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乙女向】遇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

*ooc

*完全私设无考据

——————————————

裂口从被胁差刺穿的地方扩大,同时以刀尖为中心在溯行军的躯体上蔓延开细密的裂纹,尖利的骨刺和错位的骨骼上浮现出大量黑紫色的气息,气息里带着隐约的铁锈味道。审神者拔出了刺穿敌方的胁差,刀上沾染的血渍和溯行军一起雾化消失,再度露出清晰漂亮如同流水的刃文。把刀推回鞘后审神者才抬头环视她所在的地方,浅琥珀色的眼睛里倒映出四周葱郁的树木还有近似寺庙的建筑构造,眉眼间浮现出疑惑的神色。

因为时空乱流被冲散本来就够奇怪了,审神者循着灵力的气息行走,最终走到的竟然是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但深处又确实有着三日月宗近的气息,而且越接近就越明显,简直就像是探索地图的感觉。最奇怪的是这个地方居然一直没有人声,即使在庭院里和溯行军作战都没有任何影响,也就是说审神者在此就是孤身一人。好在目前审神者遇见的都是练度不高的短刀或者胁差,她暂且还能勉强应付,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体力的迅速消耗和身上的几道伤口。

三日月宗近的气息在更深处,审神者试探着调动灵力,从指间溢出的淡蓝色灵力汇聚后向着回廊深处飞去,但是一直没有付丧神的回应。审神者回头看了看隐约的黑紫色气息,咬牙忍痛跳上回廊,向更深处的方向跑。在她身后那些黑紫色的气息渐渐实体化,这次出现的溯行军已经拥有了近似人类的体态,手中握着长刀。

是打刀,审神者无论如何无法对付也无法逃脱的溯行军。

随着体力的消耗,审神者踩在回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重,她已经无法做到轻快地迅速踩过,一直被忽略的疼痛从脚底攀升,每踩一步都有刺痛的感觉。她低头看了一眼,看见自己裸露的腿上一道道的血痕,之前被骨刺刮伤又结痂的地方因为剧烈运动裂开,血珠从浅浅的伤口渗出滴落,落在白皙的肌肤上犹如纸上红豆。身后溯行军的气息逼得越来越近,说到底审神者不过是人类,依附于灵力才得以作战,如果没有灵力附加的话她腰上的胁差甚至都会在溯行军的骨刺上崩断。

那么和打刀作战会如何呢?

胁差会顺滑地刺入打刀的身体,但在彻底刺穿对方之前审神者的头会先掉在地上。

逼到足够近的距离时溯行军终于挥刀了,审神者清晰地听见刀切割空气的声音,但她没有躲避也没有试图拔出胁差抵挡。审神者做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她猛地推开了一间和室的门,借着推门的冲力在地上抱头滚过去躲开落下的打刀,与此同时喊出了名刀的名字:“三日月宗近!”

随即是刀刃相碰的清脆声音,伴随的脚步声简直是从容不迫,几秒后又安静下来,只有风灌入和室,室外的树木在风中窸窣作响。审神者颤着睫毛睁开眼睛,看见的身影修长笔直,即使身着繁复的狩衣都看得出体态优美,大袖在风中微微拂动。那个身影仿佛镶嵌在门前,门庭是一副做工精致的画框,庭院里晃动的树木、精巧的建筑和远山的轮廓都是背景,作画的人仔细取景耐心画下背景不过是为了衬托画中的那个人影,而那个被画下的人必定是绝世的美人。画的主角很快动了起来,刚刚一击杀死了溯行军的付丧神转过身缓缓收刀,刀一寸寸推入烫着金色月相的刀鞘之中,光落在他身上再顺着衣褶滑落,刀上如同新月的刃纹因为光线的变化时明时暗。

在审神者的视线里姿容端丽的付丧神慢悠悠地合上了和室的门,走到女孩面前坐下,坐下时姿态非常流畅优雅,白色的大袖在地上铺开如同流云,靛青色的长发蜿蜒委地。审神者看着那张漂亮过分的脸,张开嘴唇似乎要说什么,但在发出声音之前又缓缓合上。

