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瞎写写】魔王的新娘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

*西幻童话paro

*ooc

*第一人称注意

——————————

01

我是个魔王。我有蜥蜴的四肢和水蛇的脖子,脊椎上的骨刺突破了肌肤血淋淋地刺出,肩胛骨处生长着浓密的羽毛。我生来就是为了杀戮,手指弯曲并拢如刀,口中全是锋利的尖牙,取乐的方式是从乡村一直杀到城市,走过的路上铺满森然白骨,白骨下流淌着淋漓的鲜血。

……除了第一句,以上来自各个王国的记载都是假的,全都是记录者的不合理想象。

我确实是魔王,但我是魔王中特别普通的那一种,从头普通到脚,普通到我披着宽大的黑斗篷走进王都还有调皮的小孩子跳起来试图把我遮脸的兜帽掀下来。第十四次被扯之后我终于爆发了,一把掀开了兜帽,伸手抓住了扯我斗篷的孩子。

“哇……原来是个大姐姐。”在我伸出另一只手掐断他的脖子之前,被我抓住的孩子脸红了红,单手抓了抓头发,另一只手别别扭扭地把棉花糖递给我,“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大姐姐不要生气。”

“……那好吧。”我接过棉花糖舔了一口,入口的糖丝迅速融化成微黏的糖浆,满口都是香甜的味道,“我这个样子还会被认错吗?”

看在棉花糖的份上,这个国家还算有勉强存在下去的理由。

“嗯!”男孩用力点了点头,又挠了挠头发,“我还以为是哪个喜欢装魔法师的矮子……”

……我收回刚才的话,这个国家果然还是毁了比较好。
我咬着棉花糖,低头看比我还矮了一截的男孩:“你才是矮子。”

“对不起嘛,是女孩子的话这样的身高刚刚好啦。”男孩说,“对啦对啦,等下有烟花表演哦,姐姐要不要看?”

“……烟花?”

“对,烟花!”男孩抬手指向王宫的方向,“今天是陛下的生日,会放烟花庆祝……哇,开始了!”

我下意识地转身,抬头看见无数绚烂的烟花在天幕中炸开,照亮王宫露台上站着的身影。魔王的视力远胜于常人,我清晰地看见露台上的男人身披厚重的披风,靛青色的发上压着黄金打造的王冠,烟花从天上坠落时他身后都是闪亮的轨迹,而他的眼睛远比天幕绚烂瑰丽。

“那是你们的王吗?”我盯着那个挺拔修长的身影,低声问身后的孩子。

“是,那是我们的王!”男孩说,“我是没见过啦,但是据说长得很好看!”

“没错,确实长得很好看。那么……”我重新用兜帽遮住半张脸,吸了一口气,“你们的王我就带走了!”

下一刻我听见无数的吸气声和尖叫声,我向着王宫的方向飞去,不用低头都知道地上肯定慌乱成了一团。因为我展开了漆黑的膜翼,那对翅膀据说滑行的时候会反射出金属一样的锋利光泽,但我真正喜欢的是它能鼓起狂风托着我去到高天之上。耳边风声呼啸,无数的箭矢向我射来,箭的末尾拉出魔法的轨迹,铺天盖地飞来像是场滂沱的大雨。我紧紧盯着那个美貌至极的国王,流矢擦过身边就化作飞灰,与此同时我飞过的地方灯火全部熄灭。

姿容端丽的国王也注视着我,但他居然在微笑。

掠过国王身边时我一把抓在他肩上……然后因为太重摔下了露台。




02

我没有摔死。

在和国王一起坠落时我紧紧抓住国王的手臂,拼命扇动膜翼,鼓起的风带着我和国王飞向我的城堡,期间还不断地因为国王的重量重复下坠上升的过程。

这绝对是魔王界的耻辱,我没能像其他魔王一样拉风地随意带走公主,反而是拖着国王吭哧吭哧地飞。最后把国王丢到城堡地板上时我浑身脱力,膜翼没有魔力的支持迅速回收。

坐在地上的国王看起来还是那么从容那么美丽,他的头发因为长途的飞行有点凌乱,但王冠还乖乖地压在原来的地方,只有脸庞微微泛红。

为什么这个被掳来的国王比我还从容?

