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乙女向】惊鹊(1)

*暗黑本丸题材

*私设/暗堕/流血/碎刀情节有

*ooc预警

*审神者有名字注意

*本节主场鹤丸国永/非all婶

——————————————————

失去了主人的本丸灵力紊乱,本该作为最后一道防守的结界脆弱得稍受外界灵力的影响就碎裂,化作空气中几许乱流。这座本丸在审神者面前完全暴露,身着军装的女孩叹了口气,伸手推开门入眼的就是满树枯枝。

两个小时前审神者还不是审神者,而是检察使。检察使虽被称为审神者里的检非违使,但她一没有本丸可言,二也不会在合战场上见谁都打。她甚至不用上战场,所做的就是在一个个本丸间游走,检察是否有暗堕的迹象。然而狐之助带来的文书结束了她的工作,转而让她接手新逝了审神者的本丸。

“检察使的数量是固定的,我一卸任,替我的是谁?”在档案上已经改换了职业的女孩摸了摸手上犹带油墨气息的新人规章,看着狐之助为难的样子忽然笑笑,“我知道啦,泄露审神者的资料是违规的,不过我就猜猜,你也不必回答。可以么?”

“唔唔……”狐之助抬爪揉了揉脸上的毛发,犹豫片刻点点头,“只能问一次哦。”

“上杉安奈。”

得到回复后审神者没有任何犹豫就报出了那个名字,狐之助惊得抖了抖,装作低头整了整毛发:“您问完了哦。”

果然是她。审神者觉得有些好笑,她的这位表妹,无论容貌家世都胜她不止一筹,却偏偏要和她过不去。这次挤掉了她的职位,又让她去接手一个三天前就没了审神者的本丸。那些刀剑化身的付丧神本就神格高于审神者,又不是由她的灵力而得人身,哪里会对她有几分尊重;何况失主的刀剑也许会暗堕早就是谁都知道的事。审神者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能让她的表妹恨她至此。

不过事已至此,她再怨也没什么办法。审神者咳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换职我没意见,不过既然当了审神者,照顾照顾新人总没问题吧?我就一个要求,一个星期内我不出阵。我总得弄明白怎么当审神者。”

狐之助抬头看着女孩:“没问题,菅原阁下。”

回忆就此结束,也跨过了大半个本丸。审神者打开了锻刀房打开锻刀房的门,灰尘扑面而来呛得她咳嗽。狐之助带来的资料上说上一任审神者在三天前急病而亡,锻刀房却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储存的灵力尚且没有完全散去,炉里没炭倒像是荒废了至少几个月。

审神者呛了几声,走到桌边拿起刀帐,抖抖灰翻了几页又放回去。刀帐倒是没什么破损,不过蒙了层灰罢了,纸张却一页页黏在一起,字迹濡水般模糊不清,连这个本丸总共有几把刀都数不清楚。

想了会儿该怎么办,审神者绕着锻刀房走了半圈,脚下忽然一顿,低头看见的是白鞘的太刀。她蹲下身,就势拔出了一截,太刀上没什么灰尘,鞘却有些脏,刀上绵延着几道稀碎的裂纹,好在还没什么暗堕的气息。

真是要命。审神者在指尖凝了些灵力,正打算擦擦刀,一只手却率先握住了刀。那只手戴着露指的黑色手甲,华丽的大袖垂至手背,露出的指尖又肌肤白皙,对比之下竟然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付丧神贴着审神者的耳朵喊了一声,又笑了起来:“哈哈哈,吓到了吗?抱歉抱歉。”

审神者僵硬地转头,近距离地看见付丧神那张漂亮的脸,连银色的睫毛眨动都清晰可辨,还有那双因为灵力不足有些暗淡的金色眼睛。她抬手摸摸鼻尖:“你……吓到我了。那个,鹤丸?”

“我是鹤丸国永,果然被我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付丧神点点头,随手扫了扫地面上的灰尘就坐下了。他本是爱干净的,纯白的和服上却有些脏,脸上也有几道浅浅的伤口。他抬手抓了抓银发,“你跑到这里,随便摸别人,又吓人又过分。”

“那我认错。”审神者立刻严肃地举起双手。

鹤丸国永像是被女孩严肃的投降姿势逗笑了,也不急着拿回本体刀,反而松开了手:“我把刀放在这里是因为还残留着灵力,你来这里做什么?”

审神者放下手,朝付丧神露出微笑,眼睛里浮现出灵力的印记,微光衬得原本浅淡的琥珀色恍惚像是熔金。她说:“我是这个本丸新任的审神者。”淡蓝色的灵力从她指间溢出化作翻飞的蝴蝶,停在鹤丸国永的肩上随即又消失。

“……您可真是吓到我了,主君。”接受了审神者灵力供应,鹤丸国永的眼睛恢复成灿烂的金色,“我还以为又要不见天日了。”

“真抱歉啊,你得出阵。”审神者信手擦了擦刀上的裂纹,想起什么又从外衣口袋里翻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放在鹤丸国永膝上。她收刀回鞘,“我等会儿再帮你手入。”

鹤丸国永拿起膝上的玻璃瓶。瓶子小得他用两根手指就能捏住,封口用的是印着条纹的粉色油纸,瓶子里的颜色粉嫩的金平糖挤在一起,隔着玻璃都能想象那种柔软的甜味。鹤丸国永忽然笑了笑。

“拿了我的糖,就是我的刀了。”审神者坐在了地上,“我问你,如实回答。”

“主君请问。”鹤丸国永也端正地坐好,一副乖巧的样子。

“这里,总共有几把刀?”

“四十四把。”

“都在本丸吗?”审神者在膝上点了点,“还是有远征?”

“都在本丸。”

“那么,状况如何?”

“练度高的勉强还能维持人身,至于那些新来的或者说练度低的,”鹤丸国永顿了顿,在审神者的视线里露出笑容,“就得麻烦主君多耗点灵力了。”

“好。最后一个问题,手入室还能用吗?”

“应该能吧。”

“多谢。再帮我个忙。”审神者抬手拍拍鹤丸,“今天有点迟了,我也不去扰他们休息。明天早上把所有的还有人身的刀都叫到主厅,我总得和他们认识一下。”

“没问题。那手入就拜托主君了。”鹤丸国永点点头,起身拂了拂和服上沾染的灰尘,又忽然弯腰凑近女孩的耳朵,压低声音缓缓吐出温热的气息,“……作为回报,再告诉您一点事情吧。”

耳畔的气息忽然消失 ,白衣的付丧神翻出了窗,只剩下窗上生锈的风铃摇晃却不作响,窗外的枯枝化作影子探入窗内。从看见鹤丸国永开始一直紧绷的弦猛得松懈,审神者喘着气摸了摸后背,冷汗早已浸透贴身的衬衫,甚至连外套都染上了些湿意。她低头看着膝上的太刀,忽然想起刚才听到的低语。

“当心三条家的。”

——————TBC——————

暗黑本丸,出场的刀剑男士是否值得信任请自行判断。

不是all婶。没有寝当番。cp题目已经标明。婶婶性格并不讨人喜欢,也不是什么傻白甜。

每节只把一件事情讲完,字数不定,更新时间不定。请不要催稿,催了我也憋不出来(喂)

欢迎讨论剧情,如有疑问欢迎询问。同一个问题不回答两遍,请自行阅读或翻评论。涉及“xx是不是好人”“xx有没有暗堕”之类的剧透问题一概不回答。

强行ky直接拉黑。

评论(1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