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昨天看到了爸爸画的奥运会paro,恰巧是花滑,忍不住就脑补了一下,肯定是不会写的,就算写也是断篇的感觉(…)
不熟花滑运动,就是瞎想想。

大概是冰上的尤里那种剧情走向,已经退役的花滑前辈三日月X后辈朝凉。朝凉在花滑上还算有天赋,身体纤细面容秀丽也是加分点,练习也很努力,但是一直表现得只能算中上水平,看得过去能让人夸奖几句,但也不是什么很优秀的运动员。得奖状况也很一般。她对自己的规划就是过两年就退役,打算去做别的事情。
赛季中间的休息期的时候她回到了家乡,闲着没事去滑冰场做练习免得生疏,这个时候遇见了三日月。
因为时间还早,滑冰场里根本没有人,但是三日月也没有下去滑,只是坐在边上看着冰面。朝凉就下去滑了几圈,做没有音乐的练习,结束休息的时候三日月轻轻鼓掌,然后夸奖她滑得很好。朝凉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过去了,就这样开始交谈。
三日月在世界赛上都得过一些重要的奖项,但是人很好,没什么架子,就算指点也不是居高临下的态度,简直就像是邻家的兄长。聊着聊着朝凉提出请三日月教她,三日月答应了,但是只是做一点指导,相当于朋友之间的感觉。
后面的剧情很传统,无非是朝凉在三日月的指导下练习,慢慢地找到了感觉,意识到不应该过早地去规划未来,把握现在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她要做的事情就是花滑,既然做了就做到最好。
练习期间三日月偶尔会亲自完成花滑动作作为指导,虽然已经退役了,他的动作还是完成得标准漂亮,那种优雅自然的意态几乎是无法被模仿的。朝凉觉得好奇,就问他为什么退役,明明退役之前参赛的时候仍然表现得非常好。
三日月在冰场旁边坐下来,沉默了很久以后说:“我不年轻了。”
朝凉才想起来三日月的年龄对于人来说只是青年,对于花滑运动员来说已经是迟暮。
三日月之后说了些别的事情,关于他怎么会走上花滑的道路,练习比赛时候的趣事,还有最后一次比赛。他最后一次比赛和第一次比赛选择的曲目动作是一样的,以什么姿态走上花滑赛场就以什么姿态退场。最后一次比赛他仍然取得了奖项,代价是身体上留下了伤,他可以做短期的表演,但是没有办法支持他完成准备比赛的大量练习。
之后新的赛季开始了,朝凉一步步地从国赛到世界赛,三日月一直都陪在身边,始终保持着。在世界赛决赛的时候朝凉复刻了三日月以前得过奖项的动作和曲子,只在一些地方做了修改,使动作更适合展现女性表演的美。
滑的时候朝凉很放松,她想的都是和三日月有关的事情,那些动作练习了很多遍就很自然,最复杂的动作也在脑内被分解了无数次,连身体都记住了该怎么做。她听着音乐在冰上滑,像是飞鸟又像是一弯月光。
周围的观众情绪都很激动,只有三日月沉默地看着冰上的女孩,看了很久忽然微笑起来。
他知道这是赠给他的礼物,慢慢想到当年他第一次走到世界赛的冰上时是何种感觉。
最后朝凉拿到了第一个世界赛的奖项,休息期间和三日月一起回到了家乡,回到他们认识的地方。三日月以为朝凉是要练习,但是她拿出了准备好的冰刀,邀请三日月一起。
然后两个人拉着手在冰上慢慢地滑,没有技巧也没有复杂的动作,就像是初学滑冰的普通人一样。此刻的冰上没有观众也没有裁判,只有你与我。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