我一把掀开兜帽,一边喘气一边凶恶地问他:“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国王乖乖地回答。

我下意识地把我的名字告诉了他,说完才反应过来这个操作似乎有些不对。因为第一步似乎就错了,魔王需要做的只是掳来公主,杀死所有前来解救的人,魔王怎么会需要和公主互通姓名呢?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操作,最怕空气尴尬地凝固。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三日月,他说:“唔,小姑娘……”

“我不是小姑娘。”我说,“我一千七百岁了。”

“哎呀,小姑娘……”

“……我不是小姑娘!”

“好好好,不是。唔,抓我到这里,”在我的威吓下三日月屈服了,放弃了对称呼的纠结,转而稍稍歪头看我,脸上笑意盈盈,“是想让我做你的新娘吗?”

“……你对新娘的性别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03

我反复向三日月保证我不需要他做我的新娘,最后三日月看着我应了一声,可能是我眼花,我总觉得他好像还有点遗憾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三日月就这样住了下来,他毕竟是个国王,我把他安置在最大的那间客房。一个月之后,三日月又从客房被迫到了我的房间,因为我发现城堡外的那些树妖水妖会在房间的窗口徘徊。

“你害怕吗?”我拎着睡裙的裙摆跑过盘旋的楼梯,敲响三日月的门去问他。

三日月打开了门,睡袍领口松松垮垮,露出白皙的肌肤和笔直锋利的锁骨。他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看我,歪头时耳侧那缕头发晃晃悠悠。

“害怕就说啊,我又不嘲笑你。”我觉得他可能是害羞,于是直接把他带回了卧室,“好啦,我的卧室外面那些东西不敢过来的。”

“嗯嗯,小姑娘替我着想呢,我很高兴。”三日月俯身摸了摸我的被子,“可惜有些薄呢,我年纪大了,难免有些怕冷。”

我打了个响指,在魔法的作用下被子瞬间加厚了至少三倍。

“唔,这下够厚了。”三日月又摸了摸,“不过还不够软。”

我再打了个响指,被子涨大蓬松了一倍。

“嗯嗯,很软。”三日月继续摸,“如果能有些刺绣就好了。”

“……你是豌豆公主吗?”身为魔王我居然这么好脾气地考虑三日月的需求,我觉得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于是伸手抓着他的手臂把他塞进了被子里,“不许提要求了,提了我也不听。”

然后我也钻进了被子里,双手双脚缠住了三日月。

“为什么来问我害不害怕呢?”

“因为外面有水妖和树妖,那种东西有点恶心。”

“哎呀,小姑娘是在关心我吗,我很高兴。”

“你想多了,我可是魔王啊。别想着和魔王混熟然后再逃跑。我保证你回去的时候看见的是全国的尸体,”我舔了舔尖利的犬齿,“还是不完整的那种。”

“嗯嗯,那还真是可怕啊。”三日月的声音很平静,甚至还伸出手在我背上轻柔地拍了拍,“不过,小姑娘还记得怎么去那里么?”

“……”

“嗯?”

“……我当然记得。”我把被子扯上来一点盖住半张脸,咳了一声掩饰我的心虚,“不过你听话的话,我可以考虑暂时不破坏你的国家。”

“哈哈哈,甚好甚好。”

我闭上眼睛,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有人把我揽在怀里,拂面而来的是微苦的寒香。




04

虽然三日月是个国王,但他其实意外地好伺候,比我从其他魔王嘴里听说的公主都随和得多。三日月对茶和点心的要求高一些,但也无所谓,反正我热爱做这些东西。

我把泡好的茶放在他面前:“今天是乌龙茶,喜欢吗?”

“多谢多谢。”三日月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唔,茶味可以再浓一些呢。”

我在茶杯上点了点,施了个小小的魔法:“这样呢?”

三日月低头抿了第二口:“嗯嗯,很不错。”

我继续问:“那点心味道怎么样?”

“哎呀,小姑娘真是擅长这些事啊。”

“对吧,我的厨艺在魔王界可是很高的水准。”

我嘚瑟地收起盘子,哒哒哒地跑回厨房才反应过来,我一个魔王,为什么要给抓来的国王泡茶做点心?




