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寒_故人抱剑

刀乙女账号留存。已脱坑。

【瞎写写】猫病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

*现代paro

*ooc

*第一人称注意

——————————————

01

在认识我将要说的那个男人之前,我先认识了他的猫。

那天我照常下班回家,正巧赶上电梯例行维修,硬生生爬了十六层楼。多年不锻炼的我喘着气往家门口走,在过道里遇见了两只双色布偶猫,一只是巧克力色,另一只是奶油色,体态面容漂亮得一看就是行走的钱。整条过道里都没有开着门的住户,我有点好奇是谁心这么大地把两堆钱放在这里,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两只猫忽然抬头来看我。

其实很难说猫有没有“对视”这种概念,但是那两双眼睛太漂亮了,湛蓝纯净的颜色像是雨后的天空,白昼时通透无云,夜间就是璀璨星河,好像拥有这样眼睛的不是两只布偶猫,反而是什么眼神温柔的人。我下意识地走过去在它们身边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只背部柔软丰厚的毛发。

被我摸的那只乖乖地趴了下去任由我揉搓,我用指尖轻轻搔了搔它就眯起漂亮的蓝眼睛;另一只转了转也到我身边来,把脸颊凑过来在我手臂上轻轻磨蹭,甚至抬起一只前爪搭上来。它没有伸出爪子,前爪只有厚实的肉垫,脸颊上是柔软的毛发,也就是说我的手被两只布偶猫的毛占据了,触感舒服地治愈了爬了十六层的绝望感。

撸了一会儿以后还是不见有人找过来,我蹲得腿都酸了就小心地把手臂上的猫爪子移下来,站起来走了几步发现这两只布偶猫仍然跟在我身边,感觉到我停下来就迈着优雅的步子在我脚边缓缓转圈。我试着继续走,它们也继续跟着我走,就这样走走停停一直到了我家门口。

“就到这里了。”我再次蹲下身撸了撸两只猫,“不然你们的主人要怀疑我偷猫了。”

然后我站起来开了门,走进去的瞬间两只布偶猫也从我脚边走了进去,之前被我摸的那只轻轻蹭着我的裤腿,另一只干脆躺了下来,露出腹部,一副求摸的样子。

猫主子的盛情实在难却,我蹲下来撸了撸露出的白肚皮,正撸的开心时忽然听见了门板被轻轻敲响的声音,不长不短恰好三下。

我抬头去看,看见敲门人的时候撸猫的手都僵住了。

原来还躺着的布偶猫爬起来,留恋一样地在我手上蹭了蹭,然后向着男人的方向走去,最后在他脚边停下来。姿容端丽的男人站在我门口,骨肉匀停骨节明晰的手刚刚脱离门板,漫不经心地缓缓垂回身边。难怪那两只布偶猫会有那样的眼睛,它们的主人同样有一双漂亮过分的眼睛,眨一眨就是高天月明。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跟着我。”我觉得有点尴尬,这个男人穿着得体优雅从容,我脸上还因为汗黏着头发,只能掩饰一样地拨了拨,“路上遇见……我就随便撸了撸。”

“哈哈哈,无妨,看来它们很喜欢小姑娘呢。”男人弯腰在两只布偶猫身上各摸了一把,直起腰时含着浅淡的笑意,“刚刚才整理好东西,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跑出去的,多谢照顾了。”

“不算什么照顾。”我摇摇头,“我只是撸一撸而已……猫很漂亮。”

“嗯嗯,那么下次再见。”男人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时体贴地帮我把门关上了。

我还坐在地上,回味了一下刚才的经历,掏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拨通的瞬间兴奋地告诉她:“这回真的是艳遇了!我和你说……”

“什么?”她的反应比我还兴奋,直接打断了我的话,“哇,你这个母胎solo居然也艳遇了吗?快说快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撸到了两只超级漂亮的布偶猫!”





