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质问箱
质问箱大概凑够十条统一回复一次。只截取了明确提出问题的,还有一些是花式表白就合并在一起做一个回复。

谢谢喜欢,谢谢赞美。
承蒙厚爱,万分感谢。

说来说去我能回应表白的也不过这样四个短句,但是看到表白的瞬间,还是非常高兴,虽然赞美并不属于我。
我始终认为读者会向我表示好感,只是因为喜欢“三日月宗近”而已,诚然是我所塑造的其中一个形象,即我流三日月,但和我本人仍然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接受一切对他的赞美,毕竟赞美与我无关。同样,读者可以要求我塑造三日月的时候表现出温柔、宽和、大度之类的美德,并且我很乐意去这样写,但对这些美德的要求不应当投射到我身上。举个例子就是,读者可以随意地对我写的东西提什么意见,但我不保证我的回复会彬彬有礼恰如所写的三日月。
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恰巧我能写文,而我也不介意拿出来和人分享,读者所看的仅仅是文而已,和我这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看我写的文不代表我们的观点会一致,最终我们或者点头之交或者分道扬镳。
我写的东西其实也不过如此,无非是情情爱爱,构思试图模仿张爱玲,文风试图仿造江南,可惜前者早就成了枯骨,后者在作家富豪榜上遥遥不可及。直面真实的自我,除却蹭了刀剑乱舞及三日月的热度,虽然我学的糟,对我的赞美其实也不过是赞美这两位(包括其他很多不经意间影响过我的作者)而已。江南的深沉、宽广和浩瀚我学不来,于情爱而言,又有张爱玲在前写出了旧上海的繁华至极和浮华至极,我连故事尚且讲不清楚,还有什么可说。
平心而论我不算是脾气很好的人,很多时候我表现出的简直是冷漠以至于残忍。坦白地说我没有热切的心,这点投射到了我捏的审神者身上,他们没有一个是热情的,哪怕是川上旬那样颓废且丧的躯体里都是冷的。所以我的故事也是冷的,虽然结局尽力完善,但其实也只是一种微弱的慰藉而已。
但是能遇见喜欢这样故事的你,我很高兴。
一年将过,其实也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幸运的是今年认识了很多很好的太太,能够带着我玩真是很开心。希望明年也能一起玩。
希望所有看到这条的你能够顺遂平安。
想留#2017印象#之类的话请直接评论。
尤其是被我吓到过的小朋友(…)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