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本丸日常】我的邻居不可能那么秃(3)

*ooc/私设注意

*第一人称预警

*乙女成分相ji对hu较mei少you

梗概:某天,发现新来的室友是一个拉风好比活击婶欧气好比花丸婶内脏除了肾全是肝的神级秃子……

完全互动互黑产物,不侧重乙女成分。文风飘忽。各种奇怪的切口。

↑以上,都接受的话,let's party!

*这节有少量的口头开车表现注意

————————————————

话是出口了,但走出了门到了隔壁美少女的本丸前我才觉得有点不对,毕竟大晚上的突然敲门显得很奇怪。我有点怂,手都抬起来了还是没敲下去,保持着将敲未敲的姿势转头问三日月:“哎,我大晚上的敲门会不会打扰到别人?”

“倘若有人此刻敲门,小姑娘会觉得被打扰了么?”三日月含着笑看我,一副让我自己做决定的样子。

“当然不会啦,也没有很晚。”我看着眼前的门,“然而这是建立在我没有性生活的基础上,谁知道隔壁这个美少女有没有……万一打扰到她不是得千刀万剐以死谢罪。”

“打扰吗?我倒觉得那样更有趣呢。”

这大爷的发言很危险啊。我再次转过头扫视了这位姿容端丽的付丧神,看见三日月抬着浴衣的袖子掩着一半面容,柔软的发丝扫过袖摆仿佛有暗香。我猜他是在笑,那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新月盈盈,睫毛浓密眼尾修长,恍惚有点妩媚的味道。

不愧是靠脸上天五,美貌的杀伤力太大,我咳了一声别过头,隐约觉得脸上有点发烫。然后脸颊上又传来微凉的触感,是三日月的指尖,我听见他凑过来压低声音,温热的气息在耳侧若有若无:“怕被发现的话,千万不要叫出声来啊,小姑娘。”

……我现在报警还来不来得及。

我深吸一口气,捂着脸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顺便跺了跺脚:“哎呀讨厌啦,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三日月,人家小拳拳捶你胸口打死你哦。”

“哎呀,这是什么新的skinship方式吗。”三日月不为所动,“哈哈哈,可以可以,来吧没问题。”

……神经病啊!!!

我不想理他了,努力控制着打他的欲望,管住自己的手硬生生把动作扭转成轻轻敲了敲门。所幸应门倒是很快,门一打开一个熟悉的小短裤就撞在了我胸腹处,这次他抱着我的腰,抬头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诶——您是早上的人妻!是来找我的吗?”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干巴巴地否认了一下,面对小短裤期待的眼神,只好从兜里掏出一把糖,“我是来拜访你家主君的。她有空吗?”

“主君啊……应该有的哦。”包丁露出一点纠结的神色,犹豫半天放开我的腰转而去拿了糖,把糖塞进随身的包之后他又张开手,大概是想来抱我。

一只手按住了包丁的头迫使他动作不能,三日月朝我笑了笑:“既然有空,我们现在去,小姑娘意下如何?”

“正有此意。”我严肃地点点头,顺便把三日月的手扒开,尽可能温柔地和包丁说,“来,带我去看看你家主君。”

包丁表示可以,挽着我的手往天守阁的方向走。




大佬就是大佬,住的是天守阁,装修豪华得远远看见就让我觉得眼睛要被闪瞎。走近几步又隐约听得见美少女的声音,我放慢脚步,打算听一下美少女大佬的生活状况。

“……你是说长谷部?”美少女似乎有点疑惑,“我觉得他不错啊。”

“唔,小姑娘觉得他不错?”应声的是美少女家的三日月,“与我相比呢?”

“是啊,我觉得他不错。诶,要比的话,你是指哪方面?那方面吗?”

……大佬求你说清楚那方面是哪方面,这个对话太劲爆了我有点接受不能。

三日月不愧是三日月,谁家的三日月都一样,谈起这种话题还是光风霁月:“哈哈哈,有些方面没有可比性吧,难道小姑娘还试过别人么?”

我转头看了看我家三日月,朝他露出一个明确含义为“你们三日月果然都是变态”的眼神。他抬起袖子遮了遮脸,我上前几步一掀竹帘打断了这个限制级的话题:“冒昧前来万分抱歉,实在是有一事相求,还请见谅。”

“没关系的。”美少女示意我坐下来,温温柔柔地替我倒了杯茶,完全看不出她是个刚才差点上车的司机,“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是这样的。我家一直没有一期哥,粟田口家的都很想他,不过我就是没有,这样太凄凉了。”我咳了一声,“所以……能不能暂借一下你家一期哥?明天早上我就还!”