02

虽然我对那两只布偶的触感念念不忘,但我也没觉得我能再撸到,首先这种事情靠缘分,其次我也不想和那种漂亮过头的男人有什么交集。

但是因为该死的命运,我的门再次被敲响了。我打开门时先看见的是两只布偶猫,它们的主人穿着黑色的衬衫,看我时脸上是盈盈的笑意:“可以帮我照顾猫么?我得去京都过一段时间,不会很久。”

“……为什么找我?我是说,可以放在宠物店寄养,比找我更放心一点吧。”

男人似乎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眉眼间浮现出些许近似困惑的味道,几秒之后笑意忽然盖了过去。他小幅度地歪了歪头,耳侧的那缕头发因而垂落:“因为它们很喜欢小姑娘呀。”

“说服我了。”我说,“那它们有名字吗?”

“嗯嗯,自然是有的。”男人指了指已经到我脚边的那只巧克力双色,“这只叫巧克力。”

“那这只……”我指了指另一只奶油双色,“叫奶油?”

“没错。小姑娘比我的学生聪明多了。”

……您这么说您的学生答应吗?

我艰难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尽力养的。”

然后我给了他我的电话号码和名字,这两只漂亮的布偶猫就暂且住在我家里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地上撸猫,两只布偶猫都很亲人,导致我一只手都不够用,得两只手一起才能让它们满足。

撸着撸着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接通后对面是含着笑意的声音,咬字清晰语调平和:“哈哈哈,忘了把我的号码告诉你了。我姓三条,小姑娘喊我一声三日月就好。”

我应了一声,挂掉电话以后看着屏幕上的备注,犹豫一下还是备注了三条先生。




03

之后我又帮三条先生养了几次猫,他出去的时间都不长,最多一个星期就会回来,把布偶猫领回去时总会给我带一份来自出差地点的伴手礼,我偶尔回一点自己做的饼干之类的东西当做回礼,慢慢地也就和他熟悉起来。

大约三个月之后我才知道他是东京大学的教授,还去听了他的一堂课,他戴着黑色胶框的眼镜在讲台上娓娓地说着那些和歌或者汉诗,说着说着教室都不像是教室,反倒像是多年前的什么建筑,庭院里的竹筒起伏交换其中的流水。

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了晚饭,虽然选在了应该慢慢品尝美食的餐厅,最后还是因为急着回家去看巧克力和奶油匆匆忙忙结束。坐上车的时候我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他的方向,发现他的视线也正落在我身上,他的眼神透过眼镜都那么温柔那么漂亮。

“怎么了吗?”我摸了摸身上确定没什么不得体的地方,“沾到油渍了?”

“不。”他说,“只是觉得小姑娘很可爱。”

“……”

大约六个月以后我已经习惯了固定时间和三条先生一起吃饭,固定时间去他家里撸猫。他告诉我只是暂时住在这里,因为新买的复式公寓正在装修,结束以后就会搬到那里去。我当时正在撸猫,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手下的触感都没有之前那么舒服。

一年后那边的装修算是完工了,我去看过,非常漂亮的复式,审美干净优雅,实在是很适合三条先生,也很适合两只布偶猫。

收拾行李的那天我去帮忙,我看着三条先生把行李箱整理起来,忽然觉得有点难过,于是蹲下来撸了撸猫。他忽然说:“哎呀,有东西忘记给小姑娘了。”

“啊?嗯,是什么?”

“这个。”

三条先生在我面前蹲下向我伸出手,放在手里的是一个盒子,深蓝色的天鹅绒上放着一枚戒指,戒指上镶嵌着碎钻。

“……这个?”

“嫁过来吧。”三条先生说,“我喜欢你。”

我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有点魔幻:“……等等,停一下,我们好像并没有经历过恋爱这个环节。结婚这种事情……这么随便的吗!”

“嫁过来吧。”三条先生根本不理我,他重复了一遍,“可以天天和猫在一起。”

巧克力和奶油从我手下脱离,站起来走到了他身边,三双漂亮的蓝眼睛一起看着我,两双眼睛里是澄澈的星海,一双眼睛里高悬着盈盈新月。然后巧克力把前爪搭在了我手臂上,蹭了蹭我的手臂,小小地“喵”了一声。

“……我答应了。”




04

结婚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我还是习惯性地喊三条先生,虽然他听见一次纠正一次,我还是改不过来。这点不影响我们蹲在一起撸猫,一般情况下都是在阳台上撸,一人撸一只。

巧克力非常主动地躺在地上把想要被撸的地方露出来,事实证明我是个见异思迁的不合格猫奴,揉了一顿以后就想撸奶油,于是朝着奶油的方向招呼了一下:“过来过来。”

正在被三条先生撸的奶油并没有理我。

“过来嘛。”我说,“过来过来。”

奶油翻了个身,眯起眼睛享受着在下巴下方搔着的触感。三条先生看了我一眼,笑容里含着几分别的意味。

“……奶油!”

