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罗曼咕哒】【乙女向】Happy Birth Day

不行我忍不住了。就算这个人注定要咕咕咕,我也想转。

铭汐:

标题是歌名所以birthday拆开写了,至于为什么歌名里要拆开写不如去问问神奇的陈信宏(stop)

死亡冲刺的产物()实在是立项书迫在眉睫我先溜了,后续等我考完专四吧我的朋友啊(棒读)

还没能写到立夏恢复成元气少女的阶段……真的会成为元气少女的毕竟生活这么傻白甜!

那么,我最亲爱的存存,我最棒的读者,我自卑过分的小偶像,生日快乐。@寂寒 

-

十三岁的初夏,藤丸立夏第一次见到了时年二十六岁的罗马尼·阿其曼——早熟的女孩儿眼中的“可疑男人”。

过于频繁的笑容让她想起类似于“轻浮”一类的、书上读来的算不得褒义的词汇。她抱着方才好容易从树洞里掏出来的小皮球,将自己藏在正渐繁茂的树影之中,警觉地看着有些局促的青年。

“将会被这个人领养。”

院长出现在面前时她才终于能够相信这句话。和蔼的妇人神情安详,俯身下来拍了拍她的脑袋。分明风都是暖和的,她的鬓发上却已落了雪。

“……是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妇人宽慰着不安情绪外露、紧张地捏紧了手中小皮球的她。她的唇微微颤抖,似乎想说些什么——比如拒绝的话,但妇人的安慰声音一点一点将思绪充斥,而升高的温度或许也使她有些晕晕乎乎了。

终于她越过妇人的肩头看向那一张对于男性而言似乎太过白皙的脸。对上了那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眸。

他仿佛是鼓足了勇气在看着她、鼓足了勇气才能直视着她。似乎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想要说出道歉的话——曾经欺负过她的男生在离开孤儿院前跑来和她道别时露出过同样的表情。她于是将唇抿起了,将视线收回,转而安置在手中因为使用时间太长已然褪色的浅黄色的球上。

记不清妇人还说了些什么,记不清什么时候起她不再言语。

只是在风声与虫鸣声中,在两道视线中,极轻、极缓地,点头了。

-

在踏出院子大门的一刻,才真切地认识到了当下的情形。再不属于这个大院——这件事的真实性。

青年帮她提着装有她为数不多的几件衣裳的、汰洗旧了的布袋,还有从前来到这儿的哥哥姐姐们赠与她的一两个不大精致的玩偶。至于那个浅黄色的球——已经不在她手中了。

离开房间的时候,将皮球放在了舍友床边的桌上。

大抵可以当作祝福吧。虽然自己害怕去到那样的陌生环境,但是包括那个活泼女孩在内的大多数人,还是渴望能够早些遇到领养者的。

既然、既然这份“运气”是不巧落到了自己头上,便用那时自己拿着的皮球来传递这好运吧——

-

紧跟在青年身后离开了车厢,站稳在地面上将将为她拉好车门的人有些惊讶地看着麻利钻出车门的她。似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待她在路牙边站定后用不轻不重地力道关上了门。

他转过身指了指绿化带的后方,篱笆和花园的后方两层高的房屋,仿佛怕惊吓到她,轻声说:“以后那就是你的家了哦。”

钥匙转到一半,门突然被从里侧打开。真实受到惊吓的青年下意识退后两步,僵硬了一会儿才对黑色长卷发的女性出声抱怨:“……可以稍微控制一下情绪吗——莱昂纳多?”

“没有办法——因为小立夏实在是太可爱了?比想象中还要可爱十倍?!”