“看样子小姑娘认识我呢。”三日月宗近看了女孩一会儿,得出了结论。审神者一惊,下意识要否认,但在她编造好谎言之前三日月宗近又说,“唔,虽然我不擅长察言观色,但也还看得出来,你的惊讶不是因为不认识我,而是因为别的什么。”

审神者保持沉默。她当然认识从天下五剑中最美的那一把中化身的付丧神,但她不确定眼前的三日月宗近能否以她一贯的态度对待。现在坐在她面前的付丧神身穿的是素白的狩衣,靛青色的发梢在织物上蜿蜒,袖间隐约带着线香燃烧出的味道。三日月宗近历经千年,人身的姿态随着时代变化有所变迁也不奇怪,正是这些不同之处让审神者有些微妙的恐慌。她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地说:“我认识的并非是现在的你。”

“我不太明白。”三日月宗近摇摇头,“这话很难懂呢。”

审神者又陷入了沉默,垂下眼帘错开视线。

“不方便说么?”片刻后三日月宗近率先开口,语气平和,“也无妨,人总是有些秘密不可言说,想来年轻的小姑娘更应如是。”

审神者抬眼就撞上了三日月宗近的视线,看见那双漂亮的眼睛。三日月宗近的眼睛总是安然半阖的状态,浓密的睫毛因而显得更明显,略微投下阴影反而让眼中的新月浮现出微微的光泽,伴随着眨眼的动作明明灭灭。审神者注视着三日月宗近,他的神情温和安定,从那双眼睛里居然看得出温柔的味道,像是鼓励又像是安抚。
将近六百年前的温柔月光落在了审神者眼中,一如她在本丸所见。

“我被称作'审神者'。”审神者说,“我的工作是指挥刀剑男士……呃,就是像你这样的付丧神,出阵和溯行军作战,以此维护历史。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和现在的你没有关系,也不会认识我。”

“原来如此。”三日月宗近点点头,“听起来很辛苦呢。”

“……你接受了?”三日月宗近答得很快,审神者倒有点不自然。

“嗯,这有什么难以接受的吗?”三日月宗近说,“虽然我是个爷爷了,但对这些新鲜事可不排斥啊,哈哈哈。”

审神者也笑了一下,很快又因为腿上的刺痛皱起眉。精神放松以后痛感就占了上方,别的伤处再次结起了薄薄的血痂,翻滚时小腿上撕开的那道却一直在渗出少量的血,伤口边缘的皮肤和肌肉微微翻开,泛白的表层皮肤沾染血渍显得格外瘆人。审神者干脆地解下领带绕着伤口缠了几圈,扯下发绳继续缠绕试图固定,失去束缚的长发滑到了背上,发梢带着微微的卷。

“这份工作很危险呢。”三日月宗近看着审神者,忽然说。

“嗯?”审神者用发绳打了个结,“啊,还好……以前不会这样,这次有些奇怪。本来我的胁差应该没有拔出的机会。”

“唔,小姑娘想过去做别的事么?”

审神者把结扯紧,因为一瞬间的压力皱了皱眉。她的手在发绳打的结上停留了一下,指尖颤了颤,转而去扯平领带布料的边缘,眼睛里倒映出那块被裹住的地方:“我不知道该去做什么。别的其实我都不会。”

“我倒是想过呢。我想到外面去。”

“想做的事就去做吧。”

“我出不去。”三日月宗近轻轻地说,“我只能在这间和室里。”

审神者诧异地抬头去看三日月宗近。付丧神没有看她,他的视线投向被关上的移门,垂下的长发柔顺地遮住了一小半面容,露出的侧脸轮廓明晰美好。审神者知道三日月宗近看的不是门,他是隔着门在看外面的东西,在外面风起簌簌,摇曳的树木间露出精巧的建筑,看得见高山流水,日升月落。审神者忽然想到过去的时间里三日月宗近是不是也这样安静地坐着,他的神情像现在一样那么温柔那么平和,却无端地让人觉得有点寂寞。