这次奶油翻身站了起来,慢悠悠地走到我面前,抬头把脸颊凑到我手中。巧克力喵呜了一声,到三条先生面前去趴下,就这样和奶油交换了场地。

“哎,奶油居然不理我。”我搓了搓奶油的头,“巧克力倒是直接到您那里去了。”

没有回应。

“嗯?三条先生?”

仍然没有回应。

“三……”我顿了一下,试探着说,“三日月?”

“哈哈哈,猫能听懂自己的名字呢。不叫名字的话,没法回应你。”那边的男人终于肯给我个回应了。他摸着猫,慢悠悠地抬眼来看我,用空余的那只手点了点自己,“虽然我不是猫,不过如果不喊我的名字,我也没法回应你啊。”

好吧,三日月。




05

另一种撸猫法是三日月坐在沙发上,我坐在他腿上,巧克力比较主动地会跳到我腿上来,奶油就比较矜持地只在沙发上趴着。我一般专注于撸巧克力,三日月偶尔会来摸几把,更多的时候只是伸出手环着我的腰,趁我弯腰低头的时候把下颌放在我肩上。

我一只手撸着巧克力,另一只手抬起挠了挠三日月的头发,他的头发柔软顺滑,偶尔我帮他梳头的时候梳子可以轻松地滑到发梢。我想收回手,那只手却被他抓住了,然后轻柔的吻落在了我手背上。

三日月的声音低低的,凑在耳边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耳膜上轻轻骚刮,弄得我痒痒的:“你更喜欢猫,还是更喜欢我?”

……这不是废话吗。

我说:“显然更喜欢猫啊。”

“哈哈哈,年纪大了耳朵不好,没听清。”三日月拍了拍我膝上的巧克力,布偶猫乖巧地跳了下去,三日月就顺势把我压在了沙发上,低头抵在我额头上,“小姑娘再说一遍?”

我犹豫了一下该怎么哄这个人,想来想去干脆抬手抱住他的脖子,抬起头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




06

三日月的自理能力实在只能说是勉强让自己算得上成年男人的水平,虽然不至于穿着什么奇怪的搭配去学校,做饭也不至于把自己毒死,但他的衣服是我帮他熨烫的,在尝过他做的粥之后我决定做饭这种事情还是我承包算了。

所以我非常好奇,这个差点连自己都养不好的男人,为什么会想去养两只贵重的布偶猫。

“哈哈哈,这个嘛……”三日月说,“并不是我想养的,别人送的而已。”

“谁送的?”

“我的一位兄长,买来的时候还是小猫,养了几天以后发现家里的小姑娘和猫相处得不太好,就转送给我了。”

“哦……”我点点头,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小姑娘?”

“嗯嗯,十几岁的小姑娘,听说喜欢大型犬呢。”

我不知道该吐槽土豪的世界我不懂,还是该吐槽那位兄长奇怪的爱好。




07

有些坎是过不去的,不论过去多久想起来都只会觉得难过,就像不论过去多久有些人我都不会原谅。这些事情我从来不和三日月说,他很多时候显得迷迷糊糊,但在这些情况下反而格外敏锐,他会安静地陪在我身边,巧克力和奶油也在我身前。

“我好难过。”我说,“我觉得只有撸猫能让我开心一点。”

“唔,这里有两只猫呢。”

“两只猫不够啦,至少得一卡车全倒我身上。”

“弄一卡车猫可有点为难啊。那……”三日月轻柔地摸了摸我的膝头示意我抬头,他看着我,举起一只手虚握成拳凑到耳边动了动手腕关节,“喵?”

……简直暴击。

我捂住脸把额头抵在三日月胸口,感觉血气不太受自己控制。




08

“……我不是抑郁。”我和手机那边的朋友说,“我是没有钱和性生活的正常表现。”

挂了电话以后我发现坐在我身边的三日月表情很奇怪,于是我撸了撸腿上的猫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怎么了?”

