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瞎写写】一个溯行审的故事

*三日月宗近X溯行审神者

*ooc/私设注意

*感谢 @纯情小心肝 太太

*第一人称表现

*注意避雷:含有暗堕/碎刀描写

*乙女成分较少

————————————

01

我,主业酆都妇联主席,副业战扩地图e4boss。保准出货,不要钱。

把你家三日月宗近留下就行。

……没有三日月宗近就别来打战扩了。


02

我有一屋子的三日月宗近……的本体刀。摆的整整齐齐,随便哪一把都是刀身弯曲得非常曼妙,拔出时刃纹凛冽如同寒凉的月光。

这些刀多半是在我去各个时空闲逛的时候碎在我面前的,还有些是支使短刀去别人家的炉子里捞来的碎片。我擦擦洗洗,再补一补就都是好刀,摆在屋子里再挂上编号,走在刀架子间的路上都觉得很爽。

白天看着那些政府的审神者哭爹喊娘想要三日月宗近,我冷笑着丢给他们不计其数的咔咔咔,就是让他们听不见哈哈哈。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能随便挑一把抱在怀里,简直是美滋滋。

当然这些三日月宗近我不会去唤醒人身,我不需要人身的付丧神,也不想浪费灵力在一把注定不属于我的刀身上。


03

只有一把例外。

那天我穿了身新做的和服,绚烂的彩衣紧束的腰带,敞领露肩的设计十分合我心意。我握着桧扇端坐在地图的尽头,手指划一划就是一队队的溯行军。

我一边计算着修复战场的工作量一边心疼自己,一回神那队付丧神就逼到了我眼前。

其中一个是三日月宗近,固定狩衣的衣带断裂,半身衣物下滑露出恰到好处的胸腹肌肉。他伤得很重,连脸上都有几道仍在渗血的划痕,握在手中的刀隐约浮现着细碎的裂纹。

“止步于此。”我站起来,合拢的桧扇指向对面的审神者,“再向前一步,我不保证阁下的刀会不会碎在这里。”

对面的审神者扫视了一圈,露出了有点为难的神色,然后说:“……继续进军!”

那就不怪我了。我挥挥手,黑色的灵力里再次出现一队溯行军,其中那个五花金枪兴奋得胸肌都开始乱抖,或紫或绿的瘴气满天乱飘。

……让人十分不想看。

相比之下三日月宗近可真是美啊,就算伤了都端丽得像是高天月明,让人想把他抱在怀里,细细地吻过每一道伤痕。

我支使几个溯行军去拖住其他付丧神,提着裙摆走到三日月宗近面前,打开桧扇遮住半张脸,力求看他的眼神楚楚可怜弱不胜衣。

“妾身流落至此孤寂无依,”我把桧扇往自己的方向抵了抵,声音掐得婉转低柔,“阁下可愿屈身相伴?”

三日月宗近的回应是一刀砍了下来,刃上刀纹如同新月,而他眼中新月如刀。

桧扇被砍成了两半,断裂的桧木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三日月宗近的身形也渐渐消散,一把断刀落在了地上。我召唤出来的溯行军被打成了一堆散乱的骨架,我俯身捡起那把碎刀,触及的瞬间原主的灵力迅速散去。

碎了归碎了,到底是把三日月宗近,是我喜欢的漂亮太刀。

按规矩挂上编号之后我抱着刀躺在了床上,滚了几圈以后还是睡不着,无端地想起了怀里这把三日月宗近幻化出人身时的眼神。

那时他手握着已经浮现出细碎裂纹的刀,脸上带着浅浅的伤痕,但是那双眼睛那么漂亮,漂亮得像是盛了一捧月光。他的眼神平静淡漠如同一池不知深浅的水,让人想试着伸手去搅动,看看能不能搅出满池涟漪。

