的梅花影影绰绰。灯笼在夜风中小幅度地晃动,晕出的暖黄色光汇成的灯海也在晃动,灯一直亮到远处,更远的地方是四合的高山。跟着神舆走的人有些看到了莲华,有些根本没看到,但是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去和这个独身的孩子说话,所有人都虔诚地跟随神舆前行,祈求神能保佑他们。莲华和神舆背道而驰,最终她回头也看不见神舆,只能隐约听见乐声。

但是她没有找到小狐丸,没有找到她的狐狸大人。她被小狐丸丢弃了。

莲华忽然想起她不是和家人走散,她是被抛弃在了山上。一个年幼的女孩被丢弃真是太正常了,有太多的原因能让山民放弃亲生女儿,也许是家里穷苦实在无法继续抚养,也许只是把女童的血肉献给山中妖魔以免他们作祟。小狐丸让她短暂地忘了那些事情,但现在他也要抛弃她了。

“狐狸大人……”莲华抽噎了一下,缓缓在路边坐下,双臂抱着曲起的膝盖,把脸埋进那个小小的空间里。
有人坐到了莲华身边,抬手轻柔地抚摸着孩子柔软的发顶,那只手骨节明晰手指修长,指腹带着薄薄的茧。莲华抽噎着移开一点,小心翼翼地把视线投过去,看到一角朽叶色的布料,织物上蜿蜒着一缕白色的长发。她抬起头,身边的人也正在看她,红纹白底的狐狸面具遮住了面容。

莲华站起来伸出手,指尖触碰到面具时微微颤抖,但她很快坚定地把面具推了上去,渐渐露出那张俊美的脸,眉眼间犹含着山野的肃杀。但是他的眼神那么温柔,明明是鲜血一样的颜色,在灯海下混入了一点暖黄就显得柔和很多,睫毛眨动时简直有一种轻柔的美感。暖黄的火光同样落在他的白发上打出深深浅浅的阴影,显得那头白发都格外柔软,让人想把手指当成梳子细细梳理。

“你可以在人世的。”小狐丸说。

“我不要。”莲华看着小狐丸,露出一种想哭又想笑的表情,“我不知道人世是什么,我只想在狐狸大人身边,狐狸大人身边的地方就是家。”

小狐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连放在莲华发上的手都忘了收回。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妖怪之间连一母同胞血缘都只能构建起淡薄的关系,他已经多年没有见过亲生的弟弟,一直都是孤身居住在山林之中,前来的妖鬼面对他时都战战兢兢。莲华是第一个和他提起家的人,虽然她只是那样一个柔弱而不懂事的孩子。

“好。”小狐丸伸出另一只手抱住莲华,半身的大袖垂下几乎要遮住那个小小的身体。他学着莲华以前的样子凑近她,“那就在小狐身边,永远不要离开。”

莲华点点头,同样伸出手臂揽住小狐丸的颈后,与此同时幻术渐渐生效,灯笼下相拥的身影消失在原处。

——————FIN——————

*强行用了一下菅原道真的汉诗,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大概就是代表一下人世(…)

真的非常不擅长写小狐丸,也不擅长写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文字没有画面直观,写不出什么可爱的感觉。写到哪里算哪里,ooc什么的我也不管了。

私设非常多,大概糅合了《御伽草子》之类的东西,没法仔细考据所以干脆架空。时间段大概是大江山退治之前,没写太多,更多的在三日月篇里。大江山退治不知道具体时间,就设定成入冬时。祭典也是编的(……)

写的匆匆忙忙,两三天就憋完,比较粗糙也没办法。不会写小狐,就大幅度地砍掉了他的戏份,也没什么苏不苏的了。衣服颜色也是对着色卡随便选的,实在色弱分不清和色。事实上小狐和莲华之间根本没什么爱情可言,只是一种人世和妖鬼的世界间徘徊的感觉,要还说我有恋童倾向,我可能会请你自杀(…)

意思意思随便看看就好。不好意思地 @小心肝~Peaceful Lotus~ 太太。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