“这倒是也没问题。”美少女说,“不过,只是因为粟田口家的思念吗?”

我看了看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猜不透这个意思是借还是不借。不过来都来了,面子反正早就不要了,也不差一点两点,我捂住脸加了个理由:“还有别的事情就不用说出来了嘛!我又不会抢你家一期哥,我就看看还不行吗。”

美少女突然笑了出来,伸手拉下我的手,温柔地说:“原来如此。没关系的,如果你实在喜欢,我并不介意。加油,心意要说出来呀。”

握着我的那双手肌肤细腻,骨肉匀停,纤细柔软,微微的暖意混合着微微的香气,满足了这么多年我对一个美女的手的全部想象。这可是美少女的手,人美手软还能肝,美少女就是世界的珍宝!

我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好,好,我会说的,请放心。”

“嗯。”美少女放开手,“包丁,带这位审神者去一期那里,麻烦了。”

我恋恋不舍地站起来,掏出第二把糖塞给包丁,跟着包丁去找美少女家的一期。

手上果然有点清淡的香气,恍惚像是茶香。这辈子握住我手的人屈指可数,还要排除分糖的时候那些小短裤激动过头的场合,这么一想我今天简直赚翻。

太棒了,我决定不……

……算了手还是要洗的。





借到了一期哥我有点兴奋,躺在床上都睡不着,翻来覆去还是很清醒。

美少女家的一期哥一开始还有点拘谨,到了粟田口部屋就放开了,自然地融入了弟弟们的群体,甚至关照了隔壁没有江雪的小夜,充分体现了“天下短刀皆吾弟”的博大胸怀。不过隔壁一期哥虽好,毕竟不是我家的一期哥,指望刀匠是不行了,我还得得多去捞一捞。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还是睡不着。我睡相差,一翻身头磕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借着光一摸是三日月的本体刀。算起来这把刀一直是枕刀,我也觉得很奇怪,如果不在我就会做噩梦,试过青江,也试过太郎石切这些神刀,然而都没有三日月好用。我摸了摸刀,摸着摸着突然想到我可以喊三日月起来聊天。

说干就干,我披着被子挪到竹帘边上,敲了敲帘子:“三日月?三日月,你睡了吗?”

“暂且没有。”竹帘分割了内间和外间,外间月光透进来,窸窸窣窣的轻微声音过后帘子上就落下三日月的剪影,这个付丧神连轮廓都那么漂亮。

我叹了口气:“我睡不着……”

“嗯。”三日月应了一声,那一声低沉得有些寂寞,随后那句音调又扬起来,“小姑娘想聊点什么?”

“……我好像,好像也不知道。”我吞咽了一下,“先别躺下,求你!你让我想一想,想一想。”

“无妨。”等了一会儿我还是没想出来,三日月倒是开口了,“唔,你真的那么喜欢一期一振?”

“……当然是胡说的啦,我怕理由不充分隔壁大佬不借。虽然一期哥简直王子,但是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哦,话说回来,要说在我们乙女界占了半壁江山当男一的绝对是鹤丸,剩下半壁他是男二*。”我说,“那我能不能问你了呀?”

“嗯嗯,问吧。”

“我说啊,尊贵的古刀大人,你有时候会不会寂寞?”我摸了摸竹帘上的剪影,“还是说过去了那么久,你能感觉到身边的刀剑存在呢?”

“哈哈哈,过去太久了,我这个老爷爷记不清寂寞不寂寞了。”竹帘上的剪影低了低头,耳侧多出一缕影子,大概是他那缕偏长的头发,“要说感觉,多半会有一点。”

“那你……在丰臣家的时候,感觉得到一期一振的存在吗?”

“也许吧。”

“好。”我深吸一口气,“那下次出阵能不能麻烦你用心感受一下一期哥存在在哪个坑,我好去捡他?”

“哎呀,夜深了,小姑娘快休息吧。老爷爷要早睡呢。”

“……朋友你能不能敬业一点!”

竹帘上的剪影消失了,我知道三日月肯定是直接躺了下去,明明白白是拒绝的意思。我又不好掀了帘子过去打他,披着被子挪回去,躺了一会儿倒也迷迷糊糊地意识模糊了。

——————TBC——————

*这句话是咸鱼婶胡说的,没有数据统计

↓以下是可有可无的小情报
咸鱼婶兜里常年带糖,四处抚慰小短裤骗拥抱,请让我们唾弃她。
美少女婶夜生活很丰富,请让我们唾弃她。

我控制不住我的洪荒之力焚寂煞气了,我想开个小车!!!嗷!!!
喜欢的话留个评论呗,我们一起来搞事啊~

评论(1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