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tag目前是我个人的,演示一下什么叫圈地自萌。

※女体化三日月

※严重百合倾向

————————————
掀开竹帘率先看到的是在木质地板上铺开的长裙,裙摆上以金丝和银线绣着精致的暗纹,身穿长裙的女人端坐在榻榻米上,柔顺的长发顺着衣料的轻微起伏而蜿蜒委地,发梢在身侧柔软地盘曲。女人正握着一把精巧的桃木梳梳理长发,大袖下只探出一点白皙的指尖,偏偏指甲上涂着鲜艳的红色,梳理时偶尔露出一点又很快没入袖中,让人想握住那只纤细柔软的手,细细地摩挲过每个指甲。这个女人在平安京的时候被称为举世无双的美人,她也确实不辜负这个赞誉,就算我知道她身为狐妖却扮作三条家的贵女欺骗我,看着那张美丽过分的脸,我还是没法把指责的话说出来。

“呀,小姑娘来了。”三日月手中的梳子停了停,然后继续梳了下去,梳出的靛青色长发柔顺得像是一匹上好的丝绸。她的声音低回婉转,含着特有的微微低哑,“来,到我身边来。”

我走进偏殿,一步步走向坐在内侧的女人,就像我在平安京夜巡时一样,只是那个时候我穿着狩衣,四面的风声汇集带来弥漫的邪气,邪气笔直地指向一条戾桥;现在我身穿的是小袿,四下的气息纯净安和,但端坐在那里的是九尾的狐妖。我在她身边坐下,一把梳子就交到了我手里。

“麻烦小姑娘替我梳梳头发。”三日月说,“我自己梳有些不方便呢。”

我握着梳子:“我想回平安京。”

“只梳这边就好。”三日月抬手点了点左侧的长发,垂下的睫毛浓密如同一排密匝匝的影子,“轻一些,若是打结就麻烦了。”

“我想回平安京。”我握紧梳子,抬眼撞上她的视线,“我是平安京的阴阳师,我不能被困在这里。”

手腕上忽然传来一股拉力,我被拉着倒向三日月的方向,眼前的东西摇晃着旋转了方向,等我再度看清时已经仰面躺在了榻榻米上。三日月看起来纤细柔弱,她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轻松地就把我压在了身下。她的手撑在我的身侧,低头时长发垂落,有些扫在我脸上弄得我发痒,有些就在榻榻米上盘曲。

“小姑娘刚刚说什么?”三日月靠近了一点,“我年纪大了,听不清楚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的瞬间嘴唇上感觉到了压力。极近的距离下我看见三日月合上的眼睛,浓密的睫毛垂落像是蝴蝶收翼,她的鼻尖和我轻轻相碰。

一瞬间我忘了反抗,呆呆地任由三日月撬开齿列侵入我的口腔,口中泛起淡淡的甜香。三日月的胸脯饱满,隔着层层的华美衣物都看得见线条柔媚起伏如同春天的远山,她就这样压在我的胸口,从微微敞开的领口里透出缕缕的浅淡香气,恍惚像是大雪里埋藏着桦木和松枝。

脱离我的嘴唇后三日月再次撑起了身体,曲起指节磨蹭着我的脸颊,眼睛里盛着一汪月色。她说:“脸红了呢,小姑娘。”

手中的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抽走了,替代的是三日月的手。她的手纤细柔软肌肤细腻,手指卡进我的指缝和我紧紧扣住,俯身时颈部的线条曼妙如同长颈的水鸟。
第二个吻落了下来。

在我闭上眼睛之前,吻远远没有结束,我最后遥遥看见的是高天新月,落梅如雨。

评论(2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