三日月凑过来一点:“没有钱?”

我吞咽了一下,坚定地摇摇头:“没有。”

三日月再凑过来一点:“没有性生活?”

我再吞咽了一下,不那么坚定地摇摇头:“……没有。”

“嗯嗯,那现在就可以有。”三日月看着我,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09

我发现三日月有的时候很幼稚。

比如我新买了一个布偶猫的大型玩偶,一开始的时候巧克力和奶油对玩偶还有点兴趣,时间长了根本懒得和玩偶玩,唯一的接触就是把玩偶从我怀里挤出去,然后自己坐到我怀里。但我看电视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地抱着玩偶,因为说实话,它……挺贵的。

三日月似乎对我一直抱着玩偶很不满,虽然不至于像布偶猫一样直接把玩偶挤走,他的方法是千方百计地吸引我的注意力,有时候干脆直接滚在沙发上,导致我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不能直视玩偶和沙发的组合,干脆就摆到了卧室里抱着睡。

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见三日月坐在床上,玩偶就坐在他面前。玩偶身上毛茸茸的,三日月的头发看起来也毛茸茸的,一时都分不出哪个才是毛绒玩具。

我问:“在干什么?”

“和它说说话。”

“……你和它说什么?”我坐到床上。

“让它听话一点,不要总是黏着我的小姑娘。”

“你都三十多岁了啊……”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又咳了一声做出严肃的姿态,“你,幼稚,反思。”

“嗯嗯,我确实年纪大了。”三日月笑了起来,伸手稍稍用力就把我按在了床上。他一只手撑在我身边,另一只手撩开了我的睡裙下摆慢慢地摸上去,在我耳边的声音压得低沉微哑,“那小姑娘也该给我生个孩子了。”



10

又比如他对我手头的东西总是很好奇,似乎我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他就浑身难受。

我喜欢用手机看小说,鉴于三日月教的是古典文学那样高雅的东西,我从来不和他分享我看的低俗小说,但他就坐在我身边,单手撑着下颌看我,只要我从手机页面上抬起头就能看见那双瑰丽至极的眼睛。

“我在看书。”我被那一眼看得心慌意乱,再看页面上的不可描述就更羞耻,“有事情等一下再说。”

“唔,容我看看……'她呜咽着,身体反馈的愉悦感觉令她觉得无比羞耻,她脏了,不论是身体还是'……唔。”三日月握住我的手腕,在我关闭页面之前逐字逐句念了出来,直到我克制不住地推了他一下才停下来放开我的手腕,“现在流行这种吗?哈哈哈,我真是跟不上时代了啊。”

……明明是那么羞耻的东西,我就瞎看看打发时间,这个男人为什么能那么坦然。我捂着脸思考了一下人生,然后在极度的羞耻里达成了人性的解放。

“我和你说,你已经被我弄脏了,你不是那个纯洁的三日月了!”我放下手机抓着三日月的肩膀摇晃,“你回不去了!”

“哈哈哈,可以可以。”三日月握住我的手,忽然凑过来说,“……要再弄脏一点吗?”

……神经病啊!



11

醒来时我身上盖着厚实的被子,床头刻意留的夜灯发出微微的暖黄灯光。我借着光看了一眼,巧克力和奶油趴在地毯上睡得很熟,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窗外的雨声大得玻璃都微微作响。外面应该很冷,但是室内温度恰到好处,被子里简直是温暖,我动一动手指能碰到三日月带着暖意的光洁肌肤。

“……嗯?”三日月似乎被我弄醒了,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然后伸手揽过我的腰,声音里带着初醒的低哑,“做噩梦了么?”

“没有。”我摇摇头含含糊糊地回复,贴上他的胸口,困意就再度漫了上来。



12

我喜欢猫,恰恰养猫的是我喜欢的人。

——————FIN———————

三日月教授专治没有猫病,顺带治没有男朋友病。

想转型段子手,写作过程实力劝退。我果然还是写不来那种轻松跳跃的文风,被修辞困住了。脑补的时候挺可爱的段子,写出来就是另一个味道了,要死。

凑合看看吧,毕竟我只喜欢三日月,都没有墙头可爬,一直写一个人总归有点厌倦的感觉。

感谢阅读。

评论(67)

热度(529)