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生贺】咖喱猪排饭

*大俱利伽罗X审神者

*现代paro

*ooc

*审神者有姓名表现

——————————————

“小俱利,你觉得我们两个像什么食物呢?”

肤色偏深的男人似乎被女友的问题问住了,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色,视线游移了几次,显然是正在思考应该怎么回答这个有些难缠的问题。大约一分钟后大俱利伽罗皱起的眉渐渐舒展开,他认真地看向坐在对面的中岛缪缪,金色的眼睛里倒映出女孩期待的神情。大俱利伽罗的嘴唇轻轻张合打破了一贯的沉默,声音低沉得甚至有些冷淡,但是语气听起来那么认真,好像说出的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咖喱猪排饭。”

——烂答案。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烂答案。

这是一个星期之前的问答,造成的结果是直到中岛缪缪关上休息室门的前一秒,她和大俱利伽罗仍然处于单方面冷战的状态,因为在感情方面足够用“迟钝”来形容的男人似乎丝毫没有发现女友的异常。中岛缪缪像往常一样在大俱利伽罗开的猫咪咖啡店帮忙,但是拒绝和他交流,甚至在大俱利伽罗难得温情地伸出手打算替她拢起耳侧的碎发时故意转身避开,编起的细细发辫在空中划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末梢微微的曲起让人想用指尖勾起那缕头发。即使如此,大俱利伽罗仍然没有察觉任何异样,视线在悬空的手上停留了几秒,恰巧有一只胖乎乎的橘猫挪了过来就顺势摸了摸柔软丰厚的皮毛。

转过身的中岛缪缪等着大俱利伽罗的反应,想着该怎么应对,犹豫了很久却什么也没有。按耐不住的高中女孩屏住呼吸,尽可能不动声色地悄悄转回一点幅度,视线也悄悄地移向身后的柜台,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

柜台的背后英俊的男人挽起一截袖子,露出的深色手臂上龙栩栩如生得让人怀疑随时会脱离他的肌肤飞起来。那个纹身看起来那么凶暴,但大俱利伽罗抚摸猫的动作又那么温柔,骨节均匀的手指曲起,用指尖轻轻挠着猫的后背,手法纯熟得橘猫的喉咙里滚出一串撒娇一般的呼噜声。大俱利伽罗垂下眼帘,他的睫毛居然也很长,垂下的时候遮住了漂亮的眼瞳。

摸了一会儿以后大俱利伽罗突然抬起眼帘,视线恰好和中岛缪缪的撞上,他说:“怎么了?”

“我要去休息。”中岛缪缪忽然烦躁起来,起身跑向了休息室,圆头皮鞋在地上敲出了一串脚步声。

大俱利伽罗的嘴唇张开一点又闭合,最终他只是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跑着绕进拐角,在拐角处看了很久才收回视线。在她手下的橘猫伸了个懒腰,从柜台上跳了出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愣了很久。

在休息室里的中岛缪缪当然不知道男人的状态,她靠在沙发上抬头,眼睛里倒映出的是天花板。大俱利伽罗给出的回答让她觉得好气又好笑,后续的反应也让她没办法,其实中岛缪缪也不过是一个高中女生而已,对于爱情仍然有种幻想,或许那些幻想在成熟女性看来梦幻过头,但她还是希望大俱利伽罗能够来哄哄她。

得到了不满意的回答,该怎么告诉恋人呢?

梅小姐微笑着吐出了一缕烟,袅袅的烟雾里偏红的眼睛像是夜色里盛开的一树梅花。她一只手托着烟杆,另一只手伸出轻轻地捏住空气,纤细的手腕扭转了一个弧度。

——不行。暂且不说中岛缪缪能不能拧到大俱利伽罗的耳朵,就算她真的鼓起勇气去拧了耳朵,大俱利伽罗大概只会茫然地看着她,以为她是忽然的玩闹。

“这种事啊……”沉思过后才得出答案的是织小姐,给的建议和她一样温婉得体,“不如试着暗示一下?”

——不行。如果大俱利伽罗能够接收到暗示,不可能放任中岛缪缪和他单方面冷战一个星期。

菅原朝凉给的建议粗暴得几乎不能算是什么建议,说话时语气冷淡眉目生寒:“直接告诉他。”

——不行。中岛缪缪根本想不出该怎么直说。

“还是算了吧?别想了,”松桥寺春日笑着说,“就让它过去吧。”

——不行。如果能放任的话,中岛缪缪也不至于生一个星期的气。

至于被小狐丸宠爱着的莲华,尚且年幼的孩子更加没法给出什么有用的提议。

不行,不行,总之就是不行。回想了一圈,中岛缪缪还是想不出任何解决的方法。也许问答是一个契机,她只是想要大俱利伽罗的温柔,但她不知道该怎么让他知道,于是就异化出了烦躁和焦虑,让她独自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和她作伴的只有搭在沙发背上的一件白衬衫。

中岛缪缪伸出手把衬衫取下来放在了膝上,小心地把手伸进衬衫和膝头之间的空隙,托起衬衫时指尖都微微发抖。那件衬衫是大俱利伽罗换下来的,在中岛缪缪的指尖摩擦出微痒的触感,挺括的布料穿在大俱利伽罗身上就勾勒出挺拔的身形,卷起袖子时白色的布料和偏深的肤色对比有种近乎诱惑的美感。

