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乙女向】镜中水月(上)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R18

*私设/ooc有

*现代paro注意

*单纯想吃肉的请手动跳剧情

*含有强制情节

——————————————

“……来,看这里。这就是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因为锻冶时打除刃纹较多,所以被称为三日月。仔细看一下,二重刃纹是不是非常漂亮?”高挑的女孩站在展柜前,对身旁的十几个孩子介绍着展柜里那把美丽的刀,看见其中一个孩子似乎要贴上去了就伸手轻轻拉了一下,“当心,要撞到玻璃上了。”意识到音量似乎不太适合博物馆,她朝着周围的人歉意地笑笑。漂亮而懂礼貌的女孩,打扮又素淡得容易博得好感,周围的人也就点头示意,偶尔还有年龄相仿的女孩调侃她几句。

她就职担任历史老师不久,刚好就碰到了三日月宗近的展出,学校本着让学生接触历史的意愿,带着学生去博物馆的任务就交给了她。接到任务时她也没什么波动,反正当惯了社畜,认命地到了博物馆,好在班级并不大,照顾起来也不算麻烦。

让她觉得有些异样的是展柜里的那把刀,博物馆里的人对刀没太多兴趣,只是慕天下五剑的名前来,看一看也就走过了展柜。她却不一样,莫名其妙地被如同新月的弯度晃得离不开眼。“三日月宗近”的名字念在口中都有些拗口,她却反复地默念,竟然想象起了那把刀挥斩时斩下寒凉月光的样子,握着那把刀的必定是只线条美好的手,即使裹在黑色的手甲里也仿佛在诱人亲吻。

等等,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妄想?身为历史老师,她对古刀也勉强算是有些了解,三日月宗近作为实战刀的记载不知真假,据说因为过分追求美感还有重心不稳的毛病,怎么可能做出那样漂亮的斩切。至于那只手就更是妄想了……

大概是最近有了男友,死了多年的少女心死灰复燃了。

正懊恼时一个孩子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看见她低头就露出笑容,指了指展柜:“老师,我刚刚看见一个很好看的大哥哥。”

“是来参观的人吧?”她随手摸了摸那个孩子柔软的发顶,往孩子指点的方向看了看,人来人往有礼有节,没有什么特别的。她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哦,老师好像没看见呢。”

“诶……”孩子发出一个遗憾的语气词,也往那个方向看了看,“唔,明明刚刚在那里的……走了吗?”

“可能吧。”看着孩子露出失望的表情,她赶紧补救,“能和老师说说看,那是个什么样的大哥哥吗?”

“很好看!穿的衣服是深蓝色的……”孩子歪着头想了想,似乎在组织语言,“在那边站着 好像在看老师哦。”

“错觉啦,哪里会有什么人看老师,说不定是在看你哦。”她轻轻捏了捏孩子圆润的脸颊,被那副努力描述的样子逗笑了。大概只是巧合而已,然而她还是忍不住又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抬眼的一瞬间似乎看见了深蓝色的身影。

腰上忽然传来熟悉的触感,高大的男人低头抵在她肩上,紧贴着她的耳垂开口,嘴唇张张合合像是一个挑逗一般的吻,气息若有若无弄得她微微颤抖。他说:“看厌我了吗?就这样随便地去看什么好看的男人。”

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做出亲密的举动,还有那样一副好听声音的,只有她的男友了。她叹了口气,抬起手用手肘捅了捅身后的男人:“我说,你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想见你,就来了啊。怎么,小姑娘嫌弃我?”男人继续贴着她的耳朵说话,末了轻轻地咬了咬她的耳垂,暗示性十足的动作让她有些害羞,咳了一声故作冷静。
“真是自由散漫。”

话虽这么说,她却很明白男友的自由散漫,本就是个究极的my pace,何况自己是个社畜,男友却是让别人变成社畜。

孩子们渐渐围到了她身边,看见揽着她的男人就都笑起来,散乱地夸老师的男友长得好看,只有之前指点过方向的那个孩子愣愣地看着男人,抓抓头发开口:“老师的男朋友,和刚才那个好看的大哥哥长得好像诶。”

她有些愣,低头恰巧看见男友挽起一截的衬衫袖口,深沉的蓝色下肌肤白皙细腻,手腕线条漂亮得她想摸一摸。她扯了扯男友的袖口:“可能就是他?深蓝色的。”

“不是不是,那个大哥哥穿的衣服有大袖子,电视上的那种……”孩子在自己头发上比了比,“这边,有发绳。”

她想象了一下那种打扮,总觉得不像是博物馆的游客,反倒像是什么志怪小说里的妖精或是神明。或许孩子真的和大人不一样,看到了什么奇异的东西呢?至于和男友像,她倒是也不太在意,孩子总是描述不清楚,对于容貌的分辨度也不高,可能也就是有点像。何况美的人总是美得有点类似的。

恰好看见了展柜里那把月纹凛冽的刀,她一时起了兴致,伸手指指展柜:“可能是它哦,看见人间繁华就出来看看。”

“哈哈哈,那和我像也是情有可原。”一直揽着她的男人含着笑意开口,胸口轻轻的震颤因为肌肤相贴传到她身上,“毕竟都是三日月嘛。”

“少来。”她再次拿手肘捅了捅身后的男人,“那是天下最美的刀,你是天下最美的人吗?”

