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瞎写写】猫饼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

*ooc

*现代paro已婚设定

*第一人称

———————————————

01

入冬后地暖打开了,我之前住单身公寓时当然是没有这种高级配置的,虽然开了地暖以后电费好像脱缰的野马,但是必须承认整个室内被加热的感觉真的会让人上瘾。地板被加热到恰到好处的温度,我在室内完全可以穿单薄的睡裙,脚底碰到地板也不会冷到想要砍腿。巧克力和奶油完全不像之前那样活泼地乱跑,反而长时间地趴在地板上,瘫成了两张毛茸茸的猫饼。

一开始我还会蹲下来戳戳两只猫的肚子逗它们,后来就明智地放弃了。因为巧克力尚且会给出点回应,意思意思用肉垫拍拍我的手臂;奶油就干脆配合地仰面一翻露出整个腹部,一副吸猫薄荷吸嗨之后任君采撷的样子。
我觉得很好奇,于是像它们一样试着躺在了地板上……然后就起不来了。

真的太舒服了。微微的热度透过木质的地板蒸出来,地板本身又非常光滑,让人忍不住想用裸露的肌肤磨蹭地板。两只布偶猫和我保持同步,在地板上偶尔翻身磨蹭着,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这就导致三日月回家以后看见我和两只布偶猫一起躺在地板上。

“唔,小姑娘是在取暖吗?”三日月的声音含着笑意,他应该是蹲下来了,指腹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摩挲了一下,“起来吧,不要躺得太久。”

“不起来。”

“哎呀,真是像猫一样呢。”三日月叹了口气,换了一种哄人的语气,“来,乖一些。”

“不听不听,”我闭上眼睛磨蹭了一下地板,“那我现在就是猫了。”

下一秒身体忽然悬空,我惊慌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三日月线条优美的颈部和下颌。他还规规矩矩地系着领带,耳侧那缕偏长的头发隐约擦过脸颊。

然后我被放在了沙发上,三日月俯身抵着我的额头,极近的距离里我清晰地看见瞳孔下缘的盈盈新月。

“你想干什么?”我往沙发里缩了缩,“虐待动物是不对的。”

“小姑娘觉得呢?”三日月微笑着曲起指节刮了刮我的鼻尖,凑近时压低了声音,“猫可要听话些啊。不然,还是让主人来惩罚一下。”





02

虽然巧克力和奶油乖得从来没有伸爪子挠过人,但指甲还是得剪的。我抱着奶油坐在沙发上,抓起它的一只前爪握在手里,指腹在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肉垫上轻轻压了一下,锋利的爪子就弹了出来。三日月坐在我身边,巧克力坐在他腿上,我修剪完奶油的爪子,转头就看见巧克力一直向着三日月抬起前爪,用肉垫挠着他的下颌,三日月也就哈哈笑着躲闪。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三日月握住了巧克力的爪子,看向我的方向时微微歪了歪头,眉眼间的意态简直有种天使般的纯真感。

“三条先生,严正警告,不许露出这种表情装嫩。”我捏了捏奶油的肉垫,握着弹出指甲的前爪挥了挥,“不然我就让奶油挠你了。”

“被猫挠就有些疼了呢。”三日月笑盈盈地说,“被小姑娘挠一挠,我倒是很乐意。”




03

休假以后我发现我的无聊是可以促使我做出一系列脑残行为的,比如穿着高中女生才会穿的制服跑去三日月所在的学校。我特地把结婚戒指摘下来,用链子串起来戴在脖子上,作为链缀恰好能藏进制服上衣的领子里。三日月从教室走出来的时候我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把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然后用甜腻腻的声音说:“吓着了吗?”

“吓着了,吓着了。”三日月配合地回复,但完全没有露出被吓到的神情,反而自然地摸了摸我的脑后,“这个打扮——唔,还真是小姑娘了呢。”

我只好从他的怀里出来,脱离怀抱时三日月自然地拉住了我的手,指尖温柔有力地扣进了我的指缝。我抬头去看他,他也正低头看我,漂亮过头的脸上笑意盈盈。

我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我本来想看三日月害羞,结果这人完全无所谓,一路上遇见学生或者同事都自然地打招呼。看起来三日月的人缘很好,偶尔会有人停下来和他交谈几句,看见我的时候就夸几句,多半夸的时候都把我当成了三日月的妹妹。三日月也不解释,听见夸奖的词就应下来,指尖在我手背上轻轻挠一挠,无端地让我觉得浑身发痒。

上了车以后我把手伸给三日月看,无名指上空空荡荡:“他们都觉得我是你妹妹诶。”

三日月看了一眼:“那也没办法了呢,哈哈哈。”

“做你妹妹是不行了啊。不过,如果我真的还只有高中那么小,”我咳了一声,故意用恶劣的用词,“我倒是很想和你玩援交什么的。”

三日月微笑着看我,忽然握住了我的手,低头吻在了我的无名指上,那个位置本来应该戴着一枚戒指,那枚戒指现在正紧紧贴在我的心口。他落下轻吻时垂着眼帘,嘴唇脱离指节时睁开眼睛,浓密的睫毛下流出一段暧昧月光。

他说:“求之不得。”





04

我还有更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撸猫的时候我忽然想逗三日月玩,就用手肘戳了戳他。三日月疑惑地转过头来看我,我握着巧克力的爪子挠了挠他的袖子。

我认真地看着他,吐出一个音节:“喵。”

三日月眨了眨眼睛。

我继续看着他:“喵喵。”

三日月又眨了眨眼睛。

我鼓了鼓腮帮子:“喵喵喵!”