05

关于为什么没有勇士来救三日月的问题,我和他讨论过,最后三日月笑盈盈地结束了话题:“可能因为他们把我忘了吧。”

“哦……等等,不对,停一下。你们……国王也能随便忘记掉吗?”

“嗯嗯,毕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三日月点点头,“我被忘记了,仅此而已。”

“哦……”

“有一天小姑娘也会忘记我的。”三日月忽然露出有点忧伤的神情,睫毛垂落时简直是柔弱,“想来还真是难过啊。”

“我不会忘记你的。”魔王做出这种承诺很奇怪,但是我又觉得我得安慰三日月一下,于是别别扭扭地补了一句,“毕竟我还没有毁了你的国家。”

然后我努力挺直腰背,看起来很从容,其实我心里慌得不行,生怕他又问我还记不记得去那个国家的路。
幸好三日月没有问,他看了我很久,忽然把我抱在了怀里。我感觉到他低头触碰我的发顶,温热的气息落在发间。

他说:“荣幸之至。”





06

我的书房很大,三面是紧紧贴着墙壁的桃花心木书柜,书柜上整齐排列着厚重的书籍,每一本的书脊和封面都用黄金或者秘银烫着书名。我坐在书房里找了张纸随便写写画画,放空的状态下就容易乱来,等我回神的时候纸面上写了个人名。

三日月。

我挠了挠头发,干脆继续写下去。

长得好看。脾气好。好伺候。

最关键的一点,还是个没有人来救的国王。

这样从各个方面看,三日月确实是个好人。

于是我决定和三日月混熟。虽然身为魔王和抓来的人混熟是耻辱的,但是偶尔也会有魔王有这种需求,书架上也有一本这方面的著作。我把书从书架上翻出来,书名就很简洁而直接,《如何与公主搞熟》。

作者是著名的不爱和人搞熟的黑龙大俱利伽罗。

……我不是很理解他的内心世界。

嫌弃归嫌弃,书还是要看的。我打开书。

「和公主互通姓名。」

……嗯,做到了,虽然我觉得这个操作不太对。划掉。

「为公主做饭。」

也做到了。划掉。

「赠送公主礼物。」

我做的那些点心勉强也算礼物。划掉。

……

「给公主一个拥抱。」

划掉。

「如果公主心情不好,可以带公主一起去旅行。」

……这条我好像没做过?

指尖在文字上打了个圈就做下了一个亮闪闪的记号,魔王都是随心所欲想做就做的,于是我把书丢在地上,拢着裙摆就去找三日月。

三日月正坐在庭院里摆放的石桌旁,捧着茶杯喝茶的动作优雅自然,午后的光透过外面蔓生的树枝藤蔓落到他身上,连睫毛都镀上薄薄的一层光泽。他哪里像是被我困在魔王的城堡之中呢?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城堡的主人,君王闲暇才坐在庭院里喝茶。他一直如此,他坐在哪里,哪里就是他的王座。

我小跑过去拉住他的手臂:“你似乎心情不太好,那么我们去旅行吧。”

“要旅行吗?哎呀,我很高兴。”三日月放下茶杯,双手搭在了膝上,“不过我心情还不错呢。”

“哦……那就算了吧。”我松开手指,“书上说心情好的话不用出去旅行。”

三日月握住我的手,掌心贴着我的手背,把我的手按回他手臂上,然后用那种含着笑意的声音说:“唔,突然心情不好了。”

“……”





07

不管三日月的心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还是带着他出去玩了,沿路烧死了一堆试图阻挠的树妖和水妖。马车是我变的,马车夫也是我变的,我和三日月坐在马车上晃晃悠悠。

我当然不会带三日月去人类的城镇玩,那种东西不可能让国王觉得有趣。

我打算让三日月去见见神经病龙。

到了目的地以后我拉着三日月的手臂跳了深渊,落地时脚下是大堆的黄金和宝石。龙是热爱收集奢侈品的种族,这头龙躺在宝石和黄金……旁边用棉花和丝绸堆成的窝上。我踢了踢龙的尾巴,龙根本没动。

“想要黄金还是宝石?”龙的声音低沉威严,“自己拿。”

“哇,这么大方。”我捡起一把蓝宝石塞在三日月怀里,“你们龙不是在黄金上睡觉吗?”

