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此世寻常】夜话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

*ooc/私设

————————————

审神者翻了第八次身,仰面平躺在柔软厚实的床褥上,注视着天花板上的某个点,月光从窗外流入室内,像是一条渐渐漫开的河流,到她身上时变得极其柔软又极其浅淡,却在她的眼睛里镀上了一层薄膜一般的月色。看年纪她还在长身体的时候,精力旺盛但也需要足够的睡眠,白天和付丧神甚至庭院里误入的野猫一起玩得像个疯丫头,到了晚上沾枕头就能睡着,但她现在意外地睡不着,不仅没有困倦的感觉,甚至觉得很精神。

审神者犹豫了几秒,向着另一侧翻了个身,手肘着地撑起身体,试探着戳了戳身边付丧神的肩膀。

没有回应。三日月宗近睡得很安稳,呼吸平稳均匀,胸口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浴衣宽松的襟口也微微起伏,透过缝隙隐约看得见清晰流畅的肌肉线条。他闭着眼睛,神情平和,睫毛在月光下简直是根根分明,嘴角又隐约有些阴影,看起来仿佛含笑,有种异样安详的美感,像是在水晶制成的棺中沉睡千年,见到他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上前,生怕惊扰了千年以前的美丽。

他确实应该睡得这么安稳,审神者是个不省心的孩子,本丸也是个不省心的本丸,审神者更像是一个象征,证明这个本丸是有主人的。前任的审神者杀伐决断威严森寒,最常做的事情反而是站在高处俯瞰本丸,漆黑的长发在风中吹起又垂落;现任的审神者却还是个孩子,不自觉地会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大部分的事务就推给了近侍。三日月宗近从未抱怨过,提笔在公文上批注的字体流畅优雅,偶尔抬头看向窗外时笑意盈盈,眼睛里倒映出碧空如洗,但就算是付丧神也没有那么好的体力能在如此重压下时刻保持精力旺盛。

但是以审神者的年纪,她还不懂得体谅,就像她不知道如何从三日月宗近的微笑里解读出真正的意思,所以她手腕用力,推了推付丧神。

三日月宗近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模糊的声音,他朝着审神者的方向侧身,试探着伸手摸到了女孩的肩头,浴衣的大袖落在她身上像是翼护。付丧神的睫毛轻轻颤动,一瞬间露出一线微微的蓝色,下一秒又被垂落的睫毛遮住,他在审神者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唔……睡吧。”

“……我睡不着。”审神者低低地说。

三日月宗近没有听清,他按照固定的节奏在审神者的背上轻拍,呼吸渐渐平稳。

“我睡不着。”审神者又说了一句。这次在她背上轻拍的节奏明显变慢了,显然三日月宗近在渐渐入睡,或者说他刚才就没有完全从睡梦中脱离,只是下意识地哄着身边的女孩。审神者动了动,抬手攀上付丧神的肩膀,把脸凑近他敞开的领口,鼻尖抵在肌肤上时闻到了淡淡的香气,微寒微苦,恍惚是大雪中的梅花。

审神者忽然张嘴咬了一口,尖利的犬齿在付丧神的锁骨上留下浅浅的两个点。

“唔……”三日月宗近皱了皱眉,小孩子不知轻重,一口咬下去痛得他的睡意消散了大半,他睁开眼睛,眼瞳里的新月泛着微光,“怎么了?”

审神者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眨动时倒又有些乖巧的味道:“我睡不着。”

“哎呀,这可真是……”三日月宗近轻声叹息,气息吐出去又变成了微微的笑意,他抬手摸了摸自己锁骨上的牙印,再伸手在审神者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语调温和,“睡不着就咬人啊……听起来像只小野猫呢,哈哈哈。”

“我就是睡不着。”审神者鼓起脸颊。

“哈哈哈,生气了吗。”三日月宗近在审神者鼓起的脸颊上轻轻戳了戳,女孩的肌肤细腻,脸颊上是孩子特有的柔软滑腻。他用指腹摩挲,拉开了和审神者之间的距离,微微低头,“唔,那么小姑娘现在想做点什么?”

审神者皱了皱眉,诚实地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就快些睡吧。”三日月宗近又叹了口气,在审神者背后轻轻拍了拍,再开口时忽然又有些戏谑的味道,“唔,小孩子不睡觉会长不高的。”

“……我不是小孩子了!”审神者忽然坐起来,向着三日月宗近展开双臂,她背着光,月光清晰地勾勒出她的身形,从线条漂亮的颈部一直到渐渐收紧的腰,她在渐渐发生细微的变化,让她从纯粹的孩子去倾向更成熟的方向。她已经可以撑起那身浴衣了,肩膀和布料恰巧合衬,指尖从大袖中探出,不再是偷穿大人衣服一般的空空荡荡,连胸口都有了略微的起伏。她向她的爱刀、她依恋的付丧神展示自己,简直有种自豪的感觉,但是那张脸上仍然是稚嫩的,眉眼间的稚气清晰可辨,脸颊圆润,就让那种自豪的神情显得有些好笑。

审神者仍然是个孩子,幼稚、天真,不知世事。

“好好好,小姑娘也长大啦。”三日月宗近配合地点点头,信手拍了拍身边,“睡吧。”

审神者乖乖地收手,躺到了付丧神的身边,把被子拉到胸口。折腾了这么久她也有点累了,或者说之前压抑的睡意终于找着了机会反扑,她凑近三日月宗近,把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隔着浴衣布料感觉到了微微的暖意,微微跳动的感觉让她觉得安心。她轻轻地说:“所以我说喜欢你,也不是骗你的。”

“我知道。”三日月宗近微笑着拍了拍审神者的后背,低头在她柔软的发顶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于是审神者安然地合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稳,三日月宗近放开她时她也没有醒过来,甚至睫毛都没有一丝颤动。三日月宗近撑起身体,注视着身旁睡着的女孩。审神者绝不是个乖巧的孩子,但她睡着的时候又显得很安稳,肌肤白皙嘴唇红润,像是故事书插画里那样的孩子,在祝福的环绕里安睡,等着第二天被唤醒。她的手上戴着青金石的手链,那是三日月宗近送给她的礼物,戴上手链后这个孩子的回应是抱住付丧神,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神情是孩子才会有的欢喜。那时三日月宗近就知道这个孩子远远没有长大,她还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

“快些长大吧。”三日月宗近看着女孩时神情温柔,垂落的睫毛上镀着薄薄的月光,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含着万千风华,像是下一刻就要化作眼泪落下来。看着看着他忽然笑起来,低头在审神者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他的声音轻柔,含着微微的笑意,“等到那个时候,你就不会喜欢我了,小姑娘。”

——————FIN——————

短打,本来应该是儿童节发的,拖到今天。也不知道还能写多久,我的心不在这里了,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这篇的审神者确实还是个孩子,我的设想是12ー14岁的这个区间,现在这个孩子还不知轻重而娇纵,因为受人宠爱,但是等她长大的时候,她会比前任的审神者更加森严更加寒冷,和她对视都像是一场隆冬的大雪。那时三日月披着披风去往本丸最高的地方,审神者回过头时眉目生寒,三日月忽然觉得遗憾。

不过写不到那里了(…)

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