最开始的那天大俱利伽罗就穿着这身白衬衫,卷起一截袖子轻轻地抚摸过猫背上柔软的毛,中岛缪缪在安静的午后推开了咖啡店的玻璃门,皮鞋在地上敲出清脆的声音,门上悬挂的风铃叮当作响。阳光透过玻璃门和落地窗透进室内,斜斜地照到柜台上,暖融融的阳光让猫眯起了眼睛,大俱利伽罗抬眼看中岛缪缪时眼睛里像盛了满满的阳光。

对视的瞬间中岛缪缪忽然就笑了起来,面容在阳光下美好得像是春花初开。

中岛缪缪缓缓地低头,柔软的发丝在耳侧垂落遮住柔软的轮廓。她慢慢凑近衬衫,在布料上闻到了大俱利伽罗的味道,隐藏在浅浅的衣物柔软剂之下,贴近衬衫就像是贴近了大俱利伽罗。女孩用力深吸了一口气,彻底把脸埋进织物里,缓缓地闭上眼睛。与此同时她的手渐渐收紧,指尖用力在织物上留下了收拢的痕迹。

这时中岛缪缪才发现原来她这么渴望大俱利伽罗,想被他触碰、拥抱甚至亲吻,想要靠在他的怀里,呼吸间满是他衣服上浅淡的皂香。

可他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接触过了。





门忽然被打开了。

听见声音中岛缪缪抬起了头,恰巧看见门外的大俱利伽罗,男人抿着嘴唇,神情混合着疑惑忽然惊讶。红晕迅速浮上了中岛缪缪的脸颊,慌乱间衬衫被揉成了一团落在她的膝上,在她把衬衫扯开之前大俱利伽罗走到她面前弯腰压住了她的肩头。男人曲起一条腿压在沙发上,膝盖紧紧靠在中岛缪缪的大腿侧面,隔着薄薄的黑色丝袜把女孩困在了他和沙发之间。大俱利伽罗靠近了一点,中岛缪缪看见那双金色的漂亮眼睛渐渐放大,眼瞳里倒映出自己的样子。

危险至极的姿势。

中岛缪缪挣扎了一下,得到的回应是肩上更大的力气,简直是动弹不得。中岛缪缪忽然发现了她和大俱利伽罗之间的差距,她只是个高中女孩,压着她的男人却是个成年男人,平常总是她欺负大俱利伽罗,但是如果他认真起来,她没有任何胜算。女孩抿了抿嘴唇。

“你要干什么?”

“你怎么了?”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声音交缠在一起,就像他们的呼吸。

大俱利伽罗抿了抿嘴唇后率先开口,难得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在生气?”

中岛缪缪别开了头,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模糊的音节,脸上的红晕一直漫到了眼尾,在白皙的肌肤上燃烧像是烟霞。

“……对不起。”大俱利伽罗顿了一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生气。”

“你说我们像咖喱猪排饭!”

大俱利伽罗没有说话。中岛缪缪又哼了一声,勉强转过头去看她的恋人。很难说大俱利伽罗的表情是疑惑还是面无表情,他沉默了很久似乎在纠结措施,然后说:“我的意思是,你是猪排。”

中岛缪缪的拳头落到了男人的肩上:“……大俱利伽罗!你是要气死我!”

在女孩挣扎之前大俱利伽罗忽然一把抱住了中岛缪缪,用力得她觉得腰部都微微发痛。大俱利伽罗低下头靠近中岛缪缪的颈侧,碎发弄得她有点痒,他的吐息落在女孩细腻的肌肤上,如同低沉的声音。他说:“……很好吃。”

“对不起。我和光忠或者鹤丸不一样,我不会说好听话,不知道该怎么哄你开心。”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大俱利伽罗继续说,“我会这样说,只是因为猪排很好吃。我喜欢猪排,我也很喜欢你。有很多比喻我不会作,也猜不出来你喜欢什么,但我可以慢慢学,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一点点告诉我。”

中岛缪缪愣住了。在她的印象里大俱利伽罗一直沉默寡言,但现在他说了那么多话,他说的话其实很普通,谈不上什么触动,中岛缪缪曾经听过的每一句情话都比大俱利伽罗说的要华丽要动听。但是大俱利伽罗的语气那么认真,认真得好像一个不擅长组织语句的学生,努力地想把这个世界的美好还有他的爱全部都告诉她。

于是之前一个星期的冷战积攒起的怨气都烟消云散,中岛缪缪抬手轻轻地环抱过大俱利伽罗的后背。

“……笨蛋小俱利。”

——————FIN———————

@红罐旺仔牛奶 太太的生贺,一个晚上摸出来的粗糙作品,强行蹭旺仔太太的热度。其实旺仔太太点的梗是闻衬衫,结果只有这么一小段,简直令人窒息(…)咖喱真的很难把控,想苏又不能ooc,暂且就这样吧_(:з)∠)_

感谢各位婶婶的出场。

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