“信口说说罢了,小姑娘不必在意。”三日月宗近收回视线,抬起大袖遮了遮脸,语调恢复了往常的轻松自然,“外面有间茶室不错,去看看也无妨。”

“为什么出不去?”审神者问。

“不是什么重要的原因,不必……”

“为什么?”审神者又问了一遍。

三日月宗近看着审神者,轻声叹息:“刀放在这里啊。我不过是一把刀而已,随人使用,倘若没人移动,怎么会出得去。”他向着审神者伸出手,那只手裹在手甲里显得手指修长骨节匀称,边缘隐约看得见灵力组成的光点,那些光点不断渗出,让那只手显得有些虚幻。

他没有实体。审神者或者时间溯行军都能看见他,但是真正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是看不见的。所有人都只把三日月宗近当做一把名刀,没有谁会去关心由此化身的付丧神在想什么,也许他会寂寞,也许他会难过,但他连最起码的移动的能力都没有。

——那么把刀带出去吧。

审神者站了起来,站立时着力的腿又是一阵阵的刺痛。她走向和室内侧的刀架,刀架上摆放着弯度曼妙得令人惊讶的太刀,刀鞘上烫金的月相清晰可辨。审神者的力气不足以使用太刀,在手合场她开玩笑地试过,但她可以抱着这把太刀出去,只要在被发现之前放回来……审神者向着太刀伸出手,在触碰之前又像是被烫到一样缩了回来,手指缓缓收拢,指尖紧紧地扣住掌心。

她一步步地后退,最终退回原位坐下来,垂下眼帘看着面前小小的一块地面:“抱歉。我不能把刀带出去,我不敢冒这个险。”

“哈哈哈,无妨无妨。这世上敢冒险的人本就是少数,何况还是败者居多。”三日月宗近伸手轻柔地摸了摸审神者的发顶,微笑着说,“小姑娘肯听我说话,我很高兴。”







移门被滑开了。光和风灌进来的时候审神者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见身穿深蓝色狩衣的付丧神向自己走来,流苏和大袖都在风中拂动。之前伸手抚摸她头发的付丧神在那一瞬间消失了,她转头时只看见残存的光点,绕了个圈就融化在了空气里。审神者沉默地坐在地上,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怎么了?”三日月宗近在审神者面前屈膝半蹲,指腹擦去她脸上沾到的灰尘和血渍,眼睛里新月盈盈,“遇见什么了?”

“……没有。”审神者摇了摇头,“这里是哪里?外面怎么样了?”

“这里现在还不能叫做高台寺,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啊。这次溯行军引起的变动有些大,故而看不见居住的人,现下已经处理完了,时空恢复以后出去就要当心了。”三日月宗近看了看审神者裸露的腿上随便绑着止血的领带,扶着女孩支撑她站起来,“哎呀,伤着了呢。快回去吧,早些处理,留疤就不好了。”

审神者依靠着三日月宗近的支撑往外走,在付丧神推开门时忽然喊了他的名字:“三日月。”

“怎么了?”

“你在这里住过吧?”

三日月宗近低头看向审神者,女孩身上大半的重量都在他身上,她没有抬头去看付丧神,反而垂着眼帘,额发软软地垂下。三日月宗近忽然笑起来,轻轻地说:“刀就在那里啊。”

审神者紧紧抱住了三日月宗近,额头贴在他肩上,缓缓合上了眼睛。付丧神抬手摸了摸女孩的发顶,力度温柔得恰到好处,风过时双方的头发都在风中拂动,如果都是长发的话会交缠在一起。这个拥抱很短暂,审神者很快松开了手,最终没有把话问出口。

——寂寞与否。

——————FIN——————

写了半天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概是有关时间和寂寞。

一直有对长发的妄想,就试着写了一下。被唤醒的三日月只和审神者的灵力有关,近似被提前唤醒的感觉,所以当2205年的三日月出现后就消失了,记忆也不会留存。对双方来说就是一场擦肩而过的偶遇吧_(:з)∠)_

没有任何考据。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