——那就看看吧。

我把太刀放在了膝前,坐直身体,伸手往刀里注入灵力。太刀配合地接受了我的灵力,漆黑的樱花纷乱飞舞,樱吹雪里一身漆黑狩衣的付丧神端坐在床褥上,大袖铺开如同沉沉夜幕。

“三日月宗近,因锻冶中打除刃文较多,因而名为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姿容端丽的付丧神缓缓睁开了眼睛,紧贴着瞳孔下缘的是鲜红的新月。


04

我最后悔的事情是唤醒了一把三日月宗近的人身,不仅不像本体刀一样能随便移动,而且我堂堂酆都妇联主席,还得像伺候个大爷一样伺候他。

第二后悔的事是某次在帮他解腰带的时候,想到那些面目狰狞的溯行军,有些恐慌这个暗堕了仍然姿容端丽的付丧神怕不是异变在下半身……然后直接把手伸进了他的马乘袴。

在我的手深入之前,三日月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错了。”我看着他,艰难地解释,“是这样,我有点好奇你是不是下半身长着骨刺……不然你浑身上下哪儿都没有,画风也太不和谐了,你让其他溯行军怎么看待自己。”

三日月眨了眨眼睛,浓密的睫毛下新月鲜红如同浸透鲜血,又像是夕阳下烧灼的满树红枫。他俯身贴近我,握着我的手腕继续往马乘袴里移动,在我碰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微笑起来,笑得堪称温柔。

“好啊,那小姑娘就自己感觉一下?”

事实证明三日月是个说到做到的付丧神,当天晚上就让我亲身体验了一下他的大宝贝上有没有长骨刺。

第二天我没能起床,战扩地图出bug的投诉信堵住了我的信箱。


05

我十分记仇。

虽然在那以后分配给我的战扩地图经常出bug,但是投诉我的这辈子都别想从我手里拿到一把三日月宗近。


06

其实很多溯行军都是回收再利用的,被人打散架了就得把骨架一块块捡回去玩拼拼乐。然而拼拼乐也是个技术活,难度堪比我早上对着时之政府出的公式书给三日月穿衣服,每次拼完我都觉得我要瞎。

而且还经常出现拼错的情况。上次我刚拼好的大太刀扭着身后的纤细的骨刺尾巴,一低头颇有些欲说还休欲说还休的娇羞味道:“那个……您把人家拼错了啦,这个尾巴是短刀的哦。”

“不好意思,我帮你拆了重拼。”

“不用啦,人家觉得这样也蛮可爱的。”大太刀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娇羞地扭了扭尾巴。

我深吸一口气,一桧扇拍散了他。


07

此外拼拼乐还有踩到零件的危险。踩到溯行军骨架零件堪比踩到乐高,痛得我能抱着脚满地乱跳。

这种时候三日月就抬着袖子遮住半张脸,眼睛里鲜红的新月泛着微光。

气得我抽着气就捡起一块骨头砸过去。


08

酆都的稻子叫做重思,种的时候浇的是忘川的水,煮成了饭再吃就吃得出恩怨情仇爱恨纠葛,多少痴男怨女积蓄了一生的东西就在几口之间被人吞入腹中。

所以在酆都,吃饭是个很虐的事情。

更虐的事情是我主业,身为妇联主席当然要给酆都的合法女性游魂们主持公道,虽然九成九的问题是没法解决的。我建议她们把现任丈夫或者男友推进忘川里,然后换一个。


09

有时候我也给普通地图的溯行军boss维权,毕竟名义上她们也是酆都的合法游魂。当然,九成九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

我最常去的地方是两个,一个是捡三日月宗近的阿津贺志山,一个就是函馆。

函馆是个痴迷土方岁三的傻白甜,日常就是被各个政府审神者暴打,然后哭着坐在地上念叨土方岁三。

我见过函馆最凄凉也最惨烈的一次是被绑在了山上,土方岁三的爱刀正拿刀指着她,山脚下人声嘈杂,枪声里混杂着人声。这场战争的结果早就已经写进了史书里。函馆大哭着挣扎,眼泪从她空荡荡的眼眶里流出,一滴滴落在衣物上渗出几个小小的圆斑。