“哈哈哈,谬赞谬赞。”

“我没有夸你的意思?”

“我说,小姑娘面对那些孩子,和面对我的时候倒是不一样呢。”三日月关上车门,骨肉匀停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指尖闲散地敲打出节奏。他侧过头看着身旁的女孩,“对我可不太温柔呢,哈哈哈。”

“如果你现在不满十岁我也会对你温柔的。”送走了孩子们她也有些累,带着倦意靠在座位上,“唔……这个时间,晚餐有点迟了。有安排吗?不然你跟我回家去吃泡面?”

“唔,我年纪大了,吃这种东西有点麻烦呢。”姿容端丽的年轻男人朝她微笑,“怀石如何?”

听到男友平静地说出了相当于烧钱的料理,她吞咽了一下,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开口:“不用这么正式了吧?说真的,我觉得好贵……”

“今夜月色甚好,那种繁琐的料理也不算折辱。”三日月却好像对价格没什么意识,又露出些许迷惑的神色,“不过原本只是苦行的僧侣用石头压住腹部缓解饥饿,为何会变成这副繁琐的样子……茶道也是,四张半榻榻米的事情……想不明白呢。”

那张漂亮的脸,即使露出那种近似迷惑的神情也仍然诱人得不可思议。像是感觉到了她的注视,脸上忽然浮现出盈盈的笑意,微微泛蓝的黑色眼睛里倒映出女孩微微歪着头的样子。他伸手轻柔地摸了摸她的发顶。

“……突然摸我干嘛。”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偏过头,本想开口说些掩饰的话,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回博物馆看一下,麻烦在这里等我。”

“嗯嗯,有什么东西掉了吗?”

“可能吧,我不太放心……”她扯了个谎就打开车门,回头看见男友带着一贯的温柔笑意,寒凉的月光透过玻璃落在他身上,恍惚间眼中藏着新月。

说是回头检查,其实理由很莫名其妙,只是她忽然想看看三日月宗近,看看夜间披着月光的那把刀。三日月宗近仍然美得令人难忘,夜间博物馆也没什么人,她俯身凑近展柜仔细地看了看,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果然是妄想而已,她叹了口气就打算走。

来时的路分明记得清楚,绕来绕去却总在原路上。她数不清是第几次看见三日月宗近的展柜了,那把刀在夜间调暗的灯下安静地躺着,刀上纹着新月。更让她觉得异样的是身后的木屐声,稳而优雅,在博物馆里敲出了月夜提灯看花的意味。一开始她以为是幻听,试探着走走停停,木屐声也随她的脚步走走停停。她屏住呼吸,循着记忆中的方向继续走。

直到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

她闻到浅淡的熏香味道,男人的声音在耳畔清晰可辨:“小姑娘躲着我干什么?”

“您认错人了?”她努力克制住声音的颤抖,“拜托您放开我好吗?”

“不好。”男人的声音含着笑意,听来有些熟悉,但是她没法分辨出在哪里听到过那样的声音。

“……拜托?这样,我有点不舒服……”她咬了咬嘴唇,语气柔软,“腰上……难受。好不舒服……放开我好吗?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说就好,我都会试试看的。拜托……?”

“不必这么拘谨。”男人似乎被她的示弱取悦了,在她耳垂上奖励一般地啄吻了一下,随即解除了对女孩腰部的束缚。

“多谢……”她松了口气,试着动了动身体,确保没有别的束缚后之前的无助和软弱一扫而空,拔腿就跑向了记忆里的方向。她跑得很快,胸口剧烈地起伏,她知道只要跑出这个博物馆就安全了,她的男友在车里等她,当她打开车门时会向她微笑。

通道似乎找对了,出口的标识越来越近,体力差不多耗尽,她竭力保持原有的速度。

就是这里……快了……

肩上被人紧紧抓住。

理性参观博物馆

——————————————

本来应该是按规矩满百fo就开车感谢。发现车速飚不过长粉数……受宠若惊。

一个奇异的play。如题,大概还有好几发吧……不过我的肝和肾有点承受不住(喂)

那,感谢阅读。

评论(24)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