自打开门后便迅速冲到女孩身前并蹲下的黑发女性对于罗马尼·阿其曼连一个眼神都吝于给予,满面笑容牵住了藤丸立夏的小手,“别和罗马尼学噢,‘莱昂纳多’念起来未免太生硬了——初次见面,我是莱昂纳多·达·芬奇,喊我达·芬奇亲就好咯。”

“……哎?”女孩儿眨了眨眼,对于这突来的热情有些不知所措。

但达·芬奇亲并不强求她立时做出回应似的,而是终于转头看向罗马尼,笑眯眯的样子不知为何看着有些不怀好意的意思。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噢罗马尼——梅林也在哦。”

-

穿着宽松T恤坐在电视荧屏前大理石地板上的青年回过身来,带着超灿烂的、宛如透过落地窗投射进室内的阳光的笑容向藤丸立夏挥了挥手、和手里的——

“那个叫……嗯,游戏手柄哦。”达·芬奇亲准确地解答了她不曾说出口的困惑,“使用那个就可以在电视电脑上玩游戏了。”

“……喂第一天就让小孩子认识游戏手柄真的好吗?!”

……但总之是认识了。

-

“……是同事。”

藤丸立夏坐在柔软到失去实感的沙发上,乖巧地将手放在膝盖上,茫然而紧张地看着面前地上坐着的三个年轻人。

罗马尼正在试图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他与莱昂纳多·达·芬奇并非夫妻关系这件事情。

“……所以正常来讲,我是独居的。”他似乎也觉得有些尴尬。“但你毕竟是女孩子……至少你成年前莱昂纳多会经常出现在这里。但她工作比我要忙得多、也重要得多,所以手续由我来办理了,监护人的身份和责任也属于我。”

“嗯是的呢而且罗马尼毕竟是个本质宅男为了你的身心安全我们也必须要监督他呢——”

并不太能理解关键的词汇,藤丸立夏讶异地看着拥有夸张白色长发的男人被罗马尼捂住了嘴。

“怎……怎么说也是刚见面,表现得这么……这么粗暴可不好啊罗马尼……!”

达·芬奇亲仿佛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只将剥好的橘子塞到了女孩子手里。

“好啦好啦,反正回去后我会向阿尔托莉雅如实汇报今天的情况的,罗马尼你也可以安心了吧。”

-

被问及“对什么感兴趣”的时候,迟疑地看向了书房。

刚才洗漱的时候路过了那里,门虚掩着因而得以从门缝中一窥其中景象。

比自己从前的卧室还要大上两三倍,拥有巨大的书架的,太过华丽的书房——那样的地方……自己真的可以进去吗?

达·芬奇与梅林都已经离开了,落地窗前的帘子也都拉上了,客厅里开着的灯是黯淡的黄色。罗马尼坐在沙发上,白色的衣服染上了暖色的光,腿上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

荧屏里浅淡的光亮投在他身前,随着他将笔记本合上渐消失了。他顺着女孩子的视线看向书房所在的走廊,愣了一下,而后微笑起来。

“那看来以后都不用一个人孤单地工作啦。”

-

意料之外的是,罗马尼·阿其曼这个人,竟然完全不会做饭。

立夏皱着眉看着精致的瓷盘里可疑的圆形食物,“请问,这个是……鸡蛋吗?”

青年尴尬地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很不好意思,看来莱昂纳多也有失败的时候……特训失败了呢。”

他认错一般低下了头,“……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果然这种东西不能吃吧,我还是、还是出门买早餐好了。”

立夏沉默了。

“……那么请问,”她抬起头,对上青年的视线,小声地、小心翼翼地问道,“厨房在哪里呢?”

-

罗曼绝赞休假中:

我看见了天使,我这辈子都不需要再点外卖了TUT

赞(34) 评论(7)

万能之人:什么,你居然学会了吗?我本以为我会迎来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败呢~

CM约吗小姐婕们QVQ:看前半句的意思怕不是被包养了还包饭1551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展开显示更多评论

-

见到名为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的女性是一周后的事情,她和名为梅林的青年一同出现在了家里。

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的女性在礼节方面周全到令人发指,但是她身上总有一些微妙的不协调感。

“应当时常锻炼身体。”

当立夏与她一同站在院子里,看着她举起花洒宛如举起武器时,立夏终于找到了违和感的来源——

明明身材比起达·芬奇亲都更为娇小,但是阿尔托莉雅小姐……似乎随时能将罗马尼·阿其曼撂倒在地呢。

-

TBC(咕咕咕)

评论(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