原来悲痛至极是这样的,躯体里眼珠和心脏都不复存在,但还有那么多的眼泪和那么多的悲戚。

我从时空通道里跳了下去,在猎猎的风里生平第一次为了召唤溯行军打开桧扇。


10

我也不知道最后输了得怪谁。

本来我召唤出的那么多溯行军占了上风,但从樱吹暴雪出现之后战况就急转直下。我看着溯行军一个个被劈成散乱的骨架或者干脆化作雾气四散,与此同时我的灵力也在迅速消耗,眼前模糊地浮现出我曾经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亡灵,我拖着厚重华丽的十二单,走过的长廊木质厚实,两侧的竹帘在风中微微起落。

函馆死后仍能留存是因为对土方岁三的执念,那我呢?

陷入生前的杂乱幻象之前我感觉到一个拥抱,用力得我觉得腰骨发痛,好像稍稍松手我就会消失。我闻到极其浅淡的熏香气息,含着微微的铁锈气,森寒如同初冬刚刚结起的冰。

是三日月。我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了他胸口的布料,用力得指节发痛。

“帮我把那个三日月宗近弄回家……”我挣扎着开口,“太帅了……”


11

清醒的时候我躺在三日月膝上,他正垂眼看着我,眼神平静温和,红瞳中倒映出我的脸。

战斗已经结束了,土方岁三还是中弹落马,历史依旧没有改变。尸体散乱在曾经的战场上,四下空茫,只有食腐的鸟类在空中盘旋。

我闭了闭眼睛,听见一个哭声,哀恸回环,无端得让人觉得悲伤。

“土方先生……土方先生……”


12

我仔细地把函馆拼了起来。

函馆套好那身华丽的十二单,借了我的镜子认真地打理好自己,然后立刻开启了时空通道。

一句生死有命在我咽喉处千回百转,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我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扑进通道里,长发在裙后起落。她扑向那个注定的结局,就像一只翅膀薄薄的飞蛾扑向大火。

“三日月啊。”我垂下眼帘叹了口气,视线里是和服黑底上大簇的花,“你会想改变历史吗?”

额头上忽然传来被屈起的手指轻轻弹击的触感,我抬头时看见三日月漆黑的大袖。他在我发顶上揉了揉,眼中笑意盈盈。


13

早起是件很痛苦的事。我竭力试图睁开眼睛,下一秒眨眼时又控制不住地闭上。揽着我的怀抱温暖舒适,我忍不住把脸颊贴上去,浴衣的布料蹭过肌肤的触感舒服得我发出一声模糊的叹息。

“再睡会儿就该去合战场了。”我感觉到有人轻轻拨开了我黏在脸上的发丝,背上传来轻拍的触感,然后三日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带着刚刚醒来的特有微哑,“又迟到可就难看了。”

“不去了。”

我哼了一声,伸手抱住三日月的腰。

——————FIN——————

三条 樱:酆都妇联主席,常驻战扩e4,睡过头了战扩地图就会bug(……)生前是平安朝的贵女,英年早逝,样貌保持着生前的状态,不需要穿戴皮肤内脏,但本身是亡灵之身。
日常穿露肩款式的和服彩衣,正式场合穿着十二单,容姿昳丽威仪具足。武器是手持的桧扇,扇面上一半人世一半黄泉。展开桧扇就打开了灵力暴涨的开关。
三日月宗近痴汉,热衷于收集各式各样的三日月宗近本体刀。在三日月宗近面前自称わらわ,其他人则是わたし。对自家三日月就不喊全名了,简直差别待遇(…)

↑新捏的溯行审,各种不科学的玛丽苏设定,看着乐呵一下就好。三条这个姓真是妙不可言(…)

本来以为写段子会轻松一点,结果还是卡文卡得要命,我自己都觉得不通顺,看起来大概更难过。

借用了活击的一点剧情,还有小心肝太太的几个句子。

感谢阅读。

评论(23)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