三日月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我的发顶,然后握着奶油的爪子碰了碰我的袖子,声音里都有点无奈的味道:“……喵。”




05

虽然冬天是屯脂的时候,但是吃甜点和怕冷不出门导致我觉得身上都堆起了一层油脂,再坐在三日月膝上就有点不好意思。偏偏三日月特别喜欢我坐在他腿上,看电视的时候一直揽着我的腰腹,甚至偶尔会凑过来在我的肩颈处蹭一蹭。

于是我只好小声地提醒他:“……我好像胖了。”

“唔,我摸摸?”三日月的手隔着薄薄的睡裙在我腰上捏了几下,“我倒觉得小姑娘这样很不错,原来有些硌手呢。”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我一边说一边试图把三日月的手从我腰上扒下去,“我要去健身。”

三日月配合地松开手,几秒过后又把我压在了沙发上,低头用他的鼻尖蹭了蹭我的:“运动的话,在这里也可以。”

我试图理解了一下他的意思,解码成功以后心头涌起一股复杂的感觉。这个男人看起来光风霁月,说这种话倒是一点障碍也没有。

我故意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哇你为人师表的和我说这种话。”

“你是我的学生么?”

我咬了咬牙,干脆把面子丢了,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故意拉长声音:“三条老师——”

下一秒就有凶暴的吻落在了嘴唇上。





06

……然后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发现我喊“老师”的时候三日月兴奋起来了,在那次之后也没放过我,而且发展出了什么奇怪的爱好。

“衣纹缭乱缘何故*,”三日月凑在我耳边低低地念着和歌,声音低沉沙哑,“下一句,是什么呢?”

我真的不知道,知道也不想说。我被逼得只想狠狠挠他。

“你神经……”

我的话没说完就被撞了一下,撞得我呜咽着趴在了床上。





07

三日月有时候直得让人觉得很害怕。

我的身材我自己清楚,要说有多好绝对算不上,最多也只能被夸一句腿长。为了发扬一下这个唯一的优点,我故意穿着改短的短裙,裙下是拼接丝袜,确保裙摆下能隐约露出一点点肤色。我穿着这身衣服故意在三日月面前晃来晃去,晃到第十二次的时候三日月终于开口把我叫住了。

我止住脚步,装作天真地在他身边坐下:“怎么啦?”

“不,没什么。”三日月难得地表现出了近似犹豫的神态,“只是……小姑娘不冷么?”

“冷?”

“嗯嗯,担心你会冷呢。”三日月说,“下次穿的裙子还是长些为好,腿都露出来一些了。”

“……露的这是丝袜。不是我的腿。”我转换了策略,撩起一点点,“要摸摸看吗?”

“可以可以。”三日月果然伸手来摸了,指尖擦过肤色的部分,然后又乖乖地放回自己腿上,“哈哈哈,真是厉害呢,完全看不出来。”

“……”






08

虽然白天巧克力和奶油喜欢瘫在地板上做猫饼,晚上却喜欢跳到床上来,甚至会钻进被子里。有时候我早上醒来,摸摸身侧摸到的不是三日月,反而是毛茸茸的东西,然后迷迷糊糊地看到被子的边缘动了动,钻出一个或者两个毛茸茸的头来。

我觉得这样不好,因为我睡相很差,睡梦中无意识地压到三日月也就算了,压到两只布偶猫就太心疼了。每次看见那两个毛绒绒的头我都想狠下心来稍微惩罚一下,但是巧克力总是眨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迷糊着把头凑到我怀里磨蹭。

……然后我就很没有骨气地心软了。

对此三日月提出的解决方法很粗暴:“晚上锁门吧。”

“你忍心让巧克力和奶油在外面挠门吗?”

我看着三日月。他侧躺在床上,枕头因此陷下去一块,漂亮的眼睛里倒映出我。他的声音很平静:“忍心。”

我说:“……那我把你关出去,让你在外面挠门。”





09

自从上次看流行的言情小说被三日月当场抓到还朗读了以后我就放飞自我了,反正脸这种东西早就可以不要了。我已经可以做到无障碍地坐在三日月怀里看小说,看到什么奇怪的桥段还拉着他演一下。

“快!从了我!”我瞄了一眼,大概是霸道总裁抓住女主角把柄就强取豪夺的剧情。我想了一下应该怎么代入到三日月身上,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把柄可言,憋了半天只好说,“那我就免了你明天的洗碗。”

“哈哈哈,甚好甚好。”

“……你配合一点啊!稍微害怕一下,快点快点。”

“好。”三日月点点头,露出一种可以称为“完全不怕”的表情,“我很害怕。”





10

“我,弱小,可怜,又无助。”我抱着巧克力和奶油,分别捏着它们的一只前爪去抓住三日月的手臂,掐出委屈的声线,“先生先生,买猫吗?”

“买。”三日月点点头,伸手抚过我的脸颊,“顺便送我个人,如何?”

——————FIN——————

*衣纹缭乱缘何故,心绪斑驳只为卿。出自《百人一首》。

想写小甜饼,故而写了这个段子,随便写写的东西也就随便吃吃吧。算是之前的《猫病》的续篇,这次是两个人都有点猫饼。

感谢阅读。

评论(30)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