龙懒洋洋地晃了晃尾巴:“你躺下试试,看硌不硌。”

“……硌。”

“这不就行了。”龙摸出了一沓牌,“打牌吗?”

我接过牌,然后把牌丢在了他脸上。




08

旅行途中我看到了一个国家的王权更替,宫廷内的斗争流淌着无形的血。三日月没有多少动容,听说了故事以后轻轻叹息。

“旧王都是被新王砍下头的啊。”

“那你呢?”我问。

三日月是国王,他砍下了旧王的头,那个旧王是兄长还是弟弟,甚至……父亲?

我忽然觉得有点难过。

“哈哈哈,我们很和平啊,几位兄长都不想继承王位,就把王冠放在我的头上了。”

“……”

我现在把同情心收回去还来得及吗?



09

始终没有人来救三日月,他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国王,那么我只能和他分享我的城堡。

一直一直。




10

从前有个魔王。他有蜥蜴的四肢和水蛇的脖子,脊椎上的骨刺突破了肌肤血淋淋地刺出,肩胛骨处生长着浓密的羽毛。魔王生来就是为了杀戮,手指弯曲并拢如刀,口中全是锋利的尖牙,取乐的方式是从乡村一直杀到城市,走过的路上铺满森然白骨,白骨下流淌着淋漓的鲜血。

魔王漫无目的地旅行,随心所欲地破坏沿途的国家,或者在那里散布瘟疫和恐慌,他不和人谈判也不听人的意见,因为他想要的只有毁灭。人类建起的文明无论多么繁荣,对魔王来说都只是玩具。

路过一个国家时魔王难得地停下脚步,主动要求和国王谈判,指名要这个国家献上他所要求的玩具。于是公主被迫变成了那个玩具,侍女为公主梳顺长发,套上华丽的长裙,然后站在露台上等待魔王的降临。

公主等了很久,最后魔王终于来了,但他不是传言中的怪物,反而更像是穿着得体的男人,整个王宫里所有贵族都比不上他半分优雅。魔王背后的膜翼在鼓起的狂风中反射着金属的光泽,但他看起来那么美丽那么从容,微笑时像是高天月明。

“魔王啊,”公主抬头看着他,眼泪无声地流下,“你为什么要我呢?”

“因为我很中意你。”魔王微笑着回复,“想让你来做我的新娘。”

魔王告诉公主他的名字,赠送给她价值连城的礼物,带着她到处去旅行。他给了公主所有的东西,但公主从来不回应。

因为公主爱的不是魔王,她爱的是偷偷跑出王宫时遇见的男人,那时那个男人站在梅树前,月光落在他肩上恣肆流淌,梅花在枝头幽幽开放。风过时姿容端丽的男人看见了公主,他忽然向着女孩微笑,他眼中新月盈盈,而他身后落梅如雨。

曾经的公主从被推上露台的那一刻起就被她的国家放弃了,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握紧贴身佩戴的短刀。

在一个无风无月的夜里公主用短刀杀死了魔王,她和魔王长久地凝视,从此她就变成了魔王。

消失之前魔王伸手轻轻地抚摸公主的脸颊,他的动作那么温柔那么克制,眼睛里怀着两弯温柔的新月。

“再见啦,小姑娘。”

——————FIN——————

莫名其妙的西幻paro,再度暴露我是个沙雕写手的事实(…)大致感觉来源于深渊恶龙的说法,公主凝视魔王,她自己就变成了魔王。公主爱上的是魔王温柔宽容的那一面,她无法接受恶的另一面,故而持刀杀死了魔王,那一刻她在想什么,似乎没有人知道了。那些事情过去太久,连她自己都忘了。

脑残段子,看着开心一下就好,尝试了一下童话叙事的方式,但还是忍不住描写了(…)仍然有些累赘的感觉。

正剧写得好累,感觉写沙雕段子会上瘾(…)

感谢阅读。

评论(35)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