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不打tag。说白了也没什么乙女成分,其实我更擅长写这种而非谈恋爱。一个有点奇幻风的脑洞。
——————————————
在魔法的催化下冰面迅速融化,高温以女孩为中心,融化成的水也以女孩为中心向四面流去,流出高温的区域后又渐渐冻结,从高处俯瞰会发现新凝结的冰层因为各处温度不同而厚薄不一,仿佛一朵巨大的重瓣花朵。女孩沉默地低头注视着冰面,高温导致的灼热空气吹起她耳侧的头发,那双眼睛里流淌着同样炽热的金色。冰层融化的速度渐渐放慢,因为女孩没有足够的魔力继续以刚才那种速度放出,除此以外,她已经隐约看见了冰层下的深蓝色,说明那里可能以冰为棺埋藏着什么东西。
等到残余的冰层足够薄时女孩收了手,冰下的东西隔着透明的冰已经清晰可见,是一具人类的尸体,裹着厚重的蓝色披风,这个地方真是太冷了,冷到披风上作为装饰的白色绒毛都没有丝毫腐坏,在冰下纤毫毕现。女孩自下而上扫视,忽然愣住了。

因为冰已经再度开始凝固,她看不清冰下那具尸体的面容,但她确信那就是她梦里的人,也是诸多学习过魔法的人想要寻找的东西。女孩缓慢地吐息以调整呼吸,简直不敢相信。在梦里这位传奇的君王站在有着层层台阶的高台之上,月光从他背后的窗进入室内流淌一地,蜿蜒着流出窗棂的阴影,君王拢着以白色毛领作为装饰的厚重披风,转头时女孩看见他的脸像是冰雪一般,眼睛里藏着锋利的新月。但现在她和王的尸体只隔了薄薄的一层冰面,那么多人想要找到的冰海王骨对她而言唾手可得。

“继续吧。”三日月抬手摸了摸女孩柔软的发顶,掌心在她头上停留片刻,像是父兄安慰畏缩的小女孩一样,他的声音低柔,“你想要的东西就在那里。”

女孩沉默了几秒,忽然蹲下来,把手掌贴在了冰面上。冰因为掌心的温度微微融化又迅速冻结,痛得她皱了皱眉,但很快那里的冰又开始融化了,因为魔力再度输出,这次女孩必须极度小心,控制冰面一点点融化,否则那种温度可能瞬间摧毁冰下的尸体。她紧紧盯着掌下的冰面,终于冰层变得越来越薄,她和王骨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冰面变得极其脆而薄,她站着的地方冰层仍然厚到足够支撑她的体重,但她掌下已经薄到轻轻一敲就能裂开。尸体周围流出均匀的距离,冰面呈现出平整的长方形,平面比周围的冰层略低一些,看起来倒真像是打开了一具棺材。

女孩站起来,缓缓转了一圈,在厚薄不一的冰层下隐约看见纠缠在一起的尸体,无一例外地上半身像人,下半身则是修长的鱼尾。和王骨的安详不同,这些尸体呈现出极其可怖的状态,伸长的手臂上近似鳍的组织立起,手臂末端伸出长而锋利的爪子,大部分尸体的面容看不清楚,在记载中这些东西的脸都姣美如同少女,但女孩只在其中几具尸体的脸上看见极度惊恐的表情,嘴裂一直打开到耳根,可见死前他们承受了怎样的恐惧和痛苦。女孩转回了原来的面向,低头看向冰下裹着披风的尸体时忽然叹息,不由得感慨这位君王何等豪情,以冰海为棺椁,以城池为陪葬,背叛他的臣民则承受极大的痛苦和他一同埋葬在冰下,无论生前还是死后都在他的统治和威压下苦苦挣扎。

“那就,开始了。”女孩缓缓吐出一口气,从腿侧拔出了短刀。面对这样薄的冰她不敢再用加热的方法,也不敢伸手敲碎,选择的方法是用刀沿着边缘切开,然后把一整块冰取下来。她握紧了刀,下一秒魔力构成的风把她掀翻在了地上,刀落地滑出去很远。女孩转头去看,她集中精力就能看见自己的手臂周围钉着魔力化作的刀,刀锋紧紧贴着她的皮肤,动一动就会把整只手切下来。

她诧异地转过头,看见三日月蹲在了冰面上,看向她时竖起食指在嘴唇上贴了贴。女孩第一次从三日月脸上看到那种表情,肃穆、冰冷,眉眼间又无端地流露出近似悲悯的哀伤。女孩不再动了,沉默地看着三日月。三日月转过头注视冰面,耳侧略长的头发因为微微低头的动作垂落,侧脸的轮廓在冰面反射的光下清晰漂亮。他伸手按在冰面上一寸寸移动,像是隔着冰抚摸其中的那具尸体,然后忽然敲碎了冰面,冰在那一击的力度下裂开了,包括尸体周围的那些。三日月从碎裂的冰里捞出了那具尸体,那一瞬间女孩看见了尸体靛青色的长发、端丽的面容,脸上的神情和此刻的三日月如出一辙。

原来那些荒诞的梦境里她所见的君王确然有这样漂亮的脸,不是因为她受了三日月的影响。

“真抱歉啊,小姑娘,一直都在骗你。这是我的身体,当时他们背叛我,纠集了在城外的人鱼一起杀了我,然后把我的身体丢在海里。”三日月的声音仍然像往常一样低柔,语气温和,垂下眼帘时神情温柔,但言辞里含着刻骨的怨毒。那时他遭人背叛,他的臣民和宿敌人鱼勾结在一起,残忍地把他的身体弃置在海里,死前他只觉得刺骨的寒冷,身体不断地向海底沉去,人鱼们欢呼着绕着他回旋游泳,发出狂喜的啼哭。然后海啸突如其来,海水暴涨涌上陆地,城池塌陷,极低的低温下无论是人鱼还是人类都被冻在了冰层里,经年不腐。

“是吗。”女孩仰面躺在了冰层上,居然露出一丝微笑,“那还真是……凄惨啊。”

三日月也露出微笑,但他没有回应女孩。他抱着自己的尸体,缓缓地把脸颊贴向尸体已然苍白冰冷的面容。那一瞬间的场景极度诡异又极度美丽,两张一模一样的端丽面容渐渐贴合,一张苍白冰冷,一张则鲜活温暖,像是生与死的交汇,仿佛有什么宗教上的意义。在贴合的一瞬间三日月感觉到了毫无生机的冰冷,下一秒他的怀里忽然空空如也,低头时只来得及看见些许残存的碎片。就在贴合的一瞬间,那具尸体忽然碎裂了,在冰下时尸体栩栩如生仿佛沉睡,但接触了人的体温后迅速碎成了粉末。

三日月低头看着自己空空的怀抱,忽然笑了出来,不再是那种温和的微笑,反而像是看见了什么真正好笑的东西,笑得肩膀都轻轻颤动。他始终注视着自己的膝头,忽然想起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年了,他的尸体被称作冰海王骨,凡是学过魔法的人都想要得到以继承其中的魔力,但是他的国家早已消亡,人类或者人鱼,忠臣或者佞臣,朋友或者敌人……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死了,和他的尸体一起冻结在厚厚的冰层里,只有他孤独地作为亡魂在世间徘徊,积攒着经年的怨恨。

“可真是……”三日月缓缓地合上眼睛,轻轻地重复了女孩的话,